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小说《帝王婿》在线全文阅读

网络作者是嗨丝的经典佳作《帝王婿》 火爆上线,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是李青雀陈画扇。书中主要讲述了:陈画扇闻言,一阵错愕。反倒是钟蓉哼了一声,不满道:“你以为日理万机的秦老是什么货色都能见到的?”李青雀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钟蓉一眼,便是略过。转而看向陈画扇,眨了眨眼,笑道:“兴许,秦春雷是有求于你也未……

小说《帝王婿》在线全文阅读

《帝王婿》 免费试读

陈画扇闻言,一阵错愕。

反倒是钟蓉哼了一声,不满道:“你以为日理万机的秦老是什么货色都能见到的?”

李青雀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钟蓉一眼,便是略过。

转而看向陈画扇,眨了眨眼,笑道:“兴许,秦春雷是有求于你也未必?”

陈画扇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哪有那个资格。”

想想怎么可能,秦春雷是什么地位,她又是什么地位,不可能有什么交集。

陈画扇只当李青雀在说笑。

李青雀轻声道,“那可未必。”

钟蓉不合时宜道:“秦老又没邀请你去,况且你又不是我陈家人,一个吃软饭的残废有什么资格?”

李青雀淡淡道:“这就不劳你费心。”

钟蓉被气的不行,每次她讥讽李青雀,都仿佛在和一个没脾气的窝囊废说话一样。

但李青雀越是这样,她越想要狠狠地踩碾他,让他识趣的滚远一点。

“我看……还是别去了吧……”

陈画扇左右为难道。

“去看看吧,毕竟秦春雷设宴,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当年秦春雷给自己设宴款待定下了最低门槛。

以陈家当下的能力,远远达不到最低门槛。

换言之,秦春雷这次是破例宴请陈家。

这怎能不让钟蓉感到荣幸?

陈画扇犹豫再三,还是选择顺从李青雀。

“画扇,妈奉劝你,最好别带这个残废去,到时候被秦老拒之门外,丢的可是陈家的脸面。”

“妈……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难听。”

陈画扇听不下去,反驳道。

“我难道说错了吗?”钟蓉探出手指着李青雀,“难道他不是残废?”

陈画扇面色为难。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商务车停了下来。

粗犷的徐野狐从车上跳了下来。

第一句话就是盯着钟蓉,面色不善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钟蓉见到徐野狐,顿时低下头,面露慌张。

徐野狐之前威胁要杀了她,让钟蓉心里发毛。

听李青雀说,这个一看就没文化的莽夫在战场上杀了不少人……

这次见到徐野狐,心底里发自内心恐惧。

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像是监狱里的死囚一样,非常危险!

徐野狐也懒得看钟蓉,打开车门,将李青雀和陈画扇请上去,直奔秦春雷宴请的会所。

“看到时候秦老能让你这个残废进去!”

被仍在原地的钟蓉咬牙切齿的说道。

旋即,她也乘车,朝着会所。

……

秦春雷宴请的会所十分讲究。

这栋建筑的建造便是他在任期间的手笔。

外面参照龙烟市的古建筑风格,依江而建的吊脚小楼,内部则是比较充满奢华的装饰,金玉满堂。

能出入这个地方的人,往往都是帝城或是龙烟市顶层的权贵。

像是陈家这种层次,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永远进不去。

好在,秦春雷特意差遣人送了请帖。

当李青雀等人下车的时候,便见到那三层吊脚小楼门前,站着笔挺的守卫。

门上匾额铁钩银画,书写着四个大字‘嘉德懿行’。

陈画扇推着轮椅上的李青雀,徐野狐随行在后。

三人颇显诡异。

正欲上前,便是被门口守卫拦住。

“站住,出入此地,需有请帖!”

李青雀微微蹙眉,有些不悦。

背后,陈家的车缓缓停靠下来。

车窗后,钟蓉冷笑着看着李青雀,道:“呵,伤了一次,连脑子都坏了不成?这是什么地方,秦老宴请的规格乃是龙烟市最顶级的,没有请帖,能进得去?”

在徐野狐面前屡次吃瘪的钟蓉将矛头转向了李青雀。

正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手中那张鎏金请帖。

“需要请帖?”

李青雀轻声道。

门口的守卫一副看沙比的眼神看向轮椅上的李青雀。

秦春雷的饭局,能不用请帖?

“别浪费老子时间 ,没有请帖就滚!”

看着李青雀几人也不像是有资格拿请帖的样子,守卫打算赶走。

想混进来的人多了去的,对于这种人,秦春雷只有一个模糊的指示——赶!

至于怎么赶,那就模棱两可了。

只是。

李青雀显然没那么多的耐性。

没等守卫有动作,徐野狐大步上前,死死的捏着那出言不逊人的脖颈。

将他拎起来,“刚才的话,敢不敢再说一次?”

那被捏的几乎断气的家伙哪里还有胆子。

徐野狐将他随手扔在墙上,轰然推开会所大门,将两人请了进去。

……

而此时。

坐在陈家车中的钟蓉见到这一幕后。

忍不住怒道:“这是秦老的宴席,就被这废物这么搞砸了,让秦老怎么看我们陈家人?!”

“果然,这些年当兵了也是一样不懂事,不懂人情世故的东西,坏了我陈家好事!”

开车的陈父默不作声,他在家中地位向来人轻言微。

这些年随着陈家愈发江河日下,陈志伟没少被钟蓉诟病没骨气。

陈家夫妻两下车,一前一后保持一定的距离入了会所。

……

李青雀先来到正厅。

迎面走来的并非是秦春雷。

而是一位穿着洗的发白衬衣个子不高,略显土气的微微驼背的年轻人。

年纪不到三十岁,走路习惯低着头,仿佛自卑的服务生一般。

当见到面前那卓尔不凡的李青雀那一瞬间,年轻人眼底之中闪过一抹羡慕。

旋即,他僵硬且病态苍白一样的面颊之上,浮现出一抹极为标准的假笑。

“两位是陈家人?”

李青雀微微点头。

年轻人又打量许久陈画扇,收敛眼神后,这才道,“我叫程浮生,是秦春雷的义子。”

当提到秦春雷三个字的时候,明显自信了许多。

李青雀不在乎他程浮生是什么身份,开口问道:“秦春雷人呢?”

程浮生愣了一下,“家父,正在处理一些事情,随后就到,吩咐我先招待你们。”

李青雀看得出来,秦春雷是根本没把陈家放在眼里。

而这次所谓的设宴,不过是在试探陈家。

有人,把陈画扇的联系方式泄露给秦春雷!

“我,只等秦春雷。”

李青雀平静道。

程浮生闻言,面颊上的假笑忽而就消失不见。

气氛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他不是我陈家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

从外面急匆匆而来的钟蓉开口大声喊着,忙着撇清和李青雀之间的关系。

小说《帝王婿》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