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林韵儿商衍小说txt在线下载

男女主人公叫林韵儿商衍的小说《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主要讲述了:用餐后,林韵儿开着新买的沃尔沃去上班。刚下车撞见了唐果果,傻丫头瞪着清透的鹿眼迷惑地问:“韵儿,你又换新车了?”“这是我哥的车。”林韵儿不敢直视唐果果的眼睛,含糊地说。唐果果面上没有什么异色。她走上来…

《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林韵儿商衍小说txt在线下载

《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免费试读第24章 曾经的她,愚蠢透顶

用餐后,林韵儿开着新买的沃尔沃去上班。

刚下车撞见了唐果果,傻丫头瞪着清透的鹿眼迷惑地问:“韵儿,你又换新车了?”

“这是我哥的车。”

林韵儿不敢直视唐果果的眼睛,含糊地说。

唐果果面上没有什么异色。

她走上来搭着林韵儿的肩膀,笑嘻嘻地说:“我倒是知道这款车,好像是要二十来万对吧?”

林韵儿摸着鼻尖心虚地回道:“大概是吧!”

其实真实的价格还要乘以三。

毕竟在他商衍的眼里低于五十万的车都不叫做车子,那是移动的危险物。

两人肩并着肩搭上电梯,却没想碰到来办事的林海生。

近十年来,林海生靠着商家的关系,邮轮生意越做越大。

因此他格外注重维护林商两家的关系,他每个月都会专门拜访商老太太,但这个月老太太回乡下了。

于是他便提着礼盒厚着脸皮来看商衍,谁知碰了一鼻子的灰。

看来女儿林可人说得没错,商衍对林韵儿厌恶至极,据说两人快要离婚了。

林海生看见林韵儿忙出声喊道:“韵儿,你等一下!”

林韵儿侧身对唐果果低声说:“你先上去,记得帮我泡杯蓝本咖啡。”

唐果果离开后,林韵儿走到林海生的面前态度冷漠地问:“有事吗?”

林海生摆出长辈的慈祥模样关心地问:“最近你和商衍的关系怎样?”

林韵儿双手环绕在胸前,似笑非笑地看向林海生手里的礼盒:“小叔,你是关心我,还是担心我和商衍闹掰了,你不能再从中捞钱?”

“我是你小叔,也算是你半个父亲,自然是关心你的幸福。”

“半个父亲,你说这种话也不害臊?你年纪大了,可能记不住自己做过什么事,不过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林韵儿说完后,再冷哼一声。

在这个世界有些人就是厚颜无耻,恶心得很。

林海生被怼得脸面发青,额头的青筋一根根凸起。

林韵儿不想再搭理林海生,便要走人。

林海生出声阻拦道:“林氏凝聚你爷爷和父亲的全部心血,今天就是林氏的六十年庆。我早就向外宣言商总会参加,你不想林氏遭人笑话吧!”

林韵儿气得嗖地转身,恼怒地直盯着林海生:“即使商家感激林家,那也是我母亲用命换来的,你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份恩情?”

“林氏是你的娘家,林氏规模日渐壮大,商衍也会多看你一眼对吧?这是邀请函,你替我交给商衍吧!”

“呵呵~”

林韵儿不屑地嗤笑出声:“你还想用老一套来哄骗我,可惜我没那么傻了。”

她义愤填膺地转身快步走进电梯。

愧疚感如同铁网牢牢地缠住林韵儿,缠得她快喘不过气。

以前的她真是猪油蒙了心,缠着商衍给林海生开过好几次后门。

偏商衍是那种公私分明的人,最是忌讳别人挟着私恩干扰他的工作。

难怪商衍会越来越讨厌她,一个想尽办法从夫家捞到好处给娘家的妻子,确实很惹人讨厌。

偏她因此沾沾自喜,认为商衍还是在乎自己的。

林韵儿看着洁净的电梯倒映出自己的面孔,羞恼地抬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疼痛遍布右边的脸颊,心里的愧疚感稍微减轻一些。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斩钉截铁地警告道:“林韵儿,你不能再那么愚蠢了。”

电梯叮地打开了。

林韵儿仰头深吸一口气,藏好所有的负面情绪,走到办公桌。

这时,另一位特助李梦仪吩咐道林韵儿:“你马上把这份文件送给商总。”

李梦仪正是在咖啡室讽刺林韵儿床上功夫好的人,也是林韵儿工作上的前辈。

林韵儿隐约察觉到不对劲,却也不能拒绝李梦仪的要求。

她接过文件走到总裁办公室,敲了敲门走进去。

顿时,室内的超低温度瞬时冰冻住林韵儿,冻得她汗毛直竖。

她局促不安地看向侧身站在落地窗前的商衍。

他神情阴郁,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香烟,浑身散发着仿若来自地狱最深处的阴冷气息。

难怪李梦仪叫她来送文件,原来是想让她来当炮灰。

林韵儿犹豫着要不要等会再来?

商衍敏锐的偏头,发现站在门口唯唯诺诺的林韵儿。

他声线薄凉至极:“进来!”

林韵儿光是听着他的声音,心都打了一个寒战。

她硬着头皮走进来,轻轻地放下文件,正要开口说话。

商衍微眯着眼,阴鸷地睥睨着林韵儿:“你是来为你小叔说情的?”

林韵儿喉头一苦,无奈地摇头否认:“不是,我只是来送文件。”

“真的?”

商衍食指敲击着烟盒,从里面又拿出一根香烟。

林韵儿并不怪商衍,因为她确实做过太多蠢事。

“嗯!”

她凝重地点头,接着说:“要是商总没什么事要吩咐我,我就出去了。”

在林韵儿扭开门把时,耳畔传来商衍低沉的询问声:“韵儿,你想我参加林氏的六十年周年庆吗?”

他叫她韵儿,而不是林特助。

也就是以家人的身份询问她,而不是上下级。

林韵儿慢慢地回头,笑着说:“衍哥哥,要是觉得有利可图就去。若你去了,那些人都是图你的利,就不必去。

我们才不做亏本买卖。”

商衍漆黑的眸子掠过一闪而逝的赞许神色。

看来他的女孩是真的长大了,不再像往日般不分青红皂白干扰他的公事。

商衍边点燃香烟边别有深意地说:“我懂了。”

浓烈的烟味直呛入林韵儿的口鼻,不舒服地轻咳起来:“咳咳咳~”

“你呛着了?”

商衍想起林韵儿刚退烧闻不得烟味,伸手捻灭刚点着的香烟。

“咳咳咳~”

林韵儿仍是呛得咳个不停,咳得眼泪水都来了

商衍颇为无奈地竖起双手,做出一个投降状:“好好,我承诺在你没有完全病好时,不抽烟行了吧!”

“这可是衍哥哥自己说的,我什么都没说哦。”

林韵儿嘻嘻地笑起来,眼底闪过一丝狐狸般狡黠的目光。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