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求将统江山小说免费资源

火热小说《将统江山》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李世,主要讲述了:诺其阿遇到了麻烦,他万万没有想到吕大兵居然胆大如斯,更是决绝如此,居然派了他手下不足四百人的骑队反冲自己的营地。本来入夜之后,伸手不见五指,让他已没了夜战的心思,如果对方不跑的话。在这样的夜晚,没有那…

求将统江山小说免费资源

《将统江山》免费试读第五十六章:抚远血战(二)

诺其阿遇到了麻烦,他万万没有想到吕大兵居然胆大如斯,更是决绝如此,居然派了他手下不足四百人的骑队反冲自己的营地。

本来入夜之后,伸手不见五指,让他已没了夜战的心思,如果对方不跑的话。在这样的夜晚,没有那个将军敢冒这样的险,这样的战场,极易引起部队的崩溃。

为了防止吕大兵夜遁,他将哨探放得距吕大兵部极近,只要对方一动,便会发出信号,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哨探的信号的确发出来了,但对方却不是逃走,而是用所有的骑兵进行孤独一掷的反冲。

选锋营的骑兵几乎是尾随着诺其阿的哨探冲进了过来,本来准备追击对方的诺其阿部一下子便被蜂涌而来的敌骑冲乱阵脚,一片混乱之中,已经分不清是友是敌,在黑暗里,骑士们挥动手中的长矛大刀,乱砍乱劈,这个时候,没有人敢,也没有人有时间却分辩是友是敌,众人只知道杀光身周的人,自己才能安全。

远处,吕大兵看到自己仅有的骑兵冲进了敌阵,眼中不由泪水长流,他知道,自己的骑兵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们走!”一千五百部卒含泪拔营,飞快地踏上归途,而身后,激战尚在继续。

诺其阿又惊又怒,此时,他也不知道如何收拢部众了。

选锋营骑兵已经不准备再活着了,为了大部队顺利返回抚远,他们必须尽可能地将诺其阿部拖在这里,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混战,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再好不过了。闷不作声地挥刀狂砍,直到自己坠马落地。

有的士兵冲出了混乱的战场,但又义无返顾地策马奔将回来,重新将自己投入战场,反正敌人比自己多得多,挥刀乱砍,砍中敌人的几率比砍中自己人的几率大多了。

费尽千辛万苦地诺其阿在约一个时辰后才将自己的部队重新集结,亲卫们点燃了数十根火把,甚至连他的旗帜也点燃,使之成为一个巨大的火炬,这才让他的士兵们慢慢地汇聚到了火光下的诺其阿身边。

诺其阿眼中冒着绿火,真是气得七窍生烟,自己低估了吕大兵的勇气。看着聚拢在身边七百多骑兵,无话可说,白天一天的激战,自己也不过损失了不到二百骑,这一个时辰的混战,自己就折了百多人,这可都是白部的精锐啊,而那天杀的选锋营骑军,居然还有二百骑挡在自己的面前,此时,诺其阿部点起越来越多的火把,将战场罩得通亮。

对面的骑兵首领高高地举起了战刀,盯着对面的诺其阿,诺其阿也在看着他,他想记住这个以身饲虎的好汉。

“选锋营,前进!”对面的骑士高喊,二百多骑成一个锥形,以那骑兵首领为锥尖,狠狠地扎向诺其阿。

“杀光他们!”诺其阿一声怒吼,一马当先中出,迎上那骑兵首领,一挡一格,两马交错,诺其阿在马上风车般地扭转身子,手中长刀闪电般削出,那骑兵首领脑袋立时便飞上半空,一蓬热血洒下,无头的尸身被战马驮着又奔了数十米,方才轰然倒下。

两支骑军狠狠地对砸在一起。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诺其阿的对面再也没有了对手,只余下失去主人的战马在战场上逡巡,诺其阿脸色难看之极,看了一眼吕大兵消失的方向,“追!”中

中午时分,诺其阿终于追上了吕大兵的部队,但却只是其中一部约五百人,这五百人脸上写着绝然之色,枪阵如林,一名校尉挺立营中,冷眼看着诺其阿。

诺其阿身上一阵阵发寒,吕大兵率余部也去,只是留下了这只部队来阻击自己,等自己杀光了这一支人马,是要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只怕那时吕大兵已去得远了吧?诺其阿自嘲地摇摇头,忽地觉得大单地巴雅尔的判断有误,大楚真地已从根子上烂了吗?可为什么自己碰到的这些人居然如此决绝,丝毫不顾生死地前赴后继?

左校王,我已为你挣取了一天半的时间,你以三万之众攻千余人守卫的要塞,应当已拔下了吧?汉人的军书中不是说过围城之敌,十倍则攻之,你可是有三十倍啊!

诺其阿心中一阵意兴阑珊,胸中再也涌不起丝毫战意,身上的银甲上溅满了血迹,变得花一块白一块。

“监视他们,只要他们不发动攻击,我们也不主动攻击。”诺其阿道,不管如何,吕大兵肯定是赶回抚远了,希望完颜不鲁那里已经得手。

完颜不鲁还没有得手,此时抚远两座卫堡早已失陷,两百多选锋士兵已全部战死,但左卫李春在陷落前作了最后一件事,就是将八牛弩的弓弦和一些得要的组件一刀两断,让左卫的这两架八牛弩再也不能威胁到主塞。

牛头部与飞羽部各付出数百条生命才将两座卫堡拿下,心里是气得要死,疼得要命,数百精锐之士,这对于他们这样的小部落来说,那可是一小半的家当了,拿下卫堡,两部便死活不再参与攻击主塞的攻击,只是占据了卫堡,在堡上向主塞进行压制射击,希望拿下抚远后能在战利品上有所补偿吧。此时的两部头人真是欲哭无泪,谁能想到区区百人卫戍的小堡能有如此战力呢?

卫堡失陷,主塞便立即遭受到围攻,千余士卒根本不可能守住所有的城墙,此时,抚远县令组织的青壮们拿着刀枪冲上了城头,冯简只是简单地分配给了他们一些老兵作为临时的果长指挥,便全部派上了一线。

“把石头砸下去,把滚油倒下去,把擂木推下去,把爬上来的敌人砍下去,如此而已!”老兵很简单地告诉青壮。

城头的鲜血,城下堆集的尸体,空中密如飞蝗的羽箭让这些不久前或是拿着锄把,或是握着算盘,或是捧着书本的年轻人们脸色煞白,双腿发抖,几乎迈不动步子,老兵不耐烦了,拖着他们来到城墙边,指着城下堆集如山的人头:“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守不住城,你,我,他的脑袋都会堆到哪里去。”扒着他们的头又转向卫堡,“看那里,那里刚刚有两百个弟兄死了,但你看看堡下,有千多蛮子给他们陪葬,值不值,太值了。”

年青人们呕吐,几乎将苦胆也吐出来,吐完过后,站起来,虽然脸色还是那样白,腿还在发抖,但眼神却坚决多了,老兵满意了,只要这些人砍出第一刀,戳出第一枪,那么他们就会忘记所有的恐惧,虽然这是些菜鸟,但这毕竟是守城,有坚城可倚仗。

抚远全城男女老幼齐上阵准备抵抗蛮族,此时的定州也炸开了锅,以前一直判断蛮族不会大举攻城,但现在看来错了,完颜不鲁聚集了数万蛮兵猛攻抚远,这是要取之而后快的架式,一旦让他得手,那么等于是为巴雅尔即将到来的秋狩打开大门,定州门户将被戳开一条大缝。特别是抚远刚刚送来的急报让萧远山险些昏倒,吕大兵居然率军出城野战,至今未能返回要塞,现在的抚远居然是冯简和一个振武校尉领着千多士兵在守。而这份军情,已是一天以前的了。

“这个王八蛋!”吕大临当场便掀了桌子,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派了冯简去,这狗东西还是那副德性。

“大帅,给我一个营,我去抚远!”吕大临当庭跪下,“大人,我去抚远,不是因为大兵是我弟弟,这个混帐我饶不了他,抚远如破,定州门户大开,威远,震远等要塞就有被抄断后路,成为孤城的危险,大帅,巴雅尔一定会注意到这一点,他一定会马上东来,不会给我们时间夺回抚远的。”

萧远山扶起吕大临,“大临,你从定州集合人马出去,等你到抚远,即便是日夜不休,也要四五天,那时抚远还在吗?”

“大人,即使抚远已使,我也可趁完颜不鲁立足不稳,将他赶出去。”吕大临大声道。

萧远山摇摇头,“不,抚远不能丢,抚远不能丢。”在屋里转了几个圈子,猛地大喊道:“明臣,明臣,八百里急令,崇山李世全营出击,务必在一天内赶到抚远。援助吕大兵。”

“大人,李世手下千多士卒,怎么能担此重任啊?”吕大临大叫道。“还是从震远调兵吧!”

萧远山回过头来,“大临,从震远调兵,最快也要两天,抚远守得住吗?李世的常胜营已满编了,三千人马,只要一天能赶到,便能守住抚远。”

“大人,李世即便将常胜营扩编,可那只是一群农夫啊,怎么上得了战场。”吕大临摇头。

萧远山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明臣,传令吧,告诉李世,他要什么,我给什么,只要他能在一天之内赶到抚远,守住抚远。”

“是,大人!”沈明臣匆匆而去。

萧远山头一阵昏眩,吕大兵,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此时的萧远山想得更多,如果完颜不鲁夺取了抚远,那么巴雅尔必然提前东征,自己的定州军目前尚不堪一战,如果真是那样,怎定州危矣,自己也危矣。

抚远,抚远!萧远山心里默默地念叼着。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