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秦言季月涵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看玄幻文,千万不要错过青灯语的《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又名我,九天女帝,竟被逆徒逼婚生子,主角是秦言季月涵。书中主要讲述了:季月涵看到画中女子的第一眼,便知这是秦言画得自己,那栩栩如生的画像,自然将她的美貌描绘无遗,这最多让她吃惊徒弟的才华,可当目光触及那一首情诗时,饶是早些天已经知晓情诗的内容,不知为何,光是看上第一眼时……

秦言季月涵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10章 季月涵离不开秦言 免费试读

季月涵看到画中女子的第一眼,便知这是秦言画得自己,那栩栩如生的画像,自然将她的美貌描绘无遗,这最多让她吃惊徒弟的才华,可当目光触及那一首情诗时,饶是早些天已经知晓情诗的内容,不知为何,光是看上第一眼时,她的神魂仿若受到了雕琢一般,每一个文字就好似刻在了她的神魂之上,令得她的心境,瞬间发生波澜壮阔的变化。

季月涵想从画卷移开目光,甚至都做不到…..文字内仿若暗藏神韵,让她捕捉到一丝大道韵泽,一股奇特的力量正对她强拉硬扯…..

除此之外,更让她粉颊羞红的是,耳边好似响起了秦言的声音,对她朗诵情诗的声音….将她的心神抓入另一片秘境,无法逃脱,心跳剧烈…..直到山洞内响起秦言关心的询问,打破了脑海中的幻音,她才茫然夺回理智。

“不许!”

季月涵出于下意识的动作,抬起玉手,一把就打开了秦言伸来的手。

秦言微微一愣,动作停滞,不敢再贸然上前。

“言儿….”季月涵抬起臻首看向秦言,俏脸微红,流露出一抹紧张,解释道:“为师不是故意打你的…..”

季月涵话还未完,便见秦言笑着摇头:“无碍的师父,只要你没事就好,刚才我还担心你脸怎么突然就这么红了。”

笑话,秦言岂能让季月涵再说下去?刚才在书画的加持下,他都没能摸到师父的脸,再就着此事谈下去,怕是会被季月涵指出自己刚才行为不端,并且保证以后绝不能如此,那他还怎么撩师父?

“为师没事….”季月涵轻咬朱唇,有些羞耻的低下头。

她不敢直接说出耳边响起秦言朗诵情诗的声音,毕竟这事她怎么说得出口,况且,之前那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她调整几天,好不容易才平复的心境,竟因为看一幅书画重蹈覆辙…..已在秦言面前失态,季月涵也不好什么都不说,只能道:“言儿,你这幅书画有问题….刚才我看着它,好像接触到了大道韵泽…..”

“大道韵泽?”秦言闻言,面露意外:“师父,大道韵泽是什么?”

秦言清楚神级书法书写的文字,带有神韵,能够直击人的内心,留下强烈的记忆,但对季月涵所说的‘大道韵泽’却是不解,也未曾从【神级书法】中得到相关信息。

“大道韵泽,可以说是修炼一途的天启,修炼便是证道的过程,而这个‘道’,便是通常所说的大道,修炼之源便是源于道,之所以说大道韵泽是修炼的天启,正因它属于道中精髓,简而言之,对修炼有着不可言喻的效果…..”

季月涵知无不言的向秦言解释着,这是曾经她历练千年收集到的信息,一般的修炼之人,大都不知大道韵泽的存在,甚至曾经,她也只是对大道韵泽稍有接触。

秦言亦神色认真的听着,全然没想到,自己竟利用【神级书法】写出了蕴含大道韵泽的文字,这究竟是巧合,还是神级书法本就蕴含这种能力?

秦言一时间还无法确定,不过他的心很坚定,现在是薅羊毛的时候,怎么能想其他事情呢,做事需专一。

“师父,那你多看几眼。”

“唔?哦…..”

秦言再次将画卷撑在季月涵面前,季月涵投去目光时有几分紧张,担心又像刚才一样失态,最后发现她多虑了,虽然看到那首情诗时,仍旧有几分心跳加速的感觉,但却没有了一开始那种对她强拉硬扯的力量。

即便如此,季月涵也不敢多看,这首情诗像是已经刻在她脑子里,让她不住地胡思乱想,粉颊再次滚烫起来,不敢抬眸来看秦言…..莫名的想要逃避。

而秦言亦没有闲着,先前第一次让季月涵看画卷时,系统的声音就在大脑响起,直接获得了2000芳心值。再次让季月涵看画卷后,系统的声音也是响起,又获得200芳心值,摇身一变,他现在的芳心值已经达到2500,似乎一下子就回本了,而且日后还有长远收益,季月涵每每想起情诗,他都算撩动师父,都会获得芳心值…..

“言儿,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了。”片刻后,季月涵摇摇头,“似乎只有那么一下子强烈的大道韵泽,现在已是微乎其微,难以捕捉…..”

秦言沉思片刻,旋即露出一抹笑容:“师父,我曾经跟某位大师学过书法,难道是因为我向他学的书法中,蕴含大道韵泽?”

季月涵下意识看向那几行秀美的文字,笔饱墨酣,如此赏心悦目的字体,让人一眼便觉得出自大家之手。

听闻秦言跟随某位大师学过书法后,季月涵更是没有怀疑,反而恍然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一些强者确实会将实力以某种形式转化出来,最常见的有剑法、琴技,书法并非没有,言儿,先前的大道韵泽,或许真是源于你所学的书法,也或许是这书法与你的无妄圣体有关,能够产生大道韵泽…..”

听到季月涵这样说,秦言暗自笑了笑。

“既然如此,师父,那我以后再写些给你。”秦言一本正经道,“如果书法中真蕴含大道韵泽,对咱们师徒的修炼就有帮助,即便没有,那也能验证真假。”

“嗯。”季月涵微微颔首,略微有些期待,但下一刻,她心中又生出紧张,抬头道:“言儿,你打算写什么?”

“emmm…..”秦言故作深思,停顿片刻,而后才道:“还是情诗吧,毕竟是情诗让师父感受到大道韵泽的,其他的不一定有效。”

“情诗….可言儿,我们是师徒啊…..”季月涵不由得握起玉手,她之所以询问,便是担心秦言再写情诗,一首情诗都将她弄得心乱如麻,岂敢再让秦言给自己写?

“谁说师徒就不能写情诗了?”秦言反问,“师父,在大道韵泽的面前,难道我们不应该先放下师徒这肤浅的关系吗?”

“…..”

季月涵红着俏脸,一副不可思议的看向秦言,“师徒关系…..肤浅吗?”

这明明是很正经、庄严的关系,可秦言却说得理直气壮。

正因为秦言一副理直气壮,眼神中透出的坚定,让季月涵突然有些怀疑,难道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可师徒之间,徒弟给师父写情诗这种事,不应该所有人都认为越线么…..卑微的季月涵,似乎已经忘记,她可以用曾经冰冷的态度一口回绝秦言,谁让秦言现在在她眼中是一个充满孝心,尊师重道的好徒弟呢,她已无法再用不近人情的方式对待如此尊师重道的徒弟了。

就连情诗这种事,也想着与秦言商量。

而秦言也很清楚季月涵的心理,这时候,肯定不能从正面开导,劝说她接受情诗一事,这个傻傻的师父,总是喜欢在被虐时才懂得珍惜,于是,秦言便不按套路出牌:“师父,我仔细想了想,给你写情诗这一行为,似乎的确不太合适。”

“言儿….”季月涵惊喜的抬起头,凤眸中透出几分欣慰,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笑容。

但就在下一刻,却听秦言又道:“情诗比较特殊,一般是两情相悦,男女之间互诉衷肠的方式,搁在咱们师徒身上,确实颇有不适,就算我给小瑶写情诗,那也要比给师父写情诗合理,如果我以后真想写情诗消遣,我看还是写给小瑶吧!”

此话一出,当即给了欣喜不已的季月涵当头一棒,让她莫名心中一紧,迅速出声:“不行,你不能给她写!”

叮!

“恭喜宿主,让师父吃醋,奖励200芳心值,累计2700芳心值。”

听到系统的声音,秦言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弧度,转瞬即逝,继而诧异的看向季月涵:“为什么啊师父?”

“她….她….”季月涵握起粉拳,眼神躲闪:“你也说那是情侣间的方式,可小瑶是你妹妹,你怎么能给她写?”

秦言面含轻笑,不急不慢道:“师父,正因为我们是兄妹,感情真挚,又并非普通的男女关系,所以我给妹妹写些情诗欣赏怎么了?再说只是欣赏,又没什么。”

季月涵隐隐鼓起小嘴,两只玉手紧紧的握着,胸脯浮动,好似极为委屈一般。秦言一时看呆了眼,全然没想到师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太想抱起来亲亲了。

以往,季月涵大多是一副高冷,恐怕连她也想不到,自己竟会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不然肯定会羞死的。

下一刻,季月涵心中像是下定主意,深吸口气道:“言儿,你还是给我写吧,我也能欣赏。”

“啊?这….师父,这不好吧?”秦言故作吃惊,茶里茶气地道:“我们可是师徒啊!”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又让秦言获得200芳心值。

季月涵粉颊嫣红,眼神躲闪道:“没什么不好的,反正我们是师徒,为师欣赏一下你的才华而已,又不是真的,再说,这也是为了大道韵泽,我们可以先把肤浅的师徒界限放一放。”

季月涵傻傻的狡辩着,浑然不知,她早已被逆徒牵着鼻子走,原本是该秦言开导她的,结果却成了她反过来开导秦言。而逆徒秦言,却还不打算就此罢手,他不知羞耻的表现出为难之色:“可师父,我觉得这样终究不太好,像是我贪图你的美貌一样…..”

季月涵神色复杂,一时语凝,心想自己都这样说了,言儿怎么还说不好。

可秦言的话,却让她生出一种教坏徒弟的感觉,像是她才不注重师徒间的界限…..更是生出了放弃的念头。

就在这时,早有所料的秦言,再次出声:“不过,师父救下我的命,待我如此之好,仔细一想,即便被人误会喜欢师父,给师父写一辈子情诗又何妨呢?只要师父不讨厌,那我甚至还想喜欢师父呢。”

仗着本身俊美、青涩的脸庞,秦言脸上露出一副‘我根本不懂男女之情,只懂师父对我好’的样子,浑然让人想不到这是一个想冲师的逆徒。

“言儿…..”

季月涵打住到嘴边的话,内心涌过一股暖流,能感受出秦言此言,主要是感激她救了他,感动之余,这句话,自然也让季月涵感受到了一丝男女之情的味道。

不过,男女之情却被隐藏在感激之情下,季月涵虽然有所感受,可面对徒弟对自己的感激,她自然不能出言矫正,不光是破坏气氛,同时,她也担心秦言原本没有这个意思,反倒自己的提醒,添油加醋,将事情朝不妙的方向推进。

这一切,自然都是秦言的苦心设计,内心洋洋得意。

现在季月涵已经不太排斥他的话了,虽然有前段时间他故意向季月涵施压,让季月涵误以为自己太过敏感的缘故,但也不可否认,季月涵对他也接受了些。

而通过系统,秦言也无比清楚,季月涵对男女之情虽极为抗拒,却并非真的无感,相反还会吃醋,甚至可以说,季月涵对秦言并非是不喜欢,只是不愿表现出来。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秦言更不急于求成,想让季月涵这样的女人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确定好写情诗后,秦言也就离开了。

离开时,不忘将画卷留给季月涵,以便助她早日抛去对男女之事的抗拒。

秦言离开后,季月涵再打开了画卷,玉指摩擦着宣纸上入木三分的秀美字体,每一个字都好像实体,在她的心头来回跃动,她绝色的娇容已难复冰冷,余着趋之不散的害羞与笑意:“言儿的字真好看,和人一样…..”

“不对,我这是…..”季月涵再次发现自己不对劲,一把合上画卷起身,秀眉紧蹙道:“跟言儿在一起,总会把我弄得心神不定…..这样不行,我要去杀些人冷静一下!”

咻!

一道白衣身影跃下山峰,手中提着的不再是画卷,而是利剑,也不知哪些正干坏事,或欲干坏事的顽徒们,将会遇见这位欲求冷静,而匡扶正义的九天女帝…..

另一边,秦言脸上一直露着轻笑,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不断响起,他打开商城一看,芳心值已是达到4000。

“今天师父的心境改变真大,照这样下去,怕不是早晚会爱上我。”秦言摇头一笑,继续审视着人物面板。

宿主:秦言

境界:洪体境六重

芳心值:4000

系统商城:开启

功法:拔剑斩、九天诀、万物横推

技能:神级厨艺、神级琴艺、神级书法、神级画艺

物品栏:银剑,烧红的棍子

秦言对季月涵的行为,无非出于两个目的,一是真心喜欢季月涵,二则是为了薅羊毛,而薅羊毛又是为修炼准备,现今有4000芳心值,秦言自然要做点什么。

回到屋内,秦言的目光依旧扫着一栏栏物品,一时难以抉择,好的太贵,便宜的却不太感兴趣,于是,秦言想起一事:“系统,你能抽奖不?”

“不能!”

系统回答的很干脆。

秦言抱怨道:“别的系统都能抽奖,你怎么就不能?”

纵观网文十余载的他,虽不敢自称书虫,但对系统多少有些听闻,系统自带抽奖功能,这不是很常见吗?

“别的宿主都很正经,可你却很无耻,本系统不能抽奖又如何?”

“…..”秦言嘴角抽了下,反驳道:“我一没勾三搭四,二没虚情假意,对师父也是真心喜欢,哪里无耻了?不这样做她怎么接受我?”

“你可以当舔苟啊,或许也能俘获师父芳心。”

“你妹的…..我命由我不由天!”

“你命油你不油天!”

秦言放弃了抽奖,最后又扫一番商城,随意兑换了一些小物件,继续留存剩余的芳心值,其他技能暂且还用不到。

至于情诗之事,秦言也不着急,这关于才华的东西不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既会暴露他文抄公的身份,又不足以彰显他对此事的重视。

简而言之,隔几天再给季月涵写情诗最好。

时间一晃到了深夜。

这晚,不知为何,秦言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兴许是做好一桌子佳肴,却没见季月涵的缘故…..就在他极力想要入睡之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

“言儿。”

声音悦耳清脆,熟悉的清冷感,令得秦言登时提起精神。

门外正是季月涵的声音,不同于白日里的柔和,又恢复了曾经的清冷语调。

这不影响秦言依旧觉得好听,从床上翻下来便赶忙开门,同时心中狐疑,不敢置信季月涵竟然大晚上的来敲他门….这是要送师吗?

打开门,借着皎洁的月光,一张国色天香的娇容映入眼帘,秦言的余光俯下,轻扫了季月涵的玉腿一眼,白皙光滑,玉肌紧致。

继而,秦言抬头道:“师父,你怎么这时候来找我了?”

面对恢复以往冰冷表情的季月涵,秦言虽不知发生了什么,出于谨慎,他没有为芳心值而展开其他行动,只是一副正经的询问。

季月涵只是让秦言跟自己走,半路上才道明缘由,原来是秦家、叶家的人在追查秦言下落,势头比之当日更甚,都已追查到五毒门附近。

季月涵已经将那批人杀了大半,也问出他们心急如焚的原因,得知了关于老鬼去到鼎城的事宜,并把这些告诉了秦言。

秦言略感吃惊,同时又有几分宽心,替身体的前主宽心,父母并没有出意外才消失,相反,还有很大的背景,过得不错。

“言儿,你会去找你的父母吗?”季月涵突然询问,并未转头看向秦言。

秦言则扭头看向她,虽是一副不亲民的高冷神情,但却从她凤眸中看出几分担忧。倘若秦言决定去寻父母,他们的师徒关系恐怕也会改变,她之前所幻想的,师徒二人共赴九天神域,肯定也无法做到,毕竟秦言已身有牵挂。

秦言虽不知九天神域什么的,但却很清楚,这时候,如果他假以去寻父母之由欺骗季月涵,事后再反悔,肯定能从季月涵身上获取很多芳心值…..

不过,秦言却不打算这样做,因为他能感受到季月涵询问时的紧张和认真,曾经欺骗季月涵获取芳心值,秦言不光只是为了芳心值,更想改变季月涵对自己的态度,所以单纯的以欺骗来薅羊毛,并且是在这种大事上,秦言并不想做。

“师父,我说过,仇我要亲手来报,不想借助你的力量,也不想借助父母的力量。”秦言语气真挚,“况且我也不小了,不再是一个只能待在父母身边的孩子,不用去找他们。”

季月涵柳眉微动,眸中透出几分高兴,可理智还是驱使着她说:“如果你不去找他们,他们应该会担心你的…..”

“只用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就好,再说,我一时也不知该去哪里找他们不是?”秦言笑了笑,“师父,你就这么想让我走?”

“我…..”

季月涵小嘴微张,想要否认,可最终不知从何说起。

秦言也没有逼着她说,很清楚季月涵的不善言辞,她脸上浮出的羞红,便是对秦言最好的回应。秦言目光俯下,内心有些躁动想牵起季月涵的手,但想了想,最后还是罢了,以免季月涵再出于潜意识的动作甩开他,破坏氛围。

秦言悄悄打开商城,刚才没注意听系统的声音,想看看刚才获得了多少芳心值,这一看,他当即倒吸一口凉气:“6600….直接搞了3000芳心值?”

全然没有去撩季月涵,却是突然获得巨额芳心值,秦言一时瞠目结舌,同时也知晓了,季月涵虽然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可在得知自己不去找父母后,心情波动应该很大、很开心。

他还是低估了季月涵询问时的重视,也好在没有选择欺骗,不然该多伤季月涵的心啊!

“师父,以后咱们两个不会分开的,永远都会在一起。”秦言笑着补充道。

闻言,季月涵偷偷抿了一下朱唇,眼神虽没有看向秦言,亦没有开口答应或是拒绝,可她朝一旁投去目光躲避的动作,却不可置否的证明了她的态度。

很快,二人来至一处山坡,朝下方山脉望去,几个被捆绑在树干的身影映入眼帘,他们都已被季月涵挑断手脚筋,丧失修为,所以被绑在树干也逃脱不了。

附近还躺着近二十具尸体,皆是秦、叶两家的强者,这还只是朝这个方向寻来的一部分人,可想而知,秦、叶两家追杀秦言的决心。

“师父,你怎么发现他们的?”秦言道出困惑。

“我….为师出来想杀几只妖物,碰巧就遇到他们了。”

季月涵强壮镇定,其实她是因为老想着秦言,心乱如麻,无法静下心修炼,便下山惩恶扬善,想静一静心才遇到的这些人。

秦言没有怀疑,只是觉得巧合。

很快,二人来至那群被绑在树干人的前方,一共有五个活口,季月涵特意留下这些人,用来给秦言发泄仇恨。

秦言投去目光,又扫了地上的尸体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大人物’,就在这时,他余光瞥见树干后方的一道身影:“嗯?”

秦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抬腿移到后方,果不其然,正是他记忆中那名青年,叶昊。

除了叶璇灵外,这位叶家最具潜力,且最受重视的后辈!

叶昊瞧见秦言,亦是一副惊恐,可手脚筋被挑断的他,自然没办法做出任何行动,只是愤怒的盯着秦言:“秦言…..”

秦言望着叶昊的眼神趋向森冷,记忆中的屈辱再次苏醒,当日叶昊一脚将他踹飞三四丈远,狼狈无比,这股记忆,让秦言不禁愤怒地皱起眉头。

下一刻,秦言看向季月涵道:“只有这一人对我有用,其余人杀了吧。”

“哦。”

季月涵微微颔首,手起剑落,径直将四人的脑袋削掉,干脆利索,杀人就如割草一般随意自在,丝毫不拖泥带水。

似乎连季月涵也没注意,秦言指挥她杀人,她竟是没有片刻的迟疑,全然听徒弟的话行事。杀完人,当季月涵目光再转到秦言身上时,冰冷的神色才舒缓几分,露出一抹柔和。

“秦言…..你想对我做什么?”叶昊死死盯着秦言,愤怒之中透着恐惧,此时已不敢再说替弟弟报仇的话,因为已是自身难保。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几分像从前?”

秦言冷笑一声,站在叶昊身前,隔着半丈的距离。

叶昊眼皮跳动,自是能感受出秦言的挑衅,不由得咬了咬牙,不久前他高高在上的碾压,甚至不远多看上一眼的废物…..如今却威风八面地站在他面前,甚至还掌握着他的生杀大权….

叶昊内心不忿之际,更有一股恐惧盘绕心头,出声道:“秦言,你杀我这么多兄弟,杀了我们叶家、秦家这么多人…..你还想怎样?”

闻言,秦言嗤笑一声:“现在学会讲道理了?晚了。”

话落,秦言不再给叶昊多言的机会,一把扯断树干上的绳索。也不打算直接杀了叶昊,而是把绳索捆个圈,套在他的脖子上,不顾叶昊的哀嚎,强行拖着他朝一个方向走去。

鼎城!

远处的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朝阳欲升,坐守城门的数人,纷纷打了个哈欠,准备打开城门,回去休息。

就在这时,前方出现的人影,让他们心神一震。

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10章 季月涵离不开秦言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