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完整版《“溪深“》txt下载

作者是爱吃鸡丝粉皮的飞蛾子的热门新书“溪深“ 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南溪陆见深。书中主要讲述了:南溪抿着唇,一言未发。“清莲,你说。”方清莲立马可怜兮兮:“见深,你别怪南溪,怪我自己,是我没用,我想站起来,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能力。”“是这样吗?”陆见深看向南溪。南溪还是没有说话。陆见……

完整版《“溪深“》txt下载

《“溪深“》 免费试读

南溪抿着唇,一言未发。

“清莲,你说。”

方清莲立马可怜兮兮:“见深,你别怪南溪,怪我自己,是我没用,我想站起来,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能力。”

“是这样吗?”陆见深看向南溪。

南溪还是没有说话。

陆见深又看向方清莲:“你的腿还没好,坐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站起来了?”

“对不起见深,因为……”方清莲急得哭了出来:“因为我太激动了,刚刚南溪说……她说她不会和爷爷提离婚的事,她死都不会和你离婚的。”

“你别诬陷人,我什么时候说过?”

南溪第一次在陆见深面前那么针锋相对,那么失控。

“你说了?”陆见深看着她,眸眼清冷。

“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找爷爷提离婚的事。”南溪摊开手,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陆见深揉了揉眉心,他叹了一口气,柔声开口。

“清莲,我知道你着急,想让我马上离婚,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爷爷现在身体不好,等他生日过了,再提离婚的事。”

“如果你连这几天都等不了,那抱歉,在你和爷爷之间,我必须选择爷爷。”

方清莲一听,立马慌了。

她伸手,拉了拉陆见深的衣角,楚楚可怜道:“对不起见深,我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我不该因为这件事和你吵架。”

“我就是太着急了,我是怕夜长梦多,我怕你会舍不得离婚,我更怕你会不要我了。”

说着,方清莲竟然伸出手,直接抱住了陆见深。

南溪睁大了眼睛,光天化日之下,她一个小三直接抱着他的老公,也不嫌害臊。

就在她刚要开口时,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强势入侵。

“真是日风渐下,什么时候一个小三抱着别人老公,还可以如此强词夺理了?”

这声音?

南溪刚转过头,陆见深就开了口:“妈,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日常巡视商场,看见了伤风败俗的事,本来想来制止,没想到还是我儿子做出来的?”

云舒冷哼,口中的话更是毫不客气。

“妈,这事不怪清莲,她不是故意的,而且……”

陆见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舒强势打断了。

“不怪她那就怪你,一个有夫之妇还对别的女人搂搂抱抱,我都没眼看,以后出去别说是我儿子。”

云舒对“小三”向来是深恶痛绝。

“管好自己的手,要是再让我发现抱了除你老婆之外其他的女人,就别进我陆家的门,污染门风。”

云舒的话可谓是快狠准,一句废话都没有。

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精准地说在了点子上。

南溪站在一旁,忽然觉得在这个婆婆面前自己太渺茫了。

此刻,她简直想举旗呐喊:婆婆霸气,婆婆威武。

不过,她还是很意外的。

结婚后,她和见深回陆家的次数并不多,每次回去基本都是为了看爷爷。

至于她这个婆婆,她们照面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印象中,婆婆是一个十分清冷的女人,对她素来冷淡,也不怎么爱和她说话,所以南溪一直以为她不喜欢自己。

她还安慰自己来着:也是,像她那样出身豪门的千金,心仪的儿媳妇肯定也是出身名门,温婉知性的千金名媛,像她这样的小门小户,肯定入不了她的眼。

正是因为这点认知,所以她不找南溪的时候,南溪也从来不去烦她。

没想到,婆婆竟然帮她出气出得这么爽。

有时候,你得相信,一物克一物。

比如方清莲这样的女人,就得她婆婆来治。

方清莲用力地攥着手心,努力解释:“云伯母,您教训得对,是我逾越了。”

“还不是无药可救,知道自己做错了。”

“我刚回来,听说爷爷的大寿要提前办,我想给他准备一件礼物,见深知道他的喜好,我才拉着他一起来的,你别怪见深。”

“好好的一个休息,不陪自己老婆陪着其他女人,我当然怪他。还有……”

云舒犀利的眼神看着她:“我不记得爸邀请过你,你这礼物也别挑了,送不出去。”

“妈,别说了,是我邀请的她。”陆见深忍不住了。

“你闭嘴。”云舒立马剜了他一眼。

接着道:“是爷爷的大寿,又不是你的大寿,你什么时候能代替爷爷做主了,你想邀请?那还是等到你自己八十大寿的时候邀请。”

方清莲脸色惨白得犹如一张纸片,没有丝毫血色。

这时,云舒又换上一张温和的笑脸:“我爸喜欢的东西都是珍藏级的,价格不菲,方家虽然说有点小钱,但放在我们陆家面前就太不值一提了。”

“伯母费心了,您放心,方家虽然不胜从前,但这点儿钱还是拿得出的。”

“是吗?”云舒毫不客气:“方家我是相信的,虽然落没了,但还有点儿家底,但你们家现在应该是妹妹方俏更受宠一些。”

“你这腿废了,舞也没跳了,在方家的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我看也没几个零用钱,与其花在没用的事情上,不如留着自己用。”

“而且你说你,要是礼物买了,方家觉得不值得,不给你报销,后面的日子岂不是都要喝西北风?”

“还是,你想让我们见深当冤大头花这个钱。”

云舒一连串话简直让刷新了南溪的认知。

让她大喊痛快,大喊威武。

方清莲一直极力的隐忍着,可是现在,她实在忍不了了。

“伯母,我敬重你,所以说话一直很尊敬,但您这些话实在太伤我了。”

“方家就算再怎么落没,我就算再怎么没有零用钱,也比南家好,南溪她娘家可是一分钱都没有,还要从陆家抠钱,她呢?她用什么买礼物?”

小说《“溪深“》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