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小说《重生之首席国医》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类型的小说《重生之首席国医》 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云深,目前已经更新到[标签:最新章节]。书中主要讲述了:陈强是住在医馆宿舍的,一大早打开门就看见一个老人站在门口。“这位···这不是师公吗?”陈强还以为是哪位病人来看病的,可是等那人回头看他时,他才认出原来此人竟然是师公陈祖亭。陈祖亭虽然没有坐馆治病了,但……

小说《重生之首席国医》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首席国医》 免费试读

陈强是住在医馆宿舍的,一大早打开门就看见一个老人站在门口。

“这位···这不是师公吗?”

陈强还以为是哪位病人来看病的,可是等那人回头看他时,他才认出原来此人竟然是师公陈祖亭。

陈祖亭虽然没有坐馆治病了,但是闲暇之时总会来医馆转悠看看。

所以陈强等人都是认识他的。

“是陈强啊。”

陈祖亭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走进了医馆里。

“师公你怎么来了?”

陈强连忙跟上,然后又把问诊台擦了擦。

“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陈祖亭看了一眼悯济堂。没想到自己退下七八年了,竟然还有回来坐诊的这一天。

“不辛苦,这都是弟子应该做的。”

陈强这些日子也过的不好,不过看到陈祖亭过来,瞬间感觉有了主心骨。

要说中医,那自然是越老越是吃香。

来悯济堂看病的原来多半都是冲着陈祖亭来的,只不过后来他身体有恙,所以基本都不看诊了。

现在看到陈祖亭坐在看诊台上,陈强觉得这些日子的苦都不算什么了。

“医馆现在怎么样,还有多少病人?”

陈祖亭拿起桌边的医案翻了起来。

“师公,这些医案我整理下再给你吧,里面有一些人已经转院了。”

陈强小声的说道。

其实这叠医案里面大部分人都转院了,现在医院后院也就只有三个病人还住在这里。

不过这三个病人确定是不准备转走了。

“你忙你的。现在天色还早,病人还在休息,我就先不过去问诊了。”

陈祖亭上了年纪,睡眠很浅。天才刚刚擦亮就醒了。

现在时间也不到早上六点。

“师公,要我给你准备早餐吗?”

陈强一边擦着柜台一边问道。

“先不用了,等会我和衡儿一起吃。”

陈祖亭回答道。

“衡哥也过来吗?”

医馆里很多人不认识陈衡,但是陈强是认识的,他们两家沾一点亲,逢年过节都有走动。

陈强想起陈衡那张孤傲的脸,然后对中医的各种不屑。

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与他相处。

“医馆以后就是衡儿负责了,我这几年趁着身子硬朗先带带他。”

陈祖亭回到。

“啊?”

这的确是超出了陈强的意料。

这些天他也想过接手悯济堂的人选,从陈国富一直想到陈子月,可是就是没有想过陈衡这个可能性。

陈衡人虽然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上到处流传着他的传闻。

师傅陈国安三个子女,其他两个倒是经常来医馆逛逛,偶尔还帮他们的忙。

可是这个陈衡从来都没有来过,听说他还特反感中医。

当初师傅让他大学学中医,可是人家偏学了临床医学,做起了西医这一行。

节假日就算在家也不来悯济堂,甚至路过医馆也不会进店来坐一下。

现在师公竟然说把医馆交给他,这就有点让陈强无法理解了。

难道悯济堂准备改成西医医院了?

···

陈衡昨晚一直在研究那块黄龙玉,可是始终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些天连轴的忙碌让陈衡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亮,等起床后准备接爷爷一起去医馆。

这才发现爷爷早就出门了,陈衡于是急匆匆的朝医馆赶去。

“爷爷。”

陈衡一到医馆就看见坐在看诊台的爷爷。

此时医馆没有病人,两个伙计都靠在柜台后小声说着什么。

陈强他认识,另一个可能是新来的吧。

“衡哥。”

陈强拘谨的叫了一声,按照礼仪传统,陈强应该叫一声师兄才对。

可是人家陈衡本来就不屑中医这一套。

陈强更是拿不准陈衡到底是自愿还是被他爷爷强迫来的。

所以也就只能尴尬的称呼一声哥了。

“强子。”

陈衡礼貌的笑了一下。

“衡儿你来了,正好,后院的病人应该也都起来了。我们先去看看吧。

陈强你帮我去买两份早餐。

孙山你是负责日常护理的,就跟着我和衡儿一起去后面吧。有不清楚的地方你可以给我们说明下。”

陈祖亭此时已经把后面住着的三个病人的资料看了个仔细。

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他们的身体情况。

看到孙儿到了医馆,想着带孙儿熟悉下病人要紧。

“好。”

陈衡三人纷纷点头应道。

要说这悯济堂,陈衡从出生就在里面打转,只不过到了十四五岁的叛逆期就特反感中医和这个地方。

粗粗算下来,也有好几十年没有踏进来了。

现在再进到这个医馆,陈衡心里还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陈祖亭带着陈衡和孙山两人朝后院走去。

悯济堂后院也算宽敞,原本是陈家的家宅。

后面改成了医馆的住院部,人多的时候住四五十个病人那是没什么问题的。

加上护工以及学徒伙计,整个后院也是满满当当的。

只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当初的光景了。

院子里空荡荡的如死水一般沉寂。

“师公,这边走。”

孙山看了一眼爷孙两人,后院有八间病房,想来他们不知道病人住在哪间。

周敬昨天本来是来接父亲转院的,后来父亲说没人陪。

想到父亲时日无多,于是周敬昨天特意留在了医馆。

此时父亲刚洗漱完毕,替父亲擦脸,然后就看见门口进来三个人。

带头的伙计叫孙山,后面跟进来的两个他都不认识的。

“周老,张老。这是我师傅的父亲和儿子,也是就是我师公和师兄。”

这间病房原本住了六个人,现在就只剩下周宜年和张茂德两人,孙山一进门就给两人介绍了师公的身份。

“原来是老神医啊,真是劳烦你了。”

周宜年本来还想说一声节哀的,可是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

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怕是没人能承受的住,能不提就不提罢了。

“陈大夫,还真是你啊。这都多少年了,我还记得当孩子的时候找你看过病吧。”

张茂德感叹的说道。

“两位老友身体可还好啊。

你们住在这里大可放心,我儿子虽然不在了,可是医馆还是会继续开下去的。”

陈祖亭礼貌的说道。

“好,都好。比在人民医院受的罪少。”

“是啊,也多亏了你们家的祖传医方,我们才能少受点罪。”

周宜年和张茂德连连点头。

“那我先给两位看看身体如何吧。”

陈祖亭早就看过两人的医案,自然知道得的都是不治之症。

不过作为大夫,他还是习惯摸摸脉,然后看看病人气色。

就算走,也要让人走的舒坦点。

顺便带带孙儿熟悉下中医诊脉。

“衡儿,你看过两位老先生的医案没?”

陈祖亭坐了下来一边检查病人的身体状况一边问道。

“爷爷,我今天来的匆忙,还没看过医案。”

陈衡有点羞愧的说道。

“那你觉得这位老先生的身体如何,是何病症。”

陈祖亭问道。

虽然孙儿从小在医馆长大,但是他读进去多少,学了多少陈祖亭还真拿不准。

“观这位老先生的五色,身体消瘦,气血不足,言语间神情倦怠。想来应该是脾胃方面的不足之症。

脾胃五行属土,属于中焦,同为“气血生化之源”,共同承担着化生气血的重任,是后天之本。

而先生现在的状况似乎不太好。”

陈衡从进病房后就看到了两个病人。

对这两人的诊断似乎只用看一眼就得到了结果。

一个是胃癌,另个一床上躺着的是肝癌患者。

这要是在以前,陈衡百分百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的。

可是现在竟然能脱口而出。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自己真的得到了那本神农本草医经!

“衡儿,你真的没有看过两人的医案?”

陈祖亭原本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考校下孙儿,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说的准确无误。

这就让陈祖亭有点惊诧了。

“孙儿真没有看过。”

陈衡礼貌的回到。

“那你再看看这位老先生的情况。”

陈祖亭连忙把陈衡拉到里面病床边。

“这位老先生观五色,身体浮肿,眼白深黄,腹部肿胀,病目不明,两胁拘急,痉挛不得太息。这位老先生怕是肝出了问题。”

陈衡如实的回答到。

“正是如此!”

陈祖亭心中大喜。

难经有言,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脉而知之谓之巧。

孙儿只是看了一眼两个病人,就能把病症说得八九不离十。

虽然称不上是神,但是在这几年里继承自己的衣钵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样至少保住悯济堂又多了一丝保障。

“没想到陈大夫的儿子竟然是也是一位高人啊。”

张茂德连声称赞道。

“果然是医学世家,陈老这医术是后继有人了。”

周宜年连连附和道。

“哪里,这孩子还有很多学习的地方。

两位老友先休息,还有个病人我先去看看。”

陈祖亭面色和善的说道。

“您忙,您先忙。”

张茂德和周宜年连连回到。

然后送着几人离开了房间。

“爸,他们爷孙一看就是做秀的。那年轻人说没看医案你还真信啊。”

等陈老几人离开后,周敬连忙对父亲说道。

“你知道什么,就算人家真的作秀作假又怎么了?

他们还不是希望我们能够在这里安心治病?

人家用心良苦你又何必故意去拆穿呢。

活的那么较真不累吗?”

周宜年连忙训斥道。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我先去给你煮粥了。”

周敬看父亲似乎看穿一切,也不与他再多做计较。

收拾完病房后就走了出去。

经过旁边房间时,只见里面照旧是年轻人在说着病情,那个老人则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不当演员可惜了。”

周敬摇了摇头然后朝厨房走去。

小说《重生之首席国医》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