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惊悚游戏:这个玩家从不干人事陈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惊悚游戏:这个玩家从不干人事 是由半壶浊酒喜相逢所著,主角是陈叶。书中主要讲述了:“公子,你别这样,男女授受不亲!”红衣女子羞红着脸,轻声哀求着。“呸!人渣!”“恶心!败类!”所有人的内心把陈叶骂了个狗血淋头,体无完肤。然而当红衣女子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众人时。这群人都默默别过了头。对……

惊悚游戏:这个玩家从不干人事陈叶小说免费阅读

《惊悚游戏:这个玩家从不干人事》 免费试读

“公子,你别这样,男女授受不亲!”

红衣女子羞红着脸,轻声哀求着。

“呸!人渣!”

“恶心!败类!”

所有人的内心把陈叶骂了个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然而当红衣女子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众人时。

这群人都默默别过了头。

对其视而不见。

鄙视归鄙视,真叫他们跟陈叶对着干,那跟送死又有何异?

前车之鉴还躺在地上当护城河呢。

好在陈叶只是揽住了女子肩膀,便没再得寸进尺。

话锋一转。

拿手指逗弄起了女子襁褓里的孩子。

脸蛋肉乎乎的,就跟个小肉球一样,皮肤QQ弹弹,眯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不知在睡梦中梦到了什么,正在砸吧嘴。

十分可爱。

陈叶拿手指挠着他下巴,一下一下逗弄着,看上去很是喜欢这个孩子,眯着眼露出一副“慈祥”笑容,笑道:“小东西怪可爱的,叫啥名啊?”

在陈叶逗弄之时,女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恐,却是转瞬而逝。

沉吟半晌,方才柔声回道:“回公子话。小儿姓李名桂,小名桂桂。”

“桂桂?好名字,是个女娃儿吧?”

自己都说小儿了,这男人真是半点没把自己话听进去,浑身没个正行,无比心累道:“男娃,是男娃。”

陈叶却没有理会女子的解释,注意力仿佛全被她怀里的孩子吸引了过去。

逗弄的动作越来越大。

女子眉头也是越锁越深,几次欲言又止,似是想阻止陈叶吵醒孩子。

最终却还是咽回了肚里。

“一个色欲熏心,其余的也都是助纣为虐,麻木不仁之辈。死便死了吧。”

女子无奈地闭上了双眼,脸上无悲无喜,似乎是在等待一场浩劫降临。

终于~

在陈叶锲而不舍的逗弄下。

一声嘹亮哭声。

婴儿猛得睁开了双眼,竟是白瞳,只有眼白没有眼珠。

只不过这双白瞳仅是一闪而过,瞬间便恢复成一双漆黑透亮的大眼珠子。

呱呱大哭起来,有如山河绝堤,响天震地。

拼命往母亲怀里钻去。

小脑袋一拱一拱,寻找着食物。

陈叶见到小儿大哭,迎上女人埋怨的目光,却没有半点愧疚,仿佛这事压根与自己无关。

点了点女子峰峦。

一本正经解释道:“看把娃饿的。还不给娃嘬两口。”

女子粉面倩红一片,小脚一剁,又嗔又恼。

“你都知道孩子饿了,还死盯着我那里看。不要脸的登徒子。”

挨了女子一顿骂,陈叶却没有半点羞愧,反而一脸的正气凌然,铿锵有力道:“春风拂幡,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女子哺乳,在龌龊者眼里自然龌龊。但在我陈叶眼里,只看的到母爱无疆啊!小娘子,不必羞涩,大大方方喂乳,我陈叶便是豁出这条命来,也定护你周全,不让那些龌龊色鬼有可乘之机。”

要不是你这眼珠子老往我那里瞟,就冲你正气浩然模样,我刁秀儿还真信了你的邪!

碰到陈叶这泼皮无赖,刁秀儿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嘤的一声便哭出声来。

但觉胸口一凉。

原来衣物已经被孩子撩开。

直接吃了起来。

刁秀儿一声惊叫。

慌忙掩住了衣衫。

然而那一抹春光已被陈叶尽收眼底。

雪酥团子。

光从女子外貌打量,已经谈得上肤白胜雪。

未曾想那里更比肤色白上三分。

只是那无边秀色之上却是有着无数令人触目惊心的齿痕。

密密麻麻,甚是恐怖。

虽只是惊鸿一瞥,陈叶却已了然于胸。

笑道:“令公子的牙口可是相当好啊!”

“他看到了,他全都看到了。”

刁秀儿身子微微颤抖,几乎是求饶道:“你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唔……”

一声闷哼。

刁秀儿面露痛楚之色,一双柳叶秀眉紧紧蹙起。

只见她胸口绽放出一朵朵血莲,将那红衫染得愈发艳丽。

那婴儿边吃边笑。

嘴角一片猩红。

鲜血滴落在地。

这哪里是在哺乳,分明是在吸食精血。

随着婴儿的吸食,刁秀儿那对锦绣河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着。

如此美景,岂容你糟蹋。

陈叶冷声一笑。

在刁秀儿的惊呼声中,一把便掐住了婴儿的脖子。

整个将他拎了起来。

刚刚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此刻却已经长到四五岁的大小。

一嘴鲜红,一双白瞳分外渗人。

被陈叶高高举起,却是没有半点惧色,反而咯咯笑着不停,声音也没有刚才婴儿的清亮,如同一面破鼓,又闷又刺耳。

直笑的人毛骨悚然。

便连公交车上的灯管也伴随着笑声一闪一灭。

恐怖的气氛瞬间弥漫了整间车厢。

柳云汐和林星若四只手紧紧抓在一起,一脸紧张地望向陈叶处。

有几次柳云汐都见不惯陈叶那欺男霸女的作风,要出言制止,却都被林星若拦下。

林星若没有多余言语,只是请柳云汐相信陈叶,他不是那种人。

不然,她们两个一个都逃不脱陈叶的五指山。

而后面曹伟和李云利一脸懊恼之色。

被陈爷捷足先登也就算了,他们两也是猪油蒙了心,不晓得抢占有利地形。

不能气枪上马,一展亡灵骑士雄风,饱饱眼福也好的啊!

好好一副女鬼哺乳图活生生就这么错过了。

二人后悔的差点没把对方大腿给拍肿。

“李云利,都怪你拦着我,跟我说什么小心驶得万年船。要不然,我现在就是那孩子的爹。”

“曹伟,做人可得讲良心。刚才我都快求你上了,你还磨磨叽叽,跟娘们似的。还说让我尝一口头汤。TN你就是怕死,想让我给你探路。”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李云利,你触碰到我底线了。”

“我不光骂你,我连你这张b嘴都给撕烂咯!”

没有黄权压制,他座下的左右护法可再无平日里的兄友弟恭,当场干起架来。

招招都往对方的下三路走,可谓是不留半点活路。

按下曹李二人不表。

见陈叶高高举起婴儿,刁秀儿发出一声惊呼。

“不要!”

没等她反应过来。

只见陈叶脑袋一低。

竟是直接代替了那个孩子。

冰冰凉凉。

奶香却是无比浓郁。

脑海里传来游戏提示音。

【吸食鬼乳,体质大增。力量+2,速度+3】

随之而来的是自己的系统提示音。

【宿主选择:吃别人的奶,让别人无奶可吃(注:直接上嘴)】

【奖励鬼乳效果翻倍。力量+4,速度+6】

小说《惊悚游戏:这个玩家从不干人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