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求梦枕录小说免费资源

热门网文大神谷六的新书梦枕录 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主角是戴安。书中主要讲述了:沉沉睡了一夜,安辞刚刚醒来,看着偏暗的房间,突然有一种万籁俱寂的空洞感,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了。安辞突然有点讨厌这种感觉,也就是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异世。看着窗户边随着微风轻轻泛起波纹的……

求梦枕录小说免费资源

《梦枕录》 免费试读

沉沉睡了一夜,安辞刚刚醒来,看着偏暗的房间,突然有一种万籁俱寂的空洞感,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了。安辞突然有点讨厌这种感觉,也就是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异世。看着窗户边随着微风轻轻泛起波纹的淡色窗帘,她想,那大概是风的形状。

安辞正乱想着,突然听到敲门声,接着刘婶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辞小姐,该起了。刘婶给你带饭过来了。”

“请进。”,安辞忙回道。

安辞看着刘婶带着一个黑瘦却也瞧着机灵的小丫头,便笑着问道,“刘婶,这是谁啊?瞧着倒也机灵。”

她们这些小辈也算是刘婶看着长大的,在人后倒也没有那么多忌讳。于是刘婶一边给安辞布饭,一边笑着回道,“这是我的小女儿,名叫二喜。小时候养在乡下。现下她阿嬷去了,她也到了做活的年岁,我便求了太太恩典,让她在安府做活了。这丫头笨笨的,哪里就当得起小姐的一句机灵呢?”

二喜长相偏清秀,她的眼睛亮亮的,给人很干净的感觉。二喜大概也很喜欢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姐,就这样用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安辞。安辞瞧着那个小丫头在她娘身后偷偷看着她,便也觉得有意思,就笑着问二喜,“你为什么一直看我呀?二喜”刘婶转身看着二喜跟在她身后晃,笑骂道,“你这丫头没规矩,小姐问话还不赶快回答。跟在我身后晃什么。”

二喜性子和刘婶倒也相似,瞧着安辞发现了自己偷偷看她,便笑着回话,“小姐,你好好看呀,我好喜欢你。”她阿娘一下子火气就来了,语气有些重的说道,“没规矩的丫头,还不快去隔壁把小姐今天要穿的衣服取回来。”

二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风风火火的跑去隔壁去找安辞今日要穿的衣裳。看着气的直皱眉的刘婶,安辞好像看到了以前被自己调皮惹气的阿娘,突然眼眶就有些酸涩。阿娘随阿爹去了,她便再也没有阿娘了,她也再没有机会惹阿娘生气,也没有机会哄阿娘开心。

安辞忙拉了刘婶的手,笑着说,“刘婶何必和这小丫头不痛快,二喜这性子我倒是很喜欢呀!再说了,二喜委屈了,心疼的还是您这个做阿娘的啊!她要是哭了,您还得哄着啊!”刘婶感念安辞没有生气,便赶忙边为她继续布饭,边说道,“她自小养在乡下,如今她阿嬷去了,我也只能接她到这边。她年岁不小了,怎么还这般跳脱。在外面做活计,又哪里和在家里一样呢?”说完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安辞依稀记得有次听安拂歌说过刘婶家里的事情。

刘婶的丈夫本来是安家布匹行的一个账房,但早早留下女儿和妻子去了。刘婶心灵手巧,人也老实本分,跟着她男人倒也学了些文字,简单文末倒也不算难事。安夫人心善,就把刘婶带在身边,打理些后宅的事务,这么多年刘婶在安夫人身边办事也尽心尽责,没出过什么纰漏。只是心力有限,于是也就只能把女儿送到乡下,由婆母带着长大。这一转眼,刘婶的女儿也都这么大了。

想到这里,安辞倒也明白了,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人父母的,终归是要替子女多考虑一些的。二喜也不小了,不可能每日都跟在刘婶身后,毕竟刘婶在也是在东家家里做工,东家给她薄面,她也得有分寸,知进退。让她进了安家,做个小丫鬟刘婶怕二喜少不知事受了委屈,她这个作阿娘的哪能不心疼,又怕她因为莽撞冲撞了主家,她在安府现下也算有几分面子,但终究也还是仆从,护不了她几次。

“我身边也冷清,瞧着二喜也欢喜。回头我去和乔姨说一声,让二喜在我身边陪着,定也热闹。刘婶可得应了我啊!”,安辞笑着说道。

刘婶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安辞认识刘婶也好多年了,第一次见刘婶哭成这个样子。忙拍着刘婶的肩,又给刘婶倒了杯水,让刘婶缓缓,又见二喜在门口探头探脑。

瞧着二喜的样子安辞不由得笑出声来,刘婶看见女儿进了病房,连忙避开转过身去,安辞笑着说,“您先去问问安叔车子什么时候来,我正好让二喜陪着换换衣裳。”刘婶应了声便转身出了病房。

“小姐,这是您的衣服。”二喜忙把衣服交给安辞,安辞接了看了看衣服的面料版型便放在了床上,在她看来,华美的衣裳也不过是让人穿罢了,在她看来,这礼服和她那件家常的旗袍倒也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她那件半新不旧的旗袍穿起着来得舒服。

瞧着安辞要去吃饭,二喜连忙问说,“小姐,这早饭会不凉了啊?您身子不好,可别吃坏了肚子。”安辞试了试桌上米粥的温度,倒也还尚可,便笑着回了二喜一句,“还可,你可要用些?”二喜忙摇摇头说,“小姐,我今早用过了,不过,还是谢谢小姐啦!”安辞第一次发现其实身边有个聒噪的小丫头也不错,不会显得好像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了那么冷清。

用好早饭,安辞梳洗后又换好了安家送来的衣服。刘婶和安管家也一同走进病房,带着些仆从,接了安辞由刘婶和二喜陪着安辞先回安家会馆,由安管家看着那些仆从收拾病房的物什。

安家夫妇和安君柏,安拂歌正忙着招呼客人。安家公馆门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一番热闹场景,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这已经是安家最富贵的登顶时刻,所有繁华在最后也终将落幕。当然这是后话了。现下安家与齐家成了姻亲,又因为安家本就是灵溪的首富,自然水涨船高,一时间竟然也有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热闹景象。

安辞坐在因为街上实在拥挤而走走停停的车上,突然有些心烦意乱。但她想,或许自己也是应该难过的吧。毕竟今天是她青梅竹马曾有情缘的君柏哥哥的订婚宴啊!如果没有这档子事儿,或许今天就是她和君柏的订婚日子吧,他们会有自己的小家。君柏也会携着她的手来敬四方来宾的酒。但她又好像心里是淡淡的,安辞想,或许自己这颗心在阿爹阿娘离开这人世的时候也跟着去了吧!再者,想再多,也终究是往事如水不可追。

瞧着安辞面色泛白,二喜忙问道,“小姐,您没事吧。我瞧着您脸色不大好的样子。”坐在前排座位的刘婶连忙回头看了看安辞的脸色如何,瞧着面色也的确不大好看,也忙问道,“小姐,可要停车歇歇。”安辞强打精神,笑着说,“不妨事,只是因为身体亏空罢了。刘婶和二喜都不用担心,我眯一会就好。”

等安辞再醒来,却发现自己在一间洋房里。二喜正趴在桌子上,发呆看着窗外花园里来来往往的人。就慢慢起身,问道,“二喜,现在是什么时候啊?我睡了多久啊?”

“小、小姐,现在是不到中午,马上快用午饭了。”因为安辞突然出声,倒是把出神看花园的二喜吓了一跳。“小姐,你现在感觉还好吗?您都不知道,本来您说眯一会就好,结果到了公馆门口,过了好一会您都不醒,可把夫人和少爷小姐吓坏了。还是秦少爷把您送回房间的呢。老爷还又请了秦少爷给您诊断,还好秦少爷说您只是身体亏空,慢慢调理就好。您昏迷也只是心力不足,睡一会,就会醒了。您这不就醒了吗!看来秦少爷说的没错啊。”

安辞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能说,看她都急得眼眶红红的了,忙打算起身走到二喜身旁,二喜快步走到床前,扑到安辞身边,轻轻抱着安辞的腰,扑在安辞怀里,抽抽噎噎的说着,“小姐,我阿娘和夫人让我好好照顾小姐,小姐以后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二喜好不好。二喜会听小姐的话的,二喜也会好好照顾小姐的。”安辞一下一下拍着二喜的背,慢慢地让她慢慢缓着,一边哄着二喜说道,“好好好,都听二喜的,二喜不要哭了,好不好啊?不哭了啊,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吓二喜,二喜,不哭了啊。乖!”

许多年后,二喜都成了老人的时候,她还在想,仙子一样的小姐,人美心善,长得还好看。怎么会对她这个没有半分出众,甚至还毛毛躁躁的小丫头那么好呢?只是可惜小姐后来出国了,她只是个没有文化的小丫鬟,不能继续跟在小姐身边,但小姐还是托拂歌小姐照顾自己。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应该就是曾经跟过安辞小姐一段时间吧!

当然这是后话。

安辞好不容易哄好二喜,就听到有人敲门,是安夫人和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瞧着安辞果真醒了,安夫人就笑着说,“景明,果然是留过洋的医生。你这医术安婶婶可是佩服啊!你说辞儿现在应当醒了,果真醒了。”刘婶也跟在二人身后,瞧着安辞醒了也是满脸喜色。

“婶婶说笑了,能帮上安家妹妹几分本就是小侄应当做的,”当的上佩服二字。”年轻男子回道,又见他笑着向安辞伸出手,说道,“安二小姐好,我是秦芳。芳草萋萋鹦鹉洲的芳”

安辞当时心里想的是,看这个人的打扮,他应该是一个新派的人。这个人的手好好看,手指修长,还皮肤细腻,这应当是一把做外科手术的好手。

安辞毕竟也是从小在药铺长大的,以前略通的医术也在这几年不断看医书而有所增长。以前也听阿爹说过,一些西洋医生会做外科手术。只是因为阿爹去的早,自己的医术其实也并没有完全出师。她最大的医术成就应该就是一年前救过一个受伤不轻的人,只不过后来那人悄悄溜了,可能是怕她收医药费?也是因为这个人偷偷溜了,所以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医术现在算什么水平。

瞧着安辞明显有些神游了的样子,安夫人轻轻咳了一声,安辞忙回道,“秦先生好 ,我是安辞,辞旧迎新的辞。”

听到安辞的名字,秦芳明显眼睛一亮,安辞感觉他的眼镜镜片上好像闪过了睿智的光芒。熟悉秦芳的人就知道,他这个样子总没好事,果不其然。

小说《梦枕录》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