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血狐怨》小说主角云淼凌渊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血狐怨,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淼凌渊,主要讲述了:就在那中年男人闯进来的时候,凌渊只堪对着我额头轻轻一点,跟着他身形一闪,进入了那玉佛之中。我只感觉原本被体温烘得温热的玉佛,瞬间被得冰沁冰沁的。“你做什么的啊?你们医院怎么让他们这种人进入重症病房,我…

《血狐怨》小说主角云淼凌渊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血狐怨》免费试读第038章 五雷符

就在那中年男人闯进来的时候,凌渊只堪对着我额头轻轻一点,跟着他身形一闪,进入了那玉佛之中。

我只感觉原本被体温烘得温热的玉佛,瞬间被得冰沁冰沁的。

“你做什么的啊?你们医院怎么让他们这种人进入重症病房,我老婆伤口是被感染了,还让这些人进来,如果又感染了呢!”那中年男子越发的气愤,更甚至伸手来扒拉我。

可就在这时,病床上的罗梅突然哑着嗓子唤了一声:“老公?”

那中年男人愣了一下,连忙转过眼去,看着罗梅。

原本对着我凶神恶煞的脸,瞬间柔和了起来,连声音都软得好像滴出水来:“老婆,你醒了?”

说着连忙扑到床头,一把将秦阳羽给推开了。

秦道长无奈的掐了个法印在罗梅耷拉在一边的手背上点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朝我笑了笑,瞥了一眼罗梅已经不再那条暗黑透亮的腿。

伸手推着轮椅,趁着罗梅老公没注意,将我推了出来。

就这一会,我只感觉掌心的痒意越来越明显,胸口的玉佛就跟坨冰一样,冻得我牙关不停的打颤。

“你看下情况。”秦阳羽眼看我不对,也不敢再耽搁,朝丁警官交待了一声,推着我就直接进了电梯,然后将我直接推回病房。

一路上,我只感觉自己好像都要被冻住了,而掌心的黑毛不停的朝外长,都能感觉到扎着手心针扎般的痛。

等回了病房,秦阳羽连忙将所有门窗都关好,飞快的画了一张符纸,朝我道:“将手心打开。”

我冻得人都发僵了,连忙将掌心打开,把一直握着的金项圈放在一边。

只见就一会,掌心就跟罗梅的腿一样,黑肿发胀到透亮,宛如猪鬃一样的黑毛顺着剪刀划开的伤口,长了一路。

那毛根处,都渗着血,我整个手掌都是血。

“疾!”秦阳羽捏着符纸一点,那符纸在半空中就燃了起来。

“忍着!”他直接将燃着的符纸塞我掌心,然后猛的握着我的手,将那张燃着的符纸生生的捂在我手里。

符纸就算被握住,好像还在燃烧。

我就好像握着一团火一样,痛得只想尖叫。

可胸前的玉佛却冰沁得又好像冰。

这样冰火两重天之间,我感觉自己好像一阵阵眩晕,眼前阵阵金光,还夹着那金铃叮咚作响,以及咯咯的怪笑声。

过了好一会,那股火烧感消失。

我全身都被汗湿透了,感觉秦阳羽还握着我的手,但那种尖悦的痛意没了,胸前那冰沁感好像也没有。

头瘫靠在轮椅背上,微微的喘了口气。

却见凌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站在轮椅边,目光沉沉的看着秦阳羽紧捧着我的双手。

他那好看的眉毛轻皱着,脸上说不出是什么神情,有点悲伤,又有点无奈。

那种愁绪,就真的像极了水墨画般的轻愁。

我这才发现,第一眼见到凌渊,感觉他是水墨画中人,除了他如墨的发,月白的衣,以及那张脸外,更多的是他给人一种水墨轻愁的感觉。

似乎感觉我打量他,凌渊收回目光,有点闪烁的看了我一眼。

就在这时,秦阳羽将捧着的手一松,掰开我的手指:“好了,我用五雷符将怨气直接烧了,但杨慧阴魂未散,只是将这股聚在罗梅体内的怨气消了,她怕是和四栋那个东西在一起了,你得小心点。”

凌渊和我对视的眼睛轻轻一阖,直接就又消失不见了。

我心头有一股说不出的酸涩,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扭头看着秦阳羽,却见他刚才捧握着我手掌的双手,好像都被火烧得起泡了。

他却还没事人一般,朝我挥了挥手:“我去洗个手,等下找护士借把镊子,把那些黑毛根拔了,你忍着点痛,可别跟上次我挨抽时一样的哭。”

单人的病房很小,卫生间就在病床斜对面,我坐在轮椅上,看着秦阳羽将手在水龙头下冲洗着。

双手上附着的符纸灰被冲下来,两双手的掌心全是水泡。

他的手,是用来结印画符的,感知守宫尾部牵连着宛如蚕丝般粗细银丝震动的。

当初他手受了伤,他那个师兄,直接就怒了。

现在烧成这样,不知道他师兄追过来,又要挨怎么样的一通抽。

我看着秦阳羽,轻声道:“罗梅的事情多谢你了。”

“这案子我负责,你这算协助我。该我谢你才是!”秦阳羽冲着手上的水泡,瞥着我道:“我先洗,洗了再帮你弄。你手烧得比我更厉害吧,哎,又是难兄难弟啊!”

我低垂着眼,看着自己的手掌。

符纸的黑灰,和黑毛,混和着血水,一团糊黑,也看不清有没有被烧伤。

但除了一阵阵的痛,倒也没有了刚才那种难忍的痒意。

罗梅的事情也好,杨慧的事情也罢,都是因为我而起,他却说是我帮忙,真的是为了不让我自责,秦阳羽也学会说瞎话了啊!

“既然我能帮的都帮了,你也该走了吧。”我将掌心复又握了起来。

手指牵动,掌心复又传来火辣辣的痛意,夹着那黑毛扎着伤口的扎痛,还真的是让人神清气爽啊。

秦阳羽扭头看着我,跟着又将头扭了过去,双手在水龙头下翻转,冲洗着手。

依旧自顾的低笑道:“就算我师兄追来,挨抽的又不是你,是我。你怕什么!”

“我不想听你师兄那些话了,秦阳羽,你走吧。”我紧握着掌心,另一只手推着轮椅,转到一边,连看也不想再看他。

水声好像停了,秦阳羽自嘲的嗤笑一声,跟着走到旁边的陪护床上,拿着他外套甩得哗哗作响,拉开门就走了。

听着门再次关上,心头重重的松了口气:走了,就好。

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心酸。

脑中闪过第一次见到秦阳羽时的样子,那时他才是道门阳羽该有的样子啊。

那时的秦阳羽没有现在内敛,整个由内向外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可直视的自信和阳光。

“你不该让他走的。”凌渊沉沉的声音在我旁边传来。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来,依旧站在窗前朝外看:“你身缠这些命案之中,暂时不能离开这里。等过几日,解开了你我之间的联系,有他在,你也多几分安全。”

我顿时只感觉有点好笑,抬眼看着凌渊,只是摇了摇头。

凌渊不想我跟他在一起,是因为他要独自去解决四栋那个东西,不想让我卷入其中,只让我好好活着。

我不想秦阳羽再跟我有牵连,难道他就不知道?

他自己都说过,如果我下次还有事情,死的就是秦阳羽!

小说《血狐怨》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