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求乡村小邪医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新书《乡村小邪医》 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的又一力作,主角是宁生。书中主要讲述了:“刚才年老板不是说,这药最多值几块钱一株吗?”“情况有些不同了。”店员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极强。年老板开视频的对象是年家活了九十多岁的老中医,年启本身就精通药理,普通的药材,根本没有必要弄那么大的阵仗。……

求乡村小邪医小说免费资源

《乡村小邪医》 免费试读

“刚才年老板不是说,这药最多值几块钱一株吗?”

“情况有些不同了。”

店员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极强。

年老板开视频的对象是年家活了九十多岁的老中医,年启本身就精通药理,普通的药材,根本没有必要弄那么大的阵仗。

“……快……快……以最快的速度带到家里来,对方不管开多少价格,你都答应下来。”

封闭房间里,年启视频开着的画面里,传来年老中医急切的声音。

“老祖宗放心,这事我给你办妥了。”年启无比恭敬的回答。

“还有,昨晚那两株山参很有用,派上了大用场,这件事你做得很好,看来把你下放到乡下是明智之选,关于在乡村投资的事,我替家主同意了,三个亿以内,随便年志怎么折腾吧,我还有重要的病人要救,就这样吧。”

年启挂了视频,来到店前,他坐到宁生的对面,开口道:“宁小友,这些药,本店全要了,你开个价吧。”

宁生早就盘算好价格的事了,如今家里多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生病的女儿,花销挺大,要给囡囡买几套衣服,还要给蓉蓉买一身,最好还要有一件裙子,那样穿着肯定好看,他早算过账了,自己穿的次一点无所谓,但是囡囡叫他爸比,十分亲昵,不能买太差的,另外还要购买一些新的被褥啥的,两三千肯定搭进去了。

重楼的价格并不算高,一般价格在十元左右,每多个年头,涨价一元左右,宁生算了一下,自己搬来的十几株,算上年份的话,差不多可以价值小三千了。

想着对方还要讨价还价,这都是生意行当的规矩,宁生伸出五个手指:“五……”

“好,就五万!”

年启第一次做生意这么爽快,五沓钱拿出来,从茶几上推到宁生的面前。

“我也不瞒你,实在是急着等用,本店欠你一份人情。”

“五万!”

刘大金惊叫一声。

他大脑袋嗡嗡的。

他知道年老板需要这些药材有急用,才剑走偏锋,直接去宁生的药地拔药,可是同样的药,老板都直接不想要他的,可宁生拿来的药,却值这么多,五万块,可以说是天价了,他虽然平时捞了不少好处,在镇上也有个小饭店,一个月也赚不到一万,可现在,宁生轻易就赚到了五万块。

最让他感到恼怒的是,按照刚才的赔偿约定,那他得赔偿几十万。

他眼睛咕噜噜的一转,觉得自己被戏耍了:“好啊,你们他妈合伙来骗老子的钱,我跟你们没完,你们等着!”

说完,就往外奔去。

年启见刘大金要走,看向宁生,宁生第一次被这么巨额的钱震惊到,对于刘大金开溜,他也不在意,反正这个人已经当不了男人了。

宁生拿着沉甸甸的五沓钱,尴尬的朝老板笑了笑:“老板,其实我说的五是……”

“五十万?”

年启微微皱眉,光从药来看,五万块是一个合适的价格,甚至他没有任何利可图,但如果从急药这方面说,五十万的确不过分,毕竟是生意人,该有的格局要有,年家也不差这点钱,只是宁生在他心中的形象,就大打折扣了。

毕竟有趁火打劫的嫌疑。

这属于小聪明小智慧。

当然了,年老板这几年在乡下,也见识到了乡村里的格局。

“好。”

年启并没有太多的犹豫,拿出一张卡。

“店里并没有那么多的现金。”

“不不不。”宁生强压下内心的震惊,把卡推过去说:“年老板误会了,其实这些药在我心中的价值,就值五千,我刚刚是说,五千。”

“嗯?”

年老板愣住,见宁生把其余的四沓钱也推过来,只取了一沓钱中的一半,并仔细的数了两遍。

店里的店员也愣住了。

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这小子怎么那么傻?

“啊哈哈哈!”

年启把宁生取过的那一沓钱也数了两遍,然后站起来。

他伸出手,要跟宁生握手。

宁生也愣了一下,伸出手,两人握了握。

宁生挠了挠头:“年老板,其实我是有事要求你的。”

说着,拿出一张单子。

“我需要上面的一些药,不知道你这里能不能凑齐。”

“凑齐,必须凑齐。”

年启扫一眼方子。

“我亲自去给你抓。”

很快,宁生要的药抓好,年启还额外多送了一副。

“那个,我还要去卖大豆,辣椒,年老板,我先走了。”

宁生没想到年老板这里的药种类齐全,他写的方子里,有几十种药都是非常少见的。

“这下,囡囡的身体就能彻底治好了。”

宁生高兴的走了。

怀里揣着五千块。

从未感觉过的富足。

他回头看一眼老药斋,一向憨厚老实的他,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宁生走到街上,在那人来人往的街道边上吆喝卖东西。

年启给自己倒一杯茶,他坐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宁生站在背篓后面,等着客人买他辣椒,大豆,不急不躁。

一如既往,如往常那般。

朴素,质朴。

“那小子真傻!”

“是啊,放着五万不要,拿五千,还数两遍,老板都说是给五十万,五十万啊,天啊,他是听不懂吗?”

“唉,五十万,在农村够盖三间小洋房了。”

两名店员小声的议论着。

这时,年启向两人招了招手。

“你们想要?”

年启双眸深邃,面容带笑。

那种上位者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两人根本受不住,低下头去。

“那就拿着。”

年启把钱丢到两人的面前。

“现在,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老板,我们错了。”

两人面色发白。

“滚!”

年启背着手,往后院走去。

“抱歉,老祖宗,又打扰你了。”

“是药的事?”视频那边传来威严的声音,“不是给你说了,对方要多少,就给多少吗?”

“老祖宗,你先看看这个方子,我给你慢慢说购药的事,我遇见了一个有趣的年轻人。”

年启把一张图片发过去,老药斋有一个规矩,客人来抓药,如果是自带方子,那么老药斋是要留存根的,以免发生纠纷,虽然老药斋不窃取他人的方子,但是年启实在是看不透宁生这样谜一样的年轻人,他第一次越了线,把方子给家族里的老祖宗看。

“……他只拿了五千?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

视频里面,一名精神矍铄的老人听年启述说刚才的事,平静的脸上有些意外。

小说《乡村小邪医》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