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从洗车开始的传奇兵王辰南纳兰诗语,从洗车开始的传奇兵王小说免费阅读

火热小说《从洗车开始的传奇兵王》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辰南纳兰诗语,主要讲述了:见老婆不说话,辰南接着道:“接吻的时候如果还需要抚摸,额外加收百分之三十,如果需要上一床的话,这个也要看到什么程度,假如……”“行了,你别说了,要多少我都给你,出发!”这厮越说越下流,纳兰诗语实在忍无…

从洗车开始的传奇兵王辰南纳兰诗语,从洗车开始的传奇兵王小说免费阅读

《从洗车开始的传奇兵王》免费试读第43章 见丈母娘

见老婆不说话,辰南接着道:“接吻的时候如果还需要抚摸,额外加收百分之三十,如果需要上一床的话,这个也要看到什么程度,假如……”

“行了,你别说了,要多少我都给你,出发!”

这厮越说越下流,纳兰诗语实在忍无可忍,率先出了客厅来到停车场。

辰南摸摸鼻子,“我这也没说什么呀,这也太激动了吧。”

“你来开车!”

纳兰诗语直接将轩尼诗车钥匙扔给辰南,堂堂天之娇女嫁给一个洗车的就够丢份了,回娘家再开他的破富康,纳兰诗语实在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轩尼诗毒蛇!”辰南拍了拍方向盘,“我老婆开这车回头率绝对百分之九十!”

纳兰诗语瞥了他一眼,本来以为他会说百分之百的,而且她也有这样的自信,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辰南转动钥匙将车发动笑道:“旁边再有我这个帅老公,那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了!”

纳兰诗语顿时有一种撞车玻璃的冲动,一个懒蛋、臭无赖居然还挺自恋,时时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就你还能占百分之十?

辰南发动汽车出了别墅道:“老婆,头一次回家看老丈人,是不是去超市商场啥的买点礼物?”

“不用,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后备厢里!”纳兰诗语坐在副驾驶上,身姿优雅挺拔,自从上车就没看他一眼。

“那好,终于不用我破费了,嘿嘿,看老丈人老婆花钱,这才是生活么?”辰南笑眯眯的开着车,轻巧地打着方向盘,一副悠闲享受的样子。

纳兰诗语强忍着上前咬他一口的冲动。

二十分钟后,车开进一座高档别墅小区,辰南主动打开后备厢,将几只礼品盒拎在手中。

“哼,总算有点眼力健!”

纳兰诗语两道细长的画眉眨了眨,细腻的脸蛋上涂上了一抹红霞,犹豫了片刻,还是上前抱住了辰南的胳膊,既然要演戏总要演的逼真,否则自己的工作白做了。

“咳咳!”辰南轻咳两声,懒散的身体突然拔的笔直,挺胸抬头,迈开四方步,一副绅士的样子,让纳兰诗语很满意,心说这厮关键时刻总算没掉链子,可就在此时,她忽然觉得纤腰一紧,一只大手搂住了自己的腰,然后顺势往下一滑。

纳兰诗语敏感的秀臀顿时一哆嗦,本能的就想避开,却听辰南在耳边吹着热气道:“老婆,别忘了咱们是在演戏,演戏总要逼真嘛,你要是跑可就太假了,露馅我可不管。”

纳兰诗语一听是这么个理儿,小夫妻新婚燕尔,亲亲我我才显得逼真,因此主动往辰南身边靠了靠,脸上露出优雅幸福的笑容,只是在这笑容下身体紧绷,内心更有些苦涩,终于被这个臭无赖光明正大地占便宜了。

房门打开,一名神态雍容,体态珠圆玉润的风韵美妇扶着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美妇容貌和纳兰诗语有几分相似,举止优雅,神态自然高贵,只是眼角犀利、眉尖上挑,给人一种凌厉刁难的感觉,而中年男人虽然成熟稳重,仪表非凡,脸色却有些苍白,尤其是一只手不经意间就会去揉后腰,加之被美妇扶着,一看就是有病在身。

“诗语回来了!”中年人笑着开口,只是明显中气不足,而美妇则瞟了眼女儿,眼角扫了眼辰南,轻哼一声,对两个人亲昵的举动极度不满。

“爸爸,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出来了嘛!”纳兰诗语娇呼一声,从辰南手臂间挣脱,跑过去把住中年人另一只手臂,言语神态如同小女孩一般,哪还是刚才端庄优雅的女强人之态。

中年人是纳兰诗语的父亲纳兰德立,在京城纳兰家族中生代排行老三,自从纳兰老爷子退出内阁,纳兰家族在官场逐渐失势,而卫家却名列京城四大家族之一,九大内阁有他们家族两人,其势如日中天。

纳兰家族早有意攀附卫家,奈何家族没落,卫家对他们不屑一顾,根本没机会。偶然的机会卫家第三代嫡孙卫向明见到了纳兰诗语,立即惊为天人,被其美貌所吸引,向家族提出要娶纳兰诗语。

这件事情被纳兰家族知晓,立即答应了这门婚事,想借此重振纳兰家族,虽然纳兰德立不满,但是老爷子出面,几位兄弟纷纷劝导,在家族的利益面前只得妥协。结果,两大家族一拍即合,之所以答应的如此痛快,是因为卫向明声明狼藉,与不少女星、模特绯闻不断,甚至经常与几个纨绔弟子玩群一P,强干少女。

如果不是卫家权势滔天,将这些事压下去,卫向明早就在铁窗内忏悔了,偏偏他的父亲是卫家新一代中坚力量,虽然自己的儿子不成器,可毕竟是嫡出,并没指望他与大家族联姻,给他找个美貌如花的老婆,邃了他的心愿也算对得起他,因此双方一拍即合,就定下了这门婚事,就差举行仪式正式订婚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传出了纳兰诗语结婚的消息,而且有结婚证和同房照片为证,订婚的事自然成为笑谈,卫家因此迁怒纳兰家族,在政治和经济上给予双重打压。

纳兰家族老爷子暴怒,兄弟反目,纳兰德立被家族孤立起来,与家族的关系几乎被断绝,使得他本就虚弱的病体更加孱弱。

纳兰诗语虽然骄傲,却理解父亲的苦衷,可以说父亲以一己之力将家族的责怪抗了下来,因此并不怪他,见父亲身体越发虚弱,反而有些愧疚。

见女儿重新恢复了青春活泼之态,纳兰德立老怀甚慰,笑道:“这点风爸爸还禁得住,怎么样,你这几天还习惯吧?”

说着话纳兰德立望向辰南。

“还行啦!”纳兰诗语羞笑,上前抱住辰南的胳膊,象新娘子一般带着几分羞涩的喜悦笑道:“爸、妈,他就是辰南!”

而后她拉了拉辰南的胳膊,小声道:“叫人啊,跟个木头似的!”

辰南恍然,他怎会不知纳兰诗语的意思,那意思就是让他喊爸喊妈,突然多出一对爹妈,辰南极为不习惯,忽然想起自己早上忘了加一条,叫爹妈得收多少钱?现在怎么感觉都有点吃亏。

他的想法纳兰诗语不知道,不然非把他耳朵咬下来不可。

小说《从洗车开始的传奇兵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