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神经病患者在古玩行(白霄)在线免费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都市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向内而生的一本书《神经病患者在古玩行》 ,主角是白霄。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可使不得啊!”郭叔叔连忙拒绝,手里的针管颤抖,情绪很激动。白霄解释道:“这是我父亲的意思。”“不行!”白霄继续解释道:“我这会没犯神经,真是我父亲的意思。”“你没犯病也不行!”非但是郭叔叔震惊,连……

神经病患者在古玩行(白霄)在线免费阅读

《神经病患者在古玩行》 免费试读

“这可使不得啊!”

郭叔叔连忙拒绝,手里的针管颤抖,情绪很激动。

白霄解释道:“这是我父亲的意思。”

“不行!”

白霄继续解释道:“我这会没犯神经,真是我父亲的意思。”

“你没犯病也不行!”

非但是郭叔叔震惊,连一边的丽娜婶子也惊了,手足无措的。

“你收回你的话,那些宝物我不要!”郭叔叔说道。

“不要?”白霄一愣。

剧本不对啊,怎么能不要呢?

你必须得要啊!

你不要,我父亲给我铺的路,我怎么走到结尾?怎么知道他老人家给我留下了什么?

“这……着实让我难办了。”白霄叹道。

丽娜婶子在一旁使劲拉扯郭叔的短袖角,就差掐到郭叔叔的腰间肉,意图再明显不过。

天大的好事动动嘴皮子就能得到,简直是天上砸下金山银山,幸福的要死,干什么不要?

郭叔叔推开丽娜婶子的手:“白霄,你先跟我出来,有些话我单独跟你说。”

两人出了门,走下山腰,往县城中心走去。

“郭叔叔,有什么事就说吧,感觉你在送我走似的,是我哪里没做对吗,让你这么防着我?”

郭叔叔面色和善,呵呵一笑。

“你父亲真让你变卖宝贝,全给我吗?”

白霄说道:“千真万确,怎么您还不领情?”

“不是我不领情,是这份礼太贵重了,我哪里敢受?你有这份心就够了,哪里还要真做?”郭叔叔说道。

白霄连连摇头。

“那不行,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我,是为了我父亲的遗愿。”

“死者为大,我作为儿子,面对巨额财产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我还是咬牙来到您这里,让您接受,您却不给面子!”

“话说,您应该为自己的身体状态,家庭情况好好考虑考虑,您一个人说个不字,全家人跟着要再受多久的苦?真不知道您心里究竟怎么想的。”

郭叔叔面色一整。

他发现今天的白霄与以往不同。

说话的气度,言语的缜密都值得称赞,哪里是过去那个懦弱的样子。

“即便这样,我也不愿意受这份大恩。”

“早年间我救过你父亲的命,但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他早就把这份情还了,还让我这个病秧子有了妻子家室,有了文化所的工作,从此衣食无忧。”

“他帮助我的已经够多了,如今还要我再受一份大礼?我说什么也不会要。”

白霄摇了摇头,撒气一般说道:“你不要这些宝贝,我也不要,改天我离开县城,就让那些宝贝被偷,被抢吧!”

郭叔叔气道:“你又为什么不要?你刚高中毕业,上大学,大学毕业娶妻生子,再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哪哪儿都要用到钱,你不要这些宝贝,将来喝西北风去啊?”

郭叔叔的话句句在理,白霄考虑过。

但今时不同往日,过去的种种落魄,已经不可能再次发生在白霄身上。

拿白霄的古董鉴定经验来说,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一眼无法辨认。

再拿古玩杂学来说,只有某些高龄到头发花白的老学究,能与他搏一搏高低,多数还要败下阵来。

至于那玄而又玄,含有神秘力量的古物,当今世上,恐怕只有白霄一人可以鉴定。

这还要什么自行车?

随便跺跺脚,古玩行业抖三抖好么?

金钱,名望,在白霄看来已经没那么大诱惑,他父亲白先生的财产尽数用在郭家,白霄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反倒是这些东西没了去处,成年累月堆积在家里,甚至被偷了,才会让他心凉。

毕竟,这是他父亲珍藏的宝贝,意义远胜于价值。

“我想好了,这些东西原本就是我父亲要给你的,我不会违背他的意愿。至于将来我的生活,你不用操心,我不打算上大学,直接去未央市开店做生意,做我想做的事。”

郭叔叔闻言大怒。

“混球!”

“你父亲供你上学多不容易,多少人想上大学却进不去,你却在这里耍脾气?你知不知道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

白霄愣了愣:“人才?”

“对,就是人才!”郭叔叔有些急切地说道,“你到大学里继续深造,出来是国家的人才,到时候许多大门为你敞开,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才是正途!”

白霄摇了摇头。

“什么是正途?”

“我爸爸想把一屋子的宝贝给到某些人身上,这几乎可以把某些人的身体问题和家庭问题一并解决,从此衣食无忧,专心工作,是个实打实的正途。”

“奈何某些人却不领情,在这教我什么是正途,啧啧啧。”

郭叔叔闻言面色一囧。

“哈哈哈,好你个臭小子,编排你郭叔叔!”

两人走了一路,互相编排了一路,嘻嘻哈哈来到一家烧烤摊面前,简单点了些肉串、凉菜和啤酒。

“真没有回还的余地?”郭叔叔问道。

白霄开了瓶啤酒,对着瓶口就是一顿灌,喉结不住滚动,喝了两三分钟才把一整瓶啤酒喝完。

郭叔叔看惊了,从来没见过白霄有过这般举动。

“犹如此酒,绝对没有回还的余地!”

白霄将瓶口倒置,示意没有一滴剩下。

郭叔叔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不论是宝贝,还是换成的钱,交到我手上就行,我用它做什么你都不介意,对吧?”

白霄答道:“对!”

“那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你要不要听听?”

白霄撸了根串:“愿闻其详。”

郭叔叔给白霄杯里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添满。

“白霄贤侄,这一路上我也从你的谈吐看出来一些东西,你已经不是过去的白霄了。”

“郭叔廖赞,官场那一套话就别说了,浪费时间。”白霄道。

郭叔叔微笑道:“行!那我就直说了!”

“既然你父亲那些宝贝要移交给我,而我却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收受,那我们能不能……把它捐给博物馆?”

白霄打了个长长的酒嗝:“啊?捐给博物馆?”

“对,我想把它们都捐了,你觉得怎么样?”

白霄稍稍一思考。

宝贝有了归处,还有专人照顾,节假日更有游客观赏,只要在介绍铭牌上标注“白先生捐赠”,更会让父亲的美名长久流传下去,这非常好。

但郭叔叔的病痛呢?他的生活依然没有改变,这能算得上帮助吗?

白霄看着郭叔叔的表情,见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红润,神情激动,双眼泛着迫切的光。

随即白霄开心道:“不错,真不错!还是您更精明一些。这么一做,我完成了父亲的遗愿,也随了你的心愿,两全其美,明天我就着手办理,但您的身体……”

此时,一个女孩声音传来,打断两人的对话。

“白霄,你怎么在这里?还喝酒?”

小说《神经病患者在古玩行》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