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老兵故事肖遥子,老兵故事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是肖遥子的热门新书老兵故事 火爆上线,是一本文学小说类型的小说,主角是张明堂刘振奎。书中主要讲述了:刘团长的父母是绥德县沙河村的贫苦农民,家中有一个姐姐叫刘振兰,当时十六岁,因为天灾,交不起租子,当地的地主李有财便将刘振兰抢去做妾,并说可以抵一年的租子,刘团长的父亲刘老三吃不了这口气,就到李有财家里……

老兵故事肖遥子,老兵故事小说免费阅读

《老兵故事》 免费试读

刘团长的父母是绥德县沙河村的贫苦农民,家中有一个姐姐叫刘振兰,当时十六岁,因为天灾,交不起租子,当地的地主李有财便将刘振兰抢去做妾,并说可以抵一年的租子,刘团长的父亲刘老三吃不了这口气,就到李有财家里去抢人,被李有财的打手一脚踹在心窝上,昏死过去,李有财指使打手把他扔在大街上,同村的好心人把李有财抬回家去,本来就有病的他一口气上不来就死了,刘团长的母亲也一口气上了吊,抛下了年方十岁的刘振奎孤零零一个人,刘振奎只好外出讨饭,他到处流浪,吃了很多苦,在他十三岁时,他流浪到河南,见到街头招兵,为了讨口饭吃,也是为了报仇,他就报上名,招兵官问他多大,他说十六了,招兵官一看他身体结实,个头又高,就很痛快的把他录用了,当了兵他才知道他参加的是国民革命军孙连仲的部队,从此,他在部队里练就了一身好本事,他肯吃苦,不怕死,打仗勇敢,特别练就了“双枪点香头”的绝技,深得上司的赏识,他还拜军中的武术教师飞天鹞子李洛三为师,学得一身武艺,他的武艺枪法引起了孙连仲的关注,没几年,他从一个大头兵提升为警卫排排长,负责孙连仲的警卫工作,孙连仲见刘振奎身材魁伟,相貌堂堂,枪法出众,颇有自己的风采,越发器重,17岁时破格提升为连长,19岁当了营长,这一年,他为了报仇,也为了打听姐姐的下落,乘部队休整之时,也未向孙连仲汇报,乔装改扮后,独自一人骑着一匹快马,带着两把“大镜面”回到沙河村,在深夜中潜入了李有财家,把李有财从床上扯起来,把他和二房婆娘绑在一起,问李有财刘振兰的去向,李有财支支唔唔不肯说,刘振奎用枪逼着他,不说就先崩了他,再崩了他姨娘,那姨娘怕死对刘振奎说了实话,说是刘振兰被抢来后誓死不从,被李有财毒打,还关在地牢里,不长时间就被折磨死了。刘振奎听罢血贯顶门,一怒之下,把李有财和那个二婆姨全崩了。枪声惊动了王家大院的护卫,刘振奎凭一股血气,轮开双枪,大开杀戒,杀死王家大院二十余口,冲出一条血路后飞马离开了沙河村。此事在绥德县轰动一时,后来此事被孙连仲知道了,了解事情原委之后,孙连仲只是以其擅离职守回家探母为名,罚他关了七天禁闭,降职一级使用,并没有其它处罚,还替他保密,两个月后,又将他官复原职,因此,刘振奎对孙连仲很是感激。

后来日寇入侵,全国抗日呼声日益高涨,但是孙连仲仍服从蒋介石的命令,对红军进行围剿,刘振奎对连年打内战很反感,觉得中国的军队应该一致对外,联合起来抗击日寇,他非常渴望和小日本干一仗,恰巧孙连仲手下的一名营长马玉龙是中共地下党员,和刘振奎有过命交情,马玉龙经常给他讲共产党抗日救国主张和为穷人打天下,人民当家作主的道理,使刘振奎认识到共产党的部队才是穷人的部队,因此就有了跟共产党干的想法。后来,在马玉龙的影响下,他和马玉龙各率一个营投靠了红军抗日先锋队。西安事变后,作为中共北方局负责人的警卫员来到了山西创建牺盟会,后来历任抗日决死军一纵二团副团长,一二九师三十一师三旅二团团长。

刘团长讲完了自己的身世,七尺男儿抹开了眼泪。

怀英掏出手绢轻轻拭去刘团长的眼泪说:”都是苦命的人儿啊,我曾经也有个儿子,如果活着,也有你这么大了。都是因为那天杀的地主老财,不过还好你已经报了仇。”

刘团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我从小就是苦命的孩子,十岁上没了爹娘,你要不嫌弃,俺就认你当娘。”

怀英连忙扶住刘团长:“这可使不得,你是堂堂一个大团长,俺咋能给你当娘呢?有俺这么个娘,你不掉架?”

“娘,俺不掉架,俺也是穷苦人出身,俺第一眼看见娘,就觉得你像俺娘,跟俺娘一样慈眉善目的,你就是俺娘。”

怀英看着满脸真诚,脸颊挂着泪花的刘团长,眼睛也湿润了,她点了点头说:“好,我的儿子!”

刘团长有了娘,天天高兴地颠颠的,见谁就说找到娘了,他娘就是张明堂的娘。警卫排长李二虎对怀英说:“这阵子刘团长脾气可好了,原先在战场上老是瞪眼骂娘,俺们都怕他,现在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见谁都乐呵呵的。”这一天,刘团长兴冲冲地跨进屋来,后面拉着一位姑娘,一进门就喊:“娘,俺把媳妇带来了!”怀英从里屋走出来,只见刘团长拉着一位穿着军装的姑娘,这姑娘瘦瘦的身材,皮肤黑黑的,高挑个子,一双闪亮的大眼睛,看着怀英微笑着,露出满口的白牙,刘团长一推那姑娘:“快,给咱娘磕头,”那姑娘趴下就要磕头,乐得怀英合不拢嘴。赶紧搀起姑娘,刘团长说:“这是俺未婚妻小田,是医疗队的护士长。”怀英想起来了,那天在医疗队这位姑娘给自己打过针,怀英笑着说:“怪不得这么面熟呢,俺儿子真是找了个好媳妇,漂亮有文化还有技术。”刘团长听了嘴巴咧到了耳根子,像吃了枣花蜜似的说:“小田不光模样甜,有文化有技术,还一手好枪法呢,能文能武,曾经亲手打死过十八个鬼子!”怀英竖起大拇指:“这姑娘不简单,比你刘团长强!”刘团长摸了摸脑袋傻笑着:“俺是个大老粗,大字不识一萝筐,娶个这样的媳妇,一是互补,二是也为了传个好种!”刘团长这番话闹得小田脸红红的,她回头瞪了一眼刘团长,嘴里说:“你这嘴整天没干没净的!”

刘团长的未婚妻小田,名叫田赛男,毕业于中央医科大学,后来还到日本帝国大学医学院留过学,日军侵华后,她毅然放下学业回到祖国,奔赴延安参加了八路军,并且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了两年后被派驻在一二九师部医疗队,后来来到刘团长的医疗队任护士班长,因为工作突出在群英大会上被评为战斗模范。但是刘团长还是认为小田不过是一个女知识分子,和文弱书生是画等号的,因此没怎么瞧得上她。真正让刘团长对她刮目相看的是这么一个故事:在一次随军作战行动中,她在救护伤员撤离战场时被一队日本兵包围,她亲手击毙了十八个鬼子,但是日本鬼子看到这支救护队中有不少女战士,并不开枪,只想抓活的,当时她们弹尽粮绝,眼见就要落入敌手之际,刘团长亲率一个手枪连赶到,一阵乱枪,放倒了几十个鬼子,剩下的鬼子仓皇而逃。刘团长的英勇和弹无虚发的风采给田赛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田赛男对刘团长颇有好感,而刘振奎原来总以为赛男是一名女大学生,见识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在敌人围困时肯定会花容失色,手足无措,没想到赛男却能在危急时刻勇敢顽强,临危不乱,后来还听说田赛男在抗日军政大学里曾取得过射击比武第一名,对她产生了些许好感。但刘振奎还是有点瞧不上小田,心里想:一个女人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枪法就算比我好,酒量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刘振奎有两绝,一绝是枪法,一绝是酒量,他凭这两绝在孙连仲部和独立团里纵横多年没有对手,每次见到一个枪法出众者一定先比枪法再试酒量,多年来,在枪法和酒量上从未遇过对手。一天,刘振奎摆上了一桌酒席,宴请田赛男,赛男感激刘振奎相救,不好推辞便欣然赴宴。宴上,刘振奎想和田赛男比试枪法,赛男说:“我的枪法哪能与团长相比,就不要比了。”赛男越是谦让,刘振奎越是要比,最后没有办法,赛男同意比试一下,也借此机会讨教一二。刘振奎在院子里五十米外大树上吊上两枚铜钱,对赛男说一人一枪,打中铜钱为赢,打不中为输。刘振奎让赛男先打,振奎心想,不用打第二次,第一次她就打不中。结果比试中,赛男一枪就把铜钱给打飞了。也许赛男的表现太出乎刘振奎意料了,他一下心情紧张起来,手也有些发抖,他想一定不能败在女人的手下,越这样想越紧张,结果第一枪没有打中,第二枪才把铜钱打飞。刘振奎败在赛男手里心下不服,提出再比酒。赛男说自己不喝酒,振奎为了驳回面子,死活要赛男喝,不然就不放她走。赛男知道刘振奎是个大老粗,张飞的性格,不喝还真走不了,便也不再推辞。刘振奎摆上十大坛酒,两个人对着喝,一口一碗,结果喝到第十碗时,赛田仍然镇静自若。刘振奎却有些酒意了,他也许是太怕败在赛男手下,便想给赛男一个下马威,让赛男知难而退,于是他也不用碗了,抱起酒坛口对口,咕咚咚就一坛子下去了。赛男没有像他那样,而是把一坛酒全部倒进十个碗里,一个碗一个碗的喝,一口气也喝完了这坛酒,喝完了把嘴一抹笑眯眯的看着刘振奎说:“团长,还有酒吗?”刘振奎头轰的一声,一口酒喷了出来,便不省人事了,一家人赶忙把他抬了下去。

通过这次比试,刘振奎彻底服了赛男,但他心里也种下了一个信念:比我强的女人必须是我的!田赛男我要定了!从此,他向田赛男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刘振奎有意接触赛男,和她聊天,帮她做事,刘振奎意识到这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女人,刘振奎直率炽烈的男子汉气质征服了赛男,赛男也感觉彼此志向相投,很能聊到一起,两人从此建立了恋爱关系。

这之后,刘团长只要没有任务,就和小田来陪怀英拉呱,帮怀英干活,小田还教明堂读书认字。有时没事刘团长就叫上村长和村里几个管事的村民和怀英一起吃饭,大家都把怀英看做是刘团长的亲娘,平时刘团长不在,他们都上心照料,怀英和明堂在柳桥过得很惬意。而怀英内心总觉得亏欠刘团长。

这天,怀英对刘团长说:“明堂也不小了,别上学了,就让他跟着你磨练磨练,也学一身本事。”刘团长说:“明堂还小,不够参军的年龄,我们是共产党的军队,不像那些军阀,什么年龄都要,那时一个是为了讨口饭吃,一个是想急于报仇,俺这辈子吃亏就吃亏在没文化上,大老粗一个,什么都不懂,净说半调子话,脑袋瓜子也简单,以后不管打仗还是做事,没有文化真就不行,俺看还是让明堂读几年书,等年龄够了就让他跟着闯荡闯荡,现在还不行。”

“可我们也有深仇大恨,我想让明堂早学点舞枪弄棒的本事,早一点像你那样去报仇。”

“报仇的事晚不了,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再说如今解放区土改工作风风火火,那些地主老财日子都长不了,等明堂读几年书,学点真本事,俺就给他一支部队,让他带着去找那个王大牙报仇。”

就这样,刘团长把明堂送到了村里的红色小学读书。张明堂在上学之前,田赛男就教他认了不少字。还送了他一本毛主席的《论持久战》,没事儿的时候,小田就教他认上边的字,给他讲其中的道理。自上了小学,认识了许多字,明堂就把这本书又读了几遍,虽然有些道理还不明白,有些字还不认识,但是隐约之中,能把中国的形势分析的那么透彻,而且那么富有远见,真是了不起。

明堂小学毕业后,就到县里上了中学,这里是红色根据地,在这里,可以远离战争的骚扰,静心的学习,到这里读书的都是附近四乡八镇的,放了学,他最喜欢去茶馆里去听说书艺人讲岳飞传,杨家将,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给他留上了深深的烙引,他想哪一天如果祖国需要自己,自己也一定要成为岳飞那样顶天立地的英雄。他还让人写了“精忠报国”四个大字贴在自己的校舍里。

中学上了两年,明堂就想和岳飞那样,参军入伍,精忠报国,他把自己的想法跟母亲说了,母亲良久没有说话,明堂问:“我也是男子汉了,在我们学校,我这么大的很多都报名参军打鬼子了,娘你不让我参军,这学我也上不下去了。”

许怀英叹了口气对儿子说:“娘不是不想让你参军,你现在是张家唯一的火种,参军打仗,子弹可不长眼,你一旦有个好歹,可叫娘怎么过啊?”说完,许怀英抹起了眼泪。明堂见母亲伤心落泪,不再吱声了。

小说《老兵故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