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求快穿,他太难追了小说免费资源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苦姜的一本书《快穿,他太难追了》 ,主角是石莞洛尧。书中主要讲述了:“石娘子,我,我…”“叫我莞莞。”她抓住他欲退缩的手,展开,与他十指紧扣,心中紧张,他要是再次拒绝,她还有勇气吗,大概是有的吧,毕竟她多么喜欢他啊。从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就再也不属于她,奈何……

求快穿,他太难追了小说免费资源

《快穿,他太难追了》第9章 倒霉穷书生X妖艳酒馆老板娘(9) 免费试读

“石娘子,我,我…”

“叫我莞莞。”她抓住他欲退缩的手,展开,与他十指紧扣,心中紧张,他要是再次拒绝,她还有勇气吗,大概是有的吧,毕竟她多么喜欢他啊。

从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就再也不属于她,奈何桥上的孤魂野鬼再也不能让她烦躁,盛汤的手开始颤抖,眼里心里都是他朝她走来的模样,俊朗丰神,清清冷冷。

洛尧心中挣扎,眼里的光暗了又亮,他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他前半生从来没有体验过,像是扼住了他的整个心神,为她牵绕,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极其讨厌。

“对不…”“小姐,前面出事了。”

刚想说拒绝的话,秋月的着急的声音将其打断,石莞抬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有些泄气地往外跑去。

定定地注视着空了的手掌,他握紧拳头,似想要抓住些什么,闭眼,长卷的睫毛不断地颤动,终是长叹一口气,起身望着一片凌乱的床榻,呼吸乱了一瞬。

天色不知何时转阴,沉沉的积云坠在半空,不知何时落下,形成连绵冷冽的雨。

眼前的秋月眼里的焦虑宛如实质,她拉住石莞地手臂,就要急急往前方酒馆跑去。

“冷静,前面到底什么情况?”石莞脸色不愉,在最重要的时候被打断,未能全听到那句拒绝之词,她不知是该庆幸还是不幸,一边快步向外走去,心里沉甸甸地压抑,似那层层积云,急需一个爆发点。

“有几个大汉来喝酒,都快喝完了才说我们的酒不纯,小二上前理论,但他们不讲理,打了小二还砸起店来了。”

秋月小步跑着跟上她的步伐,利落地将整件事道清楚。

“那就是来闹事了。”她在酒馆后门止步,平复呼吸,狭长的眼眸中带着厉色,一把推开门,朝里面看去。

只见四五个身材彪悍的大汉,在店里肆意地打砸,小二看上去奄奄一息地躺在一地碎片中,桌椅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

此时他们有几个现在正围在柜台后方屯酒处,拿着长凳玩儿似的砸着酒坛,其中一个裹着黑色头巾的魁梧男人,左脸一道狭长的疤从眼角一直到嘴边,他正坐在店内唯一的桌子上,脚下踩着一个伙计的背,一边喝着酒,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他们砸店,时不时还骂几句。

“你们老板娘呢?怎么,卖假酒,不敢出来了啊?”他踢了那个伙计一脚,从桌上下来,侧眼眯见一身红衣,头发微散的石莞,打量一番后,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哟,这小娘子不错,来,跟了爷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啊。”他向她走来。

石莞嘴角上扬,端着一副妖娆惑人的模样也向他走去,站在他前方几步,她斜看还在砸的几个大汉,似乎是不开心地努了努嘴。

“不知小娘子怎么得罪各位了,要如此砸我的店?”

“哟,原来小娘子就是老板啊,这都是误会啊,我这就叫他们停手,”刀疤男人搓搓手,吩咐后上前欲搂住她。

石莞一个轻移,避开了他的动作,发间地玉簪却撑不住,掉落下来,“既然是误会,那么我们就好好解决,你说是吗?”

“是是是,小娘子说得对。”他一脸色眯眯地弯腰捡起玉簪,放在鼻尖细闻,做出一副沉醉的样子。

慢了几步过来的洛尧,就看到这一幕,他眉间稍微皱紧,盯着那玉簪,心间被堵住一样难受,正待去抢回,就听到一个男声,他脚步一顿。

“你们光天化日砸店,还有王法吗?”

石莞正想说好好解决,店门口不远处围了一圈看好事的百姓,她可不能用法诀,却听到这样一声“正义”的话语。

一个头戴金冠身穿紫色锦袍的男人大步跨进店门口,一脸正义凛然,拿着纸扇指着带疤男人就开始谴责,“如此欺负一个弱女子,就是大丈夫所为?”

洛尧也未曾想到竟然是朱盛,他怎么会来县城,而他的话语看似正义,却会激发他们的逆反心,他忍不住上前,走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腰,明显感觉到她整个人似乎软化一些在他怀里,他轻轻松了口气。

石莞在他们惊讶的眼神中倚在洛尧怀里,难得他会上前,而她也认出那个人来了,不知他为何意,来这样坑她,本以为带疤男人会暴起,像揍小二一样揍他一顿,却没想到的是。

刀疤男人竟然连连作揖道歉,飞快地带着一众小弟立马就出去了。

这……

石莞看向洛尧,两人面面相觑,不懂为何。

“石娘子,这厢有礼了,不过石娘子跟洛秀才是?”朱盛眼里明显带着怒火,但还是作揖,语气中客气有序。

“感谢朱公子的相助,店内正需整理,就不招待了。”

不予理会,她说完即指挥伙计把小二带到房间,请大夫,收拾酒馆,所有一气呵成,而两个男人就在一地狼藉中狠狠瞪视对方。

石莞坐于一旁,细细回想刚刚的事,总感觉不太对劲,她来这边时间尚短,酒馆经营也较随心,不太在乎盈利方面,应该不太会得罪人,不过看着前面的朱盛,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翻手掐了个诀,等待小鬼的过来时,他们两人动了。

洛尧深深望了她一眼,低头离去,而朱盛腆着一张势在必得的脸凑到她身边。

“石娘子,这酒馆既已毁,不如跟我去府城。”

“去府城,那我没有相识的人,去做什么啊?”石莞打量着微长的指甲,放在嘴边轻轻啃咬,端着一副妖娆不自觉的模样。

“有我啊,我怎么着都会帮石娘子的。”他说着,手伸过来就想摸她正啃咬指甲的手,脸上带着淫邪的笑容。

“谢了,但不必了。”确定他不会再回来了,她也懒得跟这种人磨,快速起身,她眼中带着寒气,召唤的小鬼到现在还不来,是怎么回事。

不理会他因不稳而摔地上的呼叫,她快步向后院寝室走去。

“接我号令,速速前来。”

几次召唤,一次未成,她眼中的寒意越来越甚。

“咳”

“白无常,你怎么来了?”听到咳嗽声的石莞抬头,只见全身通白的白无常站在她面前,手里还拘着一只水鬼。

“孟婆托我来跟你说下,你既已为凡人,就该遵守凡间的规矩,禁用法术法诀,切记。”

“那我今天召唤不出小鬼就是被禁了啊。”原来如此,她总算知晓了,这一下午光为这个烦心了,秋月他们还以为是她因酒馆被砸了才烦心呢。

“恩,你好自为之。”说完,他如烟飘去。

小说《快穿,他太难追了》第9章 倒霉穷书生X妖艳酒馆老板娘(9)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