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罪人梯最新章节,罪人梯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罪人梯又名青云直上的作者是钓人的鱼,主角是陈鹿兵唐冰。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秦务农知道眼前这个小杂碎居然惦记上了自己的女儿,他绝对不会认他当干儿子。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秦务农能够预测眼前这小子能够在将来为他的女儿和家族提供一片庇护,他绝对会庆幸自己现在就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

罪人梯最新章节,罪人梯免费阅读

《罪人梯》 免费试读

如果秦务农知道眼前这个小杂碎居然惦记上了自己的女儿,他绝对不会认他当干儿子。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秦务农能够预测眼前这小子能够在将来为他的女儿和家族提供一片庇护,他绝对会庆幸自己现在就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里。

让陈鹿兵没有想到的是,当秦菲儿要离开的时候,秦菲儿居然主动要求陈鹿兵送自己出去。

虽然所谓的送她出去,不过是送到院子里。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会把干爹照顾的好好的,不会让他出任何意外。”陈鹿兵信誓旦旦的说道。

秦菲儿笑了笑,她的笑容加上那双桃花眼,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心神摇曳,但是此刻她是自己的姐姐,虽然是刚认的姐姐,但是萝卜不大长在辈儿上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坚持的。

“这一点我信,但是有一点你要给我记清楚,你现在是我爸的干儿子,也就是我的弟弟,以后你要站在哪一边心里要有数,我知道,有人会找你问我爸这里的情况,你一定要掂量好了,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不该说的话一句都不能说”。秦菲儿虽然依旧微笑着,但是陈鹿兵已经从她的微笑里感觉到了森森的寒意。

“姐,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那就好,我爸在这里就靠你了,好好照顾他,你只要能够哄得他开心,等你将来出去了,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说句实在话,这次他生病,我以为他可能救不回来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秦菲儿居然哽咽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放心,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我爸的问题非常复杂,虽然他现在已经坐牢了,但是有些人并不想放过他,明里暗里都在向他施加压力,不管是外面的人还是里面的人,你都要给我盯紧了,不许瞒着我,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出面,一定要及时告诉我”。秦菲儿小声说道。

因为这里是秦务农的监舍外面,任何一个高处都可以看到他们在交谈,所以秦菲儿也没有说太多的话转身就离开了,但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该说的话,她已经向陈鹿兵交代清楚了。

自从秦务农认了陈鹿兵当干儿子之后,他的态度和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具体的变化就是以前陈鹿兵不想干的事情,秦务农也拿他没辙,但是自从当了这个干儿子,秦务农要陈鹿兵做的事情他就得必须完成,完不成秦务农就会发脾气。

而陈鹿兵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看秦务农认为很重要的那几本破书,这还不算完,看完之后还要写读后感,这些都是初中高中语文老师要求做的事情,没想到到这里坐牢还要干这些事情,这让陈鹿兵非常恼火,但是即便是再恼火,他也不敢和秦务农较真儿。

每当他不想干这些事情的时候,秦务农总是车轱辘话来回说:“现在你觉得是没啥用,等你将来出去了你就知道我教你的这些东西,既能保命又能让你在人际关系上混得如鱼得水……”

“我不想混的如鱼得水,我就是想混钱,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混钱……”。

“你想学赚钱的本事,那好啊,你原来监舍那几个人都是因为经济犯罪进来的,他们进来之前都是亿万富翁,身家上百亿也有的是,所以你要想学这些,没问题,跟他们学就行了”。秦务农说道。

“我跟他们学?过几年成了亿万富翁,然后再进来陪你,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你不想让我出去就直说,干嘛这么拐弯抹角的想把我留下来?”陈鹿兵不屑的说道。

“我发现你这家伙有的时候是真聪明,但是有的时候还真是笨的不可理喻,每个进来的亿万富翁每天都在不断的复盘自己做生意失败的原因,以及为什么会进来,所以你只要避开这些不就是一帆风顺了吗?”秦务农说道。

陈鹿兵心想,这些道理我都懂,但问题是人家愿意教我才行啊,现在他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监舍,连见面都困难,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教他呢?

陈鹿兵真的是小瞧了他这个干爹,在他觉得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在秦务农那里就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

石文昌他们三个人对陈鹿兵非常感激,因为终于可以摆脱让他们疲于奔命的劳动了,这样他们能稍微喘口气儿,否则的话以他们的身体条件,很可能再过几年就垮掉了。

十几年的牢狱生涯,足以把一个人的身心和精神全部磨平。

秦务农之前的心态并不好,虽然他已经坐牢了,但是有些人并没有打算放过他,而他还要在坐牢的期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自己封闭起来,这就是他肝病的由来。

而为了能够让陈鹿兵认真的学习自己教授的东西,秦务农罕见的的做出了妥协,陈鹿兵想学搞钱的秘诀,秦务农就和陈唐做了交易,这才换取了石文昌他们三个人能够在白天的时间到他这里来。

虽然陈鹿兵扮演的角色依然是端茶送水的服务生,但是当他们四个人谈天论地的时候,陈鹿兵听得非常仔细,这才是他愿意学的东西。

他原来监舍的这三个人,石文昌对陈鹿兵最好,因为石文昌最愿意找人说话,而当石文昌知道陈鹿兵已经认了秦务农当干爹的时候非常震惊。

当其他人在客厅里说话的时候,石文昌悄悄的跟着陈鹿兵到了他的卧室。

“小陈,我说你这家伙可以啊,当时我们还在打赌,看你能不能撑过一星期,他们两个都输了,唯独我最看好你,我就觉得你这家伙机灵的很,但是没想到你能把事情办到这个地步,说实在的,我们三个现在非常感激你,等你出去之后我给你一百万做启动资金,找那个娘们报仇”。石文昌笑着说道。

“石大哥,你要不说这事我差点忘了,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报仇这事吧,也没这么迫切了,要是自己不嘴馋,哪能上了人家的当?”

“哦?你小子行啊,这么快就顿悟了?我可是进来好多年才想明白的”。石文昌笑呵呵的说道。

“唉,都是自己太年轻了……”

“屁,我就是觉得是你小子没种,你等着吧,等你出去了,你想起这事来就会觉得愤愤不平,你在这里想的和出去面对现实时想的完全是两码事,坐过牢,还是这么上不得台面的罪名,找不到工作,生活不如意,时间长了,你就会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石文昌说到这里时不禁摇了摇头。

卧槽,这话听起来,即便是自己出去了,也是一片黑暗啊,这让陈鹿兵一阵心灰意冷。

石文昌看在眼里,没吱声,转身出去了。

小说《罪人梯》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