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从雪月开始当剑仙爱吃鱼的小老虎,从雪月开始当剑仙小说免费阅读

从雪月开始当剑仙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爱吃鱼的小老虎,主角是陈歌。书中主要讲述了:时光悠悠,自那日书房谈话起,转眼已是三个月时光。三个月的时光,在陈歌这里,或许仅是每日逗弄幼妹,重复打磨体魄,修炼剑法,以及缠着自己的娘亲了解一些毒术,枯燥却又充实。但对于整座江湖而言,却足以发生太多……

从雪月开始当剑仙爱吃鱼的小老虎,从雪月开始当剑仙小说免费阅读

《从雪月开始当剑仙》 免费试读

时光悠悠,自那日书房谈话起,转眼已是三个月时光。

三个月的时光,在陈歌这里,或许仅是每日逗弄幼妹,重复打磨体魄,修炼剑法,以及缠着自己的娘亲了解一些毒术,枯燥却又充实。

但对于整座江湖而言,却足以发生太多事了。

比如名剑山庄出了一柄几十年未曾出世的仙宫品级的长剑,唤不染尘,在举办的试剑大会上,展示之后,被一个名叫百里东君的少年取得。

据说,当日,那少年醉酒后,曾经使出西楚剑仙古莫的西楚剑歌,而西楚剑仙,现在说起这个名字,可能很少有人知晓了,但在当年,这位可是唯一一位能和稷下学宫李先生剑道相提并论的天骄人物。

又比如说各方势力齐聚乾东城,只为探寻当年儒仙古尘为何能凭一己之力硬生生的拖了西楚灭国四年时间,挡住了成千上万的破风军的缘由。

虽然,最终,儒仙古莫,还是于洛桑城头,和剑仙古尘,一同对决九千破风军,力竭而死。

按理说,西楚剑儒两仙,确实应该早已死去才对,可是自那少年试剑大会一战成名之后,西楚剑歌重现江湖,剑仙古尘并未死去的消息,就如同石子投入大海般,再次掀起阵阵波澜。

不过,最终的结果,陈歌听闻,乾东城内,活着的那位,西楚儒仙,古尘,并未抵抗,而是再次为徒弟演练一遍大道朝天之后,便因引动旧伤,溘然长逝,至于导致西楚能延缓四年亡国的秘密,或许,也随他一并掩藏。

江湖,风波不止。

除此外。

稷下学宫李先生也招收了一名弟子,据说是关门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用来关门的。只是听去过天启的人讲,那一天,天启城中,礼炮声响彻整座城池,久久不息。

江湖,终究还是少年人的江湖。

陈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周身晶莹如玉,身上因为剧烈运动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擦洗过后,陈歌走出自己的院子,院子名方寸,说是院子,其实有些夸大,不过一间屋舍,几处平地罢了,这些是自他开始习武后,他的父亲为他安排的。

“哥哥。”

刚走出院子,一声急促的呼喊便打断了陈歌的脚步,陈歌低下头,看着小萝卜头刚到他腰腹的身高,比划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小丫头抱起,道:“小希,起这么早啊!”

陈小希在陈歌怀里挣扎,想要下来,扭来扭去,始终无法摆脱,不高兴的瘪了瘪小嘴,道“臭哥哥,快把我放下来,我已经不小了,我要自己走。”

闻言,陈歌脑袋抵着小丫头的脑袋,看着小家伙水润润的大眼睛,道:“怎么了,哥哥抱抱还不行吗?”

说着,露出委屈的神色,“小丫头长大了,连哥哥都不要了。”

小丫头见陈歌这副表情,本来因为挣脱不开显得皱巴巴的小脸一时间又陷入心疼之中,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胡乱的抚摸着陈歌的小脸,奶声奶声道:“哥哥不要伤心,顶多,顶多这次给你抱好了。”

陈歌见计谋得逞,微微一笑,道:“那小希告诉哥哥,来哥哥这里,有什么事好吗?”

陈小希闻听此言,恍然回过神来,记起自己此次的任务,奶声奶气道:“爹爹说,今日会有客人来,害怕你忘了,让我来提醒一下你。”

陈歌一听,想起昨日父亲好像确实有提过一嘴这件事情,不过当时记得自己父亲,说的漫不经心的,陈歌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和自己也多半没有关系,所以听了一耳朵之后,就没在管了,再加上睡了一觉,又修炼了大半个早上,陈歌就更不会记得了。

想到这,陈歌揉了揉小丫头的脸蛋,惹得小家伙粉拳伺候之后,抱着小家伙朝着前院走去。

在陈歌看来,既然自家父亲特意让小丫头来提醒自己,那么就说明,来人的身份还是十分重要,不容马虎的。

果不其然,在陈歌到来后,陈璇接过陈歌怀里的幼女,道:“来人快到了,随我去前门等候吧!”

时光如水,在陈歌等待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马车映入陈歌的眼帘。

马车并不奢华,当然也不简陋,怎么说呢,中规中矩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赶车的那匹马,看相貌,格外神骏,怎么说呢,总感觉,拉着这辆车,有点屈马。

在陈歌暗自思索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嘶鸣,马车稳稳当当停在陈家门口不远处。

陈歌看去,只见一身着锦袍的中年人在马车停下后,掀开罩布,弓着腰,走了出去。

中年人并不是很胖,但也说不上瘦,在他脸上依稀可以看到岁月雕刻的痕迹,但很遗憾,并不是反向雕刻。

陈歌正在悄摸摸瞅着中年人的时候,中年人也在打量陈府。

良久,轻叹一口气,道,“怎么,小璇,见到我这个大哥不高兴吗?”

陈璇并未主动开口说话,一双眼定定望着陈莫言,听到询问后,嘴唇微张:“大哥,你老了啊!”

“是啊!老了,你已经七年未回家了,我不老还能变年轻不成。”

一边说着话,陈莫言一边朝着陈歌的方向走去,待走到陈歌面前时,已然换了一副开心的面容,将陈歌抱起,道:“是叫陈歌吧!都这么大了。”

老实说,在陈莫言将他抱起的时候,陈歌是拒绝的,不过考虑到自家老爹的面子,陈歌只好委屈求全,不过脸上还是布满了我不高兴。

陈莫言看到陈歌这副样子,却是更加高兴了,道:“这别扭性子,真是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陈璇有心反驳,但眼前这人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亦兄又亦父,实在无法反驳,只好扭过头去。

陈莫言见状,心中思虑,当年之事,自己这小弟恐怕依旧心怀怨气,虽然七年时光已逝,但芥蒂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于是轻叹一口气,道:“小璇,当年之事……”

“当年之事,我早已不在意了,而且,确实是我有愧宗门。”还未等陈莫言开口说完,陈璇便主动开口道。

陈莫言见状只好接过当年这段旧事,随着陈璇一同走进陈府。

说是陈府,其实也就巴掌大点的地界,几间屋子,两处院子,不过院子虽小,里面却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由此可以看出,其主人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看到这,陈莫言心中叹息,感觉自己的到来,或许将打断自己弟弟的悠闲生活,有些话,到了喉间,又咽了回去。

或许是看出陈莫言的欲言又止,到了大厅,打发陈歌自己去玩后,陈璇主动开口道:“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莫言轻叹一口气,决定顺着陈歌的话说下去,“门主死了。”

“什么?死了?”

小说《从雪月开始当剑仙》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