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小说《重生七零,糙汉怀里小娇妻甜又软》全文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七零,糙汉怀里小娇妻甜又软》 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旺旺雪饼超好吃,主角是迟穗季元初。书中主要讲述了:服务员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还有二两半的粮票。”二两半的粮票?迟穗愣了下。她想起来了,这个年代买什么东西都是需要票证的!可出门的时候王彩凤没给她呀。在她怔神的时候,季元初干脆利落地将钱和粮票递给服……

小说《重生七零,糙汉怀里小娇妻甜又软》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七零,糙汉怀里小娇妻甜又软》 免费试读

服务员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还有二两半的粮票。”

二两半的粮票?

迟穗愣了下。

她想起来了,这个年代买什么东西都是需要票证的!

可出门的时候王彩凤没给她呀。

在她怔神的时候,季元初干脆利落地将钱和粮票递给服务员,然后找了张空桌子。

准备招呼迟穗坐下的时候。

突然想到刚才在大巴车上她看到有些脏的座椅时似乎皱了皱眉。

“等等。”

“嗯?”

在迟穗不解的目光下,季元初将自己的袖子放下来,把板凳擦了两遍,才说:“坐吧。”

迟穗:……

怪不好意思的啊,

……

很快,两碗面好了。

比她脸还大的面碗,里面装了满满一碗面条,上面还飘着好几块大块牛肉。

那把最后撒上去的葱花更是灵魂。

香喷喷的。

还有那大肉包。

真是大啊。

拳头大的包子,皮儿白白的,下面还有些里面馅儿的红油将包子皮浸透。

光是闻着味儿,唾液就开始自动分泌。

呜呜呜好香。

季元初递给她筷子,“趁热吃。”

在美食面前,迟穗乖乖点头。

拿起一个包子,掰了一半递给季元初,“我吃不下这么多,你多吃点吧。”

季元初看也没看,“你先吃,吃不下再说。”

迟穗:“……”

无法,她只好拿着自己的包子,小口小口吃。

刚吃第一口,她就被惊艳到了。

好香!

包子皮薄馅大,里面的肉馅调的刚刚好,很紧实,跟自己原来吃的那些包子完全不一样。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奶奶总是说后来的东西没有她以前吃的好吃了。

水果没有水果味。

蔬菜没有蔬菜味。

肉没有肉味。

直到她吃了口这里的包子,她才知道奶奶说的肉味是什么味。

太香了。

她啃了两口包子,又将包子放在一边,开始吃面。

面条看着应该是面条机压的面条,但口感一点都不差,很劲道。

她吃了一口面,又就着碗,小小喝了一口汤。

唔。

怪不得普普通通的机器压出来的大白面条都这么香。

这面汤是牛骨头熬出来的啊。

能不香吗。

季元初看着对面的小姑娘吃着面,吃个面,幸福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吃面的动作又很秀气,小口小口的。

真跟奶猫似的。

要是有尾巴,估计现在都开始摆了。

季元初嘴角不动声色地往上扬了些,吃面的动作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

面吃了三分之一,迟穗就感觉自己吃不太下去了。

她悄咪咪看了下周边的人。

人家连汤都喝干净了……

现在浪费粮食,可是会惹起众怒的。

“季大哥……”

季元初抬眼看她,“怎么了?”

迟穗眨了眨眼,小声说:“我吃不下了,怎么办呀,可以打包吗?”

“吃不下?”

季元初看到她因为刚吃了面而水润润的唇瓣,捏着筷子的手指紧了紧,视线落在她碗上。

一看,还有大半碗面都没吃!

他皱紧眉,“这才吃了多少,包子也只吃了一半,再吃点。”

迟穗苦兮兮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小脸都要皱成一团了。

“真吃不下了,再吃就要撑破了。”

她要给季元初看自己的肚皮。

结果季元初的重点却在她那巴掌大的腰上。

这腰怎么能这么细?

算了。

喂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慢慢来吧。

他伸手把迟穗的碗挪到自己面前,“那你等我会。”

说完,就把自己碗里最后一筷子面吃完,接着,埋头就开始吃迟穗剩的那碗面。

唔。

迟穗摸了摸自己的耳垂,热热的。

脸也烫烫的。

她慢慢垂下眼,细白的手指搅在一起。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吃自己吃剩的东西。

就连奶奶都没吃过啊。

一直到季元初把她剩下的大半碗面和包子吃完,迟穗都还沉浸在季元初吃了她吃剩的吃食的震惊中。

反正这里她也不熟,就跟着季元初走。

倒是季元初,对这里好像很熟悉。

一直到新鲜出炉的结婚证拿到手,迟穗才完全清醒过来。

她看着手里跟“奖状”似的结婚证,两边还画着小麦一样的植物,上面还有伟人语录呢。

“现在去买东西吧。”

迟穗小心翼翼将结婚证收好,点点头,“要买哪些东西啊。”

买哪些东西,季元初还真不知道。

但是他今天带了不少票,工业票、肥皂票、热水瓶票啥的都带了。

小姑娘看着白白嫩嫩的,又爱干净。

脸盆肥皂肯定要买一个,还有热水壶。

他平时都喝冷水,洗冷水澡,迟穗肯定不行。

还有那些女人用的什么雪花膏啥的,都给她买上。

想清楚后,季元初带着迟穗往供销社走。

刚进去,季元初就被卖成衣的柜台上的一件红色的确良上衣给吸引住了。

带着迟穗走到柜台前,季元初指了指那件衣服,“喜欢吗?”

迟穗看了眼,摇了摇头。

然后牵着季元初的袖子走到一旁,小声说:“成衣很贵的,我们买布自己回去做就可以啦。”

“什么,要买布?”

这边人比较多,也很嘈杂。

迟穗说话的声音细细软软的还刻意压低了声,季元初只听到了几个字。

“哎呀。”

迟穗朝他招了招手,季元初微微俯身。

迟穗其实并不矮,一米六四的个子,腰细腿长,肩直背薄,该有的都有,身材比例绝佳。

但架不住这男人太高了些。

他都俯身了,迟穗还是够不着他耳朵。

她一着急,干脆踮起脚,一手拉住他的胳膊,一手捂在他耳边,“我说,衣服太贵啦,咱们自己买布回去做~”

……

说话时,她呼出的热气喷在季元初耳根。

季元初只觉得一股酥麻感,从耳根蔓延至全身。

他眼睫颤了下,垂在身侧的手也不禁在裤腿上摩挲,锐利的喉结上下滚动。

迟穗说完,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回应。

又拽了拽他的袖子,“季大哥?”

“嗯。”

季元初敛了敛神,视线落在她捏着自己袖子的葱白小手上,还有她白净好看的脸蛋上,抿紧嘴唇,“好。”

呼。

迟穗露出笑,脸颊两侧浮出两个小小的酒窝。

终于说通了。

现在这种情况,两个人过日子,可不就得节约点?

可她还没笑多久,季元初就又走到那柜台前,“同志,那件红色的确良衬衣帮我包起来,还有布也给我们看看。”

小说《重生七零,糙汉怀里小娇妻甜又软》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