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我一胎生三宝林诺程懔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我一胎生三宝》又名九零改嫁后,她成了婆家的心尖宠是由网文作者叁拾月所著,主角是林诺程懔。书中主要讲述了:不过没给林诺说话的机会,杨默就先说了:“不用这么麻烦了,早上我早一个小时下田插秧,中午提早一个小时回来正好把饭做了。”这话一出,许娟和杨大民都沉默了会,毕竟插秧是力气活,况且天也热了,弯了半天腰又热又……

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我一胎生三宝林诺程懔小说免费阅读

《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我一胎生三宝》 免费试读

不过没给林诺说话的机会,杨默就先说了:“不用这么麻烦了,早上我早一个小时下田插秧,中午提早一个小时回来正好把饭做了。”

这话一出,许娟和杨大民都沉默了会,毕竟插秧是力气活,况且天也热了,弯了半天腰又热又饿,回来谁不想吃口现成的,但杨默这么说,两人虽然心疼儿子,倒也没说林诺的不是。

许娟说:“那妈早上把菜都洗好择好,中午回来下锅炒一炒就行。”

林诺听着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她是不会插秧,主要她的户口随父母就不是农村户,名下没有田地,所以根本不需要下田,但大家都这么忙,她不仅不帮忙还要给大家添乱,这叫什么事。

“不然这两天我先回娘家、”住。

“不用,就在家里住,午饭我回来煮,就这么说定了。”

杨默往林诺碗里夹菜,直接中断了这个话题,林诺心塞,总觉得不大敢看对面的杨大民和许娟。

谁家儿媳妇这么当的呀?

家里人都农忙,就她一个什么都不干,还要等着别人烧饭给她吃?

在二老看不见的桌底下,林诺踹了杨默一脚,你干的好事!

隔壁杨二民家也在讨论农忙的事,今年他们家也有个可以不下田农忙的人,那就是宋娇了,宋娇抚着肚子觉得这胎来的真是时候,没人生来就喜欢下田干活,这么热的天弯着腰在田里,晒都要晒脱一层皮。

王彩凤原本想让宋娇下田,怀个孩子哪有这样娇气,但有杨臣袒护着,王彩凤也没办法,又说到吃饭的问题,“往年都是让公婆烧了两家一块吃,估计今年也一样,还在咱们家吃,大伯家贴十几块菜钱。”

“这么说林诺也要来咱们家吃?”宋娇不乐意了,想到林诺和杨臣同桌吃饭,她就恨不得戳瞎林诺的双眼,“就不能让他们别来么,我看见那个林诺烦死了,还有杨默也是,他是不是有毛病,天底下女人那么多,他找谁不好,非娶林诺回来膈应我们。”

王彩凤为难:“那也不能不让他们过来吃饭,往年都是这么安排的。”

宋娇又说:“林诺不能自己煮饭么,还是她也要下田插秧?她会插秧吗?难不成大家都忙的热火朝天,就她一个人闲的发慌?”

彼时。

林诺吃好了晚饭正好在家门口消食,两家都开着大门,宋娇那嗓门又大,这声音直接都传到林诺耳朵里,林诺想听不到都难,她眯了眯大眼,心道宋娇你从小学算命的啊,这都被你猜到了!

“别理她,她是嫉妒你。”杨默在一旁说,显然他也听到小叔家里的对话了。

林诺看傻子一样看杨默。

你是不是有毛病哦。

别人都在说你娶回来一个什么都不会干的老婆,你怎么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

杨默笑而不语,让她在这边等一等,他去小叔家一趟。

宋娇正在烦连续两天林诺都要来家里吃饭时,杨默走了进来,想到劝他离婚他不肯,宋娇也没给这个堂哥什么好脸色,脸一转,低着头当没看见他。

杨默直接说明来意,“这次农忙不用帮我们准备饭,我们自己在家吃。”

“这,你们都要下田干活,谁给你们做饭?”王彩凤纯粹出于好奇,或许还有那么点舍不得杨大民家贴的十几块菜钱,也能买好几斤肉吃吃了,干力气活最想的就是那肥腻的肉菜,吃饱了才有力气。

杨默答,“你们不用操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杨默都出了大门,家里还在讨论,说是这也不对啊,往年都是这么安排的,今年怎么就不一样了?莫非是林诺在家煮饭?还是说林诺下田忙,然后中午许娟提早回来煮饭,反正说来说去谁也没想到会是杨默中午回来煮饭,毕竟农村这地方,男人主要负责力气活,下厨房的真不多。

“管他们怎么安排,他们不来吃饭挺好,至于谁煮饭,到明天中午不就知道了。”反正宋娇挺满意,又吃掉一块西瓜,催着杨臣回屋休息。

杨臣也觉得这安排不错,林诺不来就不会给他惹麻烦,他也落得轻松自在。

林诺就不自在了。

杨默回来了,本来她一人独占的新房也没理由不让杨默进来,之前还觉得房间不小,现在多了个人怎么都觉得挤,屋里也没电视看,林诺坐在书桌那备课,其实课都已经备好了,而且明后两天放假,备课一点都不着急,她磨磨蹭蹭就是不肯起来,握着笔在纸上画小人。

杨默早就洗了澡,套着一件宽松的白色汗衫,底下一条大裤衩,靠在床头看书,很像文化人那么回事。

随着时间推移,林诺纸上的小人画了无数个,可那人愣是纹丝不动,好烦啊!

她突然丢了笔起身,径直来到床边。

这不公平,为什么她纠结的要死,杨默躺在床上装大爷?

“喂,你起来,”

杨默合上书,跟她对视。

林诺不虚的瞪回去,“我困了,要睡觉,你把床让给我。”

对,就应该这样,反正以前原主和杨默同处一个房间,每次她也是把杨默赶到地上睡,而且杨默每次也都同意了的,可他这次为什么不像以往那样直接起来。

还似笑非笑看着她?

一定是她不够凶,没有掌握原主发怒的精髓。

林诺这样想着,双手叉腰,皱眉,“你怎么回事,听不懂我说话呀,快起来,我困死了。”

这次杨默把书放到了床头柜,但人依旧没动,看着她似在憋笑,“我也困了。”

“那你睡地上!”以前不是一直这样么。

“我不想睡地上。”杨默说完,又给自己补了一句,“明天要早起下田插秧,”

听到这句话林诺果然心虚了,农忙是件很耗体力的事,如果睡不好白天就没精神,这种时候她再无理取闹好像是太过分,所以在杨默饱含深意的目光下,她绕到床的另一侧。

杨默意识到什么,年轻的身体突然绷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然而床边迟迟没有等来另一个人,他不由竖起上半身去瞧。

只见林诺在衣橱前蹲下,打开下层的抽屉找出一条床单和一条薄被,床单铺在地上,她又伸出白白嫩嫩的手从床上捞走枕头,默默躺平,薄被拉到胸口盖好,闭上眼睡觉,直挺挺的像条僵尸。

杨默呆了半晌,泄气一般跌回床上,良久,嘴角泄出一缕笑,起身下床。

小说《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我一胎生三宝》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