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林弦林檀熙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失乐园的终末曲无弹窗无删减)

经典热门小说《失乐园的终末曲》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析祈的代表作,这本书主角是林弦林檀熙。简介:蓝星。深冬一月,时间刚过六点,天幕已经被黑暗淹没,不见星空。寒风凛冽,摆动一缕发梢,抽打在林弦稚嫩并俊秀的脸上。他站在大厦天台的边缘,凝视着下方的绚丽霓虹,而后闭上眼睛,将双臂伸展开来,身体一点点向前…

林弦林檀熙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失乐园的终末曲无弹窗无删减)

《失乐园的终末曲》第1章 林弦

蓝星。

深冬一月,时间刚过六点,天幕已经被黑暗淹没,不见星空。

寒风凛冽,摆动一缕发梢,抽打在林弦稚嫩并俊秀的脸上。

他站在大厦天台的边缘,凝视着下方的绚丽霓虹,而后闭上眼睛,将双臂伸展开来,身体一点点向前倾斜。

铃铃铃!!!

电话铃声忽然从衣兜内响起,他迅速睁开眼,一手抓住栏杆用力将自己拉回来。

站稳后,他深吸口气,安抚自己冷静下来,拿出已经有些生锈的诺基亚接下电话。

在这科技发达的现代,这种板砖机连大部分老人都已不用了,毕竟反应慢、说话带磁音、除了声音大点和能拿来开核桃外,其他方面完全比不上当代智能机。

很快,对面传来清脆的女声:

“喂?请问是林弦先生吗?我是银行的账户人员,经核实,你的信用卡在昨日共消费50万,请问是你本人使用的吗?”

闻言,林弦一脸茫然,头顶跳出三个“?”

这诈骗电话这么没水准的吗?按理说他现在才9岁,知道个名字就上来诈骗了?

一键打开免提,将音量调到最大后他对着音源开口道:“你刚说了什么?抱歉我没听清,能再讲一遍吗”

对面语气并没有不耐烦的意思,耐心重复道:

“我说,我是银行的账户人员,经核实,你的信用卡在昨日共消费50万,请问是你本人吗?”

林弦先是一愣,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露出怪异的表情,还有点想抠个鼻屎,淡淡道:“嗯,是我怎么了。”

“既然不是你本人,那么……”

说着,对面忽然一顿,然后没了声。

气氛逐渐安静下来,只余下手机屏幕里的通话时长一秒一秒地增加着。

“你就吹吧你。”

那边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林弦黑着张脸,眼角瞥过下方一眼,长叹口气,喷出一团白雾,离开了天台,走之前还嘀咕一声:“怎么每次都有人来打搅我,不知道打扰人自杀很不礼貌吗。”

抑郁的气氛被人搅黄,他也没心情自杀了,刚一下电梯,手机铃又响起。

他眉头一皱,将它拿出,当看到电话号码后立马舒展开来,露出淡淡的微笑。

按下绿键接通,一道甜美的娇声传来,语气不满:“哥!我肚子饿了!”

闻言,他不禁面露无奈,柔声道:“不是跟你说了我今天回来会有点晚吗?饿了就……”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要嘛,你答应过我今晚买方便面的。”

电话那边一口回绝,同时还不忘撒个娇。

林弦这才回想起来,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自己确实答应过她,不过他能不能回去都还是两说,所以很快就自动忘记了。

“行吧行吧,那你待在家看电视,好好等我回来,别乱跑哦。”

“好哒!”

那边一声应下,还不等他说些其他的便挂断了电话。

收回手机,摩擦着冻硬的手哈出几口热气,脸上通红一片,穿着略显单薄的皮袄独步行走在街道上,一米四的身躯越显瘦小,与钢铁林立的荆棘丛相违和。

他绕过近道,驶向另一边的远路,走到一家熟悉的零食坊门口后停下,看了看支在门口的昭示牌,他从兜里扯出一团皱巴巴的纸巾,抹掉淌下来的鼻涕方才进入。

自家附近倒不是没有便利店,但通常眼前这种地方的物价会比市场价低上一点,所以他也就不嫌远,

小个子一进来,店员李琛便探出柜台,冲他咧嘴笑道:“林小子又来了啊,檀熙的嘴最近是不是有点太馋了点?”

林弦也对他笑了笑,:“是啊,毕竟是小孩子嘛,难免会有这种时候。”

熟练的走到货物架下,伸手踮起脚尖,由于个子太矮,够不着上面的包装泡面。

于是走进杂物室搬来最近的一条凳子,脱下鞋赤脚踩上去,然后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

膝盖还没站直他的腰就被一双大手托住,轻轻地放回地上。

“还有脸说别人,你自己不也是小鬼吗?”李琛笑着,抬手拿下一包,走回柜台扫过一码,递给他,顺带补充了句,“虽然你有时不太像就是了。”

林弦穿上鞋说了声谢谢,接过红色袋包,刚拉开裤拉链手腕就被一把握住。

“要不这点钱就免了吧,你们兄妹俩也挺不容易的,还有你这头发,找个时间让王婶帮你剪掉得了。”

李琛松开手,把玩着他乌黑发亮带点油腻的头发,发梢已经垂落到了肩头,平时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

“用他人对可怜事物的同情心来获利,这种事我干不出来。”

林弦稚脸灿烂一笑,摇摇头,还是拿出来两枚一元硬币放在玻璃柜上,不等他拒绝便抱着泡面跑出了店门。

看着那道瘦小的背影渐行远去,李琛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叹了口气摇摇头。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说你还是个小鬼啊。”

对于他来说可能这种恩惠只是举手之劳,但林弦却不会这么认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并不愿意接受外人的施舍,他讨厌欠下人情,那是还起来最麻烦的东西,正因为那很麻烦,所以他讨厌,仅此而已。

就在他刚出门,走到马路灯下时,剧烈的风声呼啸而过,林弦蜷缩起上半身打着冷颤,一点纯白落到鼻尖。

他明亮的双眸眨巴两下,雪花便融化成了水渍。

仰头看去,漫天鹅毛飘摇落下,在昏黄的路灯光中翩翩飞舞,映入其瞳孔,极尽绚烂。

林弦眼中毫无波澜,这种风景看一两次也许会被迷住,但若是习惯的话就会感到视觉疲劳了。

用力抽了抽发红的鼻梁,鼻孔喷出两团云雾翻涌在脸颊上,抱着方便面的手缩紧了些许,然后快步朝家跑去,只留下一行淡淡的脚印,很快就被雪花淹没。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