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泠月黑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无敌小山楂的一本书《渡灵记》 ,主角是泠月黑霜。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处陈旧的老屋还燃着灯火,一丛鲜嫩的迎春花挂满窗棂,汪大人正伏在案上奋笔疾书。纸上字字珠玑,通篇皆是以汪碧玉的死而起,以邱洛的薄情寡义而终。他要造势,用汪碧玉的性命作为证明,证明新君德行有亏。春日的晚……

泠月黑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渡灵记》 免费试读

一处陈旧的老屋还燃着灯火,一丛鲜嫩的迎春花挂满窗棂,汪大人正伏在案上奋笔疾书。

纸上字字珠玑,通篇皆是以汪碧玉的死而起,以邱洛的薄情寡义而终。他要造势,用汪碧玉的性命作为证明,证明新君德行有亏。

春日的晚风带了丝寒凉,吹起他耳后斑白的头发,一个熟悉的声音被晚风送入他耳畔。

“爹爹。”

烛火摇曳,汪大人猛然抬起头望向窗外,想起什么似的,眼中带了一丝哀伤,无奈地轻轻摇起了头。

“爹爹,别害怕,是我。”

汪碧玉含着眼泪出现在窗边,像是害怕惊到老人家似的,一直躲在幽暗处没有现身。

“真是……吾儿碧玉吗?”

数月未见,汪大人苍老了许多,往日矍铄不复,竟连声音都透着凄凉。

汪碧玉慢慢走到窗边,却不靠近,隔着窗泪眼婆娑的冲他点了点头。

汪大人脸色骤变,浑浊的双眼中盈满湿意,哆嗦着说道:“事到如今,想必吾儿碧玉已经知晓了一切。碧玉是不是恨透了爹娘,要来带爹娘一起走呢?”

汪碧玉摇着头:“女儿不敢。当初爹娘百般劝诫,要我不要嫁给邱洛,我却一句都听不进去。我早知爹爹同邱洛不对付,还是义无反顾的跳进那吃人的东宫。得此恶果,是女儿咎由自取,不敢埋怨爹娘。女儿此次前来,是想同爹娘好好道别,也想劝爹爹放下这汴京城里的一切,好好过余下的日子。”

汪大人望着案台上那些搬弄是非的书信,沉默不语。

其实,多年筹谋一场空,他早就累了。

邱洛生为天家儿女,虽年少,城府却极深,若非汪家那神秘的儿子仍在风暴中心,他斗败的那日便会庆幸还能有命回乡安顿余生,绝不会继续在朝野纠缠。

汪碧玉看出他的犹豫,跪下求道:“收手吧爹爹!虽我不知弟弟究竟是谁,但我想着,如今天下已定、女儿已死,只要爹爹肯放下一切回乡,对于邱洛来说,汪家的势力便算是全部拔干净了。时间一久,弟弟同您的那些关联便会慢慢断掉。若弟弟在朝中安安分分做个臣子,反而安全了,邱洛绝不会怀疑到他身上的。”

汪大人哀伤的望着跪地不起的汪碧玉,心痛如绞,他忽然记起她呱呱坠地的那些时光。

稚子童颜,胖乎乎的小人儿最爱黏着爹。每日都穿戴齐整的蹲坐在相府大门前等他下朝,风雪无阻。见到他的瞬间,小人儿无限雀跃,软糯的呼唤透着无尽甜蜜,滋润着他那颗就快要被权势覆满的心。

她曾是他心尖上的明珠,是他嘴里最后一丝甜。

未曾想,她却先死了,被邱洛逼死了,被自己数十年的筹谋害死了。

纸上的每一句每一字,皆是她的骨血她的泪,他却差点视而不见。

眼泪终是从那倔强的眼中落下,汪大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紧紧抱住他心尖上的明珠,说道:“碧玉啊,是爹对不起你。不如,你带爹一起走,好吗?”

汪碧玉却笑了,是释然的笑,是重新得到真心疼爱自己的爹爹的笑。

她说:“女儿现在很好,就像爹爹曾经期望的那样,我做了自由翱翔天地间的鹰,再没什么可以拘束着女儿了。女儿希望爹爹也能挣脱那些带血的铁锁,拥有一片自由广阔的天地,不再如履薄冰的生活。”

常人向来对权势高位趋之若鹜,却不知,那踏上天梯的每一步,都是以剪除自己的羽翼、牺牲自由为代价的。

可现在,汪碧玉却劝他找回自己的翅膀。

看着汪碧玉丝毫没有恨意的眼神,汪大人失声痛哭。

……

良久,汪碧玉问他道:“怎么不见娘呢?”

“你娘病了,是心病,整日不言不语、以泪洗面……你应该知道是为何吧。”

汪碧玉嗯了一嗯,对着空气说道:“我知道提这样的要求很过分,但仙子可否再帮我一个忙?”

泠月从暗处走了出来,说道:“你说。”

汪大人看着忽然出现的泠月,似乎也没那么惊诧,毕竟他亡故的女儿已在面前,神鬼之说看来是真的。

汪碧玉恭顺地膝行到泠月跟前,给她磕了个头,祈求道:“求仙子抹去我娘这四年来的记忆。”

泠月爽快地点了点头,进了屋内。

汪碧玉转身将汪大人扶起,说道:“爹爹,我要走了。您也看见了,我现在同天上的神仙在一起,今后会在好地方继续生活,您同娘也可以安心了。”

汪大人老泪纵横,不舍的紧紧握着汪碧玉的手不松开,似在乞怜般问道:“爹爹还能见到吾儿碧玉吗?”

汪碧玉回握住汪大人的手摇了摇头,说道:“只要碧玉仍在爹爹的心里,便是日日能见了。”

汪大人怔住,终于点了点头。

泠月已从里屋走了出来。

汪碧玉再次跪下,向汪大人磕了个头,哭道:“女儿不孝,先走了。爹爹和娘,要保重身体啊!”

夜风再次袭来,汪大人回过神,已然仍坐案台前,手里还握着墨汁未干的笔。可四下张望了许久,眼前哪还有碧玉的影子。

他以为自己做了个短暂的梦,低头却发现,纸上字迹不翼而飞,已经空空如也。

汪夫人从里屋走了过来,神情一如五年前那般轻松平和:“老爷,这么晚了还没睡啊?你说奇不奇怪,我一觉醒来发觉自己竟在郊野别院睡着,怕真是老糊涂不记事了。嘶……我找了一圈,不知碧玉睡在哪间屋子里,我怎么找不到她了呢?”

这不是梦,碧玉真的来过。

汪大人将案台上的纸揉成团,随手扔出窗外,说道:“夫人,你真是老糊涂了。碧玉早就等不及住到婆家,待十六岁一满便要嫁了!那丫头被一大家子宠得不像话,现在过得好着呢!前不久还拖她贴身的小丫头送来了许多银钱,说是要让我们带给老家那些贫困的乡亲们。我已向朝廷辞了官,后日,我们后日返乡。”

汪夫人喜不自胜:“行!我老早就觉得这官儿做得太大不是好事。现在好了,终于能过些安稳日子了。”

汪大人颔首,悄悄抹走眼角溢出的泪。

小说《渡灵记》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