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小说《暴雨之下》在线全文阅读

强推热门悬疑小说暴雨之下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琵琶滚滚,主角是毛菲耿帅。书中主要讲述了:此刻不过凌晨五点,黑雾隐约浮动与东方破晓纠缠在一起,大地间一片灰蒙蒙,压抑的打紧。或许来时候一路的心思都放在地面上了,竟不知道自己绕了这么多圈去了土地庙。地面还很潮湿,路灯也惨败不堪,隔老远才有一点稀……

小说《暴雨之下》在线全文阅读

《暴雨之下》 免费试读

此刻不过凌晨五点,黑雾隐约浮动与东方破晓纠缠在一起,大地间一片灰蒙蒙,压抑的打紧。

或许来时候一路的心思都放在地面上了,竟不知道自己绕了这么多圈去了土地庙。

地面还很潮湿,路灯也惨败不堪,隔老远才有一点稀薄的光,一路下来鞋底沾满厚厚的泥泞,她一边走一边找台阶刮着泥。

那人就在前方双手插进西裤口袋,笔直的看着她,似乎也不全是看她,准确说是看着她的方向心里沉思着什么。

一个黑影从她的后方不远处一闪而过,他恍惚间看到了影子,只觉得那影子熟悉,拔腿就追过去。

等毛菲直起头,那人像幽灵般毫无踪迹,喃喃的骂了一句,“死变态。”

谁知话刚出口就被人捂住嘴,声音从耳侧传来,“别出声。”

她怔住,几秒后挣开他,狠狠的瞪他一眼,只见那人鬼鬼祟祟跑去小区的地库入口。

她瞬间寒毛直竖,腹诽道:“还真是他,不让自己出声,好去地库……作案?”

回想起认识他的两天,那人行为实在怪异,白天一天不在家,晚上身上又臭烘烘的回来,半夜还跟踪自己,楼道里的那些粘稠物……

她愣在原地沉思中,那人已经完全进了地库。

她要看看他半夜去黑漆漆的地库做甚,悄然跟了进去,为了自己的安全,她选择从另一个入口进内。

远远的,她猫在墙角,这个位置可以观察到很多方位。

只见眼前不远处的黑暗中隐约浮现一束黄色小光,光线不停在一辆白色车底下晃动,一会前一会后,最后那束光竟落在地平线上不动了。

一阵跌跌撞撞的声音突兀的在黑暗中展开,砸拳声、摔倒声、碰撞声。

直到两个黑色的脑袋全都倒在那束光线中,毛菲才惊骇的捂紧嘴巴。

打架!有两个人在打架!

什么情况?这地库除了耿帅还有一人?

看着躺在地上的手电,毛菲小跑过去,拿起手电朝着摔倒声射过去。

赫然,真的是有两个人……

光线落在两人身上,一个人突然慌乱跑开了,磕磕绊绊。

光线落在耿帅身上,满身的泥泞和微红的嘴角让她脸色一紧,上前几步,“刚刚那个人是谁?你们为什么在这里打架?”

耿帅用手擦了一下嘴角,没有回答她,低头拾起一个黑色东西,那东西长方形,有手机的大小,他塞进口袋,看着毛菲欲言又止。

毛菲睁大眼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后者只是冷冷的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直到上了九楼,一个朝东一个朝西。

10

毛菲家的锁是密码锁,用指纹开启的,发生几次丢钥匙,忘钥匙在屋子里,她就果断把锁换了。

当她放下大拇指时,隐约间感觉有些粘稠,困惑间进了屋。

借着晨曦的灰光,一串泥泞脚印突兀出现在地板上……

那方向是去…… 卧室!

她立马感觉出那里不对劲,拿起鞋柜处一米的挂衣杆慢慢靠近里侧的卧室。

一步步靠近,只觉得后脊阵阵发凉,心没节奏的乱颤,越走腿越虚。

忽地,一个微胖的黑影赫然出现在眼前。

她立马后退做出防备,抖着嗓子问,“谁……谁在那?!”

“是我。”这声音两个月前她很熟悉。

毛菲长吁口气,结巴道,“你……你怎么进来的?”毛菲丝毫没有对他放下防备。

还是那句话,接下来每一个看到的男子都会成为她的怀疑对象。

“菲菲,别紧张,我这不是过来看看你嘛,这么大的汛情,你可还好?”

他说着掸着身上的土渍,“我想第一时间就来看看你,这不是水刚退嘛,对不起啊,睡醒才知道水没了,没等到天亮就过来了。”

毛菲撇他一眼,淡淡的说,“咱们……已经分手了,你以后不要来了,还有,你怎么进来的?”

李浩扫了一眼大门,“当然是从大门,难不成飞进来的?”

“你什么时候录了指纹了?我怎么不知道。”

“菲菲啊,别说这个了,以后我给你买别墅,这破地方咱不住了,你先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两天了。”

“什么?啧啧,破地方?这里有我妈妈的痕迹,我哪里也不去,更不会稀罕你的别墅,正经工作都没有,真会做梦。”她戏谑道。

“没有正经工作怎么了,我照样让你住大别墅,诶,我还真没给你开玩笑,告诉你,过不了多久,咱们搬家。”

他污浊的脏衣服一屁股坐去沙发上,毛菲嫌弃的白他一眼。

“你坐地上!”她气愤道。

“行,去给我弄点吃的,真要饿死了。”

他站起身苦楚着脸,瘪着嘴,可怜兮兮的模样。

毛菲白他一眼,这李浩长得还算有点姿色,一米八的海拔,纹理烫的发型真的很适合他,单眼皮但眼睛不小,颇有些韩国欧巴的味道,就是身材有点微胖,肉嘟嘟的。

看起来一副吃饱蹲的做派。

“吃的可以,我告诉你,我们已经分手了,没有直接说也是默认分手,吃了这顿饭你赶紧走,指纹我一会消掉,再不打招呼就来,我直接报警。”

她把挂衣杆丢去一边,表情严肃。

从电视柜的零食筐里给他拿几块面包,“现在停水停电停燃气,凑合吃吧,吃完赶紧走。”

李浩悻悻然接过面包,“有喝的吗?”

“没有!”

“你说分手就分手……不就是两月没……”

“闭嘴!不光是没联系的事,我们一点都不适合,希望这次是我们俩最后一次见面,现在就请出去!”

她连推带拉的给他翁出屋,狠狠的关上了门。

震的天花板都抖掉一层灰。

第一件事就是把指纹全部消了,然后把自己的录进去。

开门出去准备试一下却看到耿帅黑着脸走过来,还没等她开口,一个大掌拉着她进了屋子。

她慌张的赶紧左右找寻地上那挂衣杆,扫到后,拿起来红缨枪似的做防备状。

只见那男子顺着地上泥泞的脚印先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一副家主似的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黑着脸,冷冷询问,“刚才出去的是谁?”

毛菲,“……”

刚才是谁?刚才……李浩,是李浩,她两个月没联系的那男人,刚刚两人面对面说分手的男人。

不是,他干嘛问她?可知道,他这样冒然的闯入家里,礼貌吗?

“那个……”她哑然。

“是李浩吧?”

“……”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小说《暴雨之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