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吴彩薇林水生小说在线阅读

主人公叫吴彩薇林水生的火爆新书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是由网络作者洛水畔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简介:柳父两三岁时,胡家元带着柳家赠送的大笔银子以及仆人赶考,谁知这一去不复返,柳家派了多人寻找无果。所有人都认为胡家元死了,劝她改嫁,或者再招一个,柳家小姐却不愿放弃,一边教养柳清,一边继续找人。大概过了…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吴彩薇林水生小说在线阅读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第5章 独女(5)

柳父两三岁时,胡家元带着柳家赠送的大笔银子以及仆人赶考,谁知这一去不复返,柳家派了多人寻找无果。

所有人都认为胡家元死了,劝她改嫁,或者再招一个,柳家小姐却不愿放弃,一边教养柳清,一边继续找人。

大概过了两三年,胡家元却突然回来了。

本来人们还觉得柳小姐这是苦尽甘来了,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扁妻为妾的文书。

原来胡家元在府城机缘巧合之下和高官家的千金结识,因为人长得好,行为举止又斯文,被那小姐看上,当打听他是否有婚配的时候,他撒了个谎,说自己还未婚配,并收买了仆人,让他守口如瓶。

就这样他如愿以偿的抱得美人归,并在考取进士后,有岳父家的打点顺利谋得好差事。

本来他岳父是怎么也看不上一个穷秀才的,但他夫人也就是张小姐,因着前两次定亲,还没过门,未婚夫就病逝了,坊间传闻她克夫,找不着好婚事,到府城亲戚家也是为了解决婚事,又怕嫁去之后听到传言嫌弃她,所以想着低嫁,张父亲自考核,确定有真才实学,能够考中进士,多方考量之下才同意。

过了一年又为他生了个儿子,胡家元是走路都带风,看着对他阿谀奉承的人,深深的觉得当初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若是不娶官家小姐,自己也可能和同窗一样,考中进士,被发配到偏僻的小县城,当个小县令,上面没人,政绩被抢,升官不易。

这有靠山和没靠山就是不一样,他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成了正六品,有很多人到致士也仅此而已。

本以为就会这样顺顺利利的过下去,谁知柳家没完没了,他都消失了这么久,还在不停地找人,柳家的仆人在一家酒楼打听的时候,被张小姐身边的仆人听见了,回来说了自己的猜想。

遇到这样的事情,张小姐没有声张,想先将事情调查清楚,派人前往胡家元的祖籍,这一查不得了,别说早已娶妻生子了,就连他口中已逝的父母都还健在,这么大的事,张小姐做不了主,赶紧给父亲写信。

张父狠狠发了一次怒,木已成舟,即使再生气,还是想办法替他遮掩,却再也不敢重用了,一个人连自己的父母兄弟都可以抛弃的人,再怎么捂也不能捂热他的心。

当时柳父已经6岁,什么事情都记得,他清楚的记得当时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外公外婆愁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当时二老就让母亲合离,可是母亲舍不得胡家元,她觉得夫君是身不由己,自己一个商户女,不能给他任何帮助,是自己的错。更何况儿子都这么大了,不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也会对她多加照顾。

外公外婆坚决不同意,可是母亲铁了心要跟着他去,为此爷爷奶奶发了好大的火,气病了。

可是爱情战胜了一切,确切说是柳小姐的单相思战胜了一切,结实实的给柳家两位老人磕了几个头,就带着柳清回到了胡家。

因为是独女,柳家夫妇又视她如宝,尽管孩子都这么大了,她依旧单纯如初,进胡府前,她觉得顶多就是不受宠,能陪在胡家元身边,天天看到他就行了。

谁知进了胡府,连胡家元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扔到一个偏僻的小院,只有来时跟着的贴身丫鬟伺候他们,院子外面有婆子把手,等于是变相的软禁。

开始一日三餐还按时送到,夫人的不喜,老爷的不在意,下人们的怠慢,伙食就越来越差,送来的也越来越晚,甚至有时候都是凉的。

柳家小姐吵过闹过,可是进了后宅就是夫人的天下,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每次闹过之后,吃穿用度更差。

这个时候柳家小姐才后悔了,人见不着,行动受限,缺衣少食,连父母也不能相见,两年后郁郁而终。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进胡府不久,柳家夫妇也相继病逝,而胡家元这个唯一的女婿顺理成章的接手了柳家的财产,真可谓吃人不吐骨头。

柳家小姐去世后,就留下柳清和那个贴身丫鬟相依为命,没有菜吃,他们就在院子里开地,买通婆子拿到菜籽,自己种,没有粮食,偷偷爬狗洞,当柳家小姐进胡府时带的东西,买粮食,不知道多少次夜里发烧,没有大夫,没有药,他都以为自己挺不过去了,结果顽强地活了下来,日子清苦,没几年,一场病丫鬟也离开了。

他以为自己一辈子就会被关在这小小的院子里,过着吃了上一顿没下一顿的日子,十二岁那年,小院被打开,那个只在记忆里见过一次面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将他全身上下打量一遍,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走了。

没多久他被就被送到外边的书院读书,跟着他去的只有新买来的书童,还有包袱里多出来的几十两银子和几套衣衫。

柳清很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虽然他是在班里年纪最大,启蒙最晚,但他是最努力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他就考上了秀才。

第一次他从正门进入了胡家,夫人的冷漠,弟弟的仇视,祖母的惋惜,胡家元的漠不关心,仆人的不尽心,昭示对他的不喜,但好在没有人再限制他的自由。

他以为日子就要继续这样进行下去的时候,却突然得知自己多了一个未婚妻,曾经午夜梦回时,他也想过要找一个琴瑟和鸣的女子共度一生,不纳妾,只要她敬重他,他就护他一生。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他知道婚事自己做不了主,而父亲和夫人订的婚事他也不抱任何期待。

生活依然继续,他为三年后的考举人做准备,这是他唯一翻身的机会,当年父亲不就是因为考上了进士而辜负了母亲吗?自古以来官比民大,只有当了官,才不会任人欺负。

柳父十七岁时,柳母进了门,当掀开盖头,看到长相平平内向害羞的柳母时,柳父松了一口气,不怕柳母长相平平,不怕她懦弱内向,只要她懂礼就行。

其实他多虑了,不给他找泼辣无礼之人,是因为夫人不想给胡家招祸,不想让庶子媳妇和自己对着干,不想让他和儿子争家产。

柳母进门后,夫人就想着法的整治她,无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都雷打不动地在院子门口站一个时辰,然后才伺候她梳洗。

柳母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疼,柳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每天回去后都安慰柳母,让她再忍忍,等自己考上功名,就没人敢欺负他了。

柳母看着读书更加用功的夫君,觉得苦难的尽头是希望。

但日子不是你想平静,它就平静的,接下来的一系列打击,让柳父彻底丧失了斗志。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