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小说,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全文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乔夕辰傅燊行,主要讲述了:傅燊行被她的音量震得耳膜难受,俊脸阴沉一片,额角青筋暴跳。“闭嘴!”“蜘……蜘蛛……好大的蜘蛛……”乔夕辰快哭了,心律严重失调,声音带着惊惧过度的颤抖。傅燊行身体渐渐僵硬。乔夕辰那突然一跳,下巴挣脱他…

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小说,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全文在线阅读

《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免费试读第39章 怀孕使人饥?

傅燊行被她的音量震得耳膜难受,俊脸阴沉一片,额角青筋暴跳。

“闭嘴!”

“蜘……蜘蛛……好大的蜘蛛……”

乔夕辰快哭了,心律严重失调,声音带着惊惧过度的颤抖。

傅燊行身体渐渐僵硬。

乔夕辰那突然一跳,下巴挣脱他的手,人扑过来。

只是刚才事发突然,又被乔夕辰的尖叫震得耳膜震荡,一时没反应过来。

现在理智渐渐归位,他就察觉出不对了。

虽然腿上无感,但掌心下。

“砰砰砰——”激烈得毫无节奏地心跳。

傅燊行脸色乍青乍红,心跳感越发明显。

他的脸不止僵,还黑。

乔夕辰坐在他腿上,双手勒得他呼吸有点窒息,姿势暧昧至极。

傅燊行想把人给推下去,可手的位置过于尴尬,反倒不太好下手。

他黑着脸,咬牙:“下去!”

乔夕辰生凭最怕的东西有两样。

一是蜘蛛,二是蟑螂!

此刻早就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哪还注意得到这尴尬的姿势。

她哭丧着声音:“蜘蛛啊……毒蜘蛛……”

是真要哭了!

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

傅燊行牙关咬得死紧,脸颊肌肉因用力而紧绷。

两人离得近,女人身上的味道铺天盖地,从未有过的浓郁。

这味道能让他安静下来,可过犹不及。

过度能吸引人的味道也能让人心跳失衡……

这边惊天动地的叫声惊动了大半个别墅的佣人保镖。

众人慌慌张张冲向花园,还没跑近,便看到这么……姿势这么让人羞耻的一幕!

众人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下意识别开了脸。

望天望地望空气,就是不敢往这边看!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他们什么也没看到!

崔贤也紧张跑过来,看到这画面,老脸一红。

他轻咳一声,忙一挥手,让佣人保镖各自归位,自己敛敛脸上的异样情绪,上前:“乔小姐,怎么了?”

“蜘蛛……毒蜘蛛……那里!”

乔夕辰抖着手指身后,脸都不敢冒。

崔贤看向自家少爷的目光里藏了笑。

他朝乔夕辰所指的方向看去,那只大黑蜘蛛已经落到桌子上,正在找路往地上去。

崔贤上前,把蜘蛛扫下桌,一脚碾上去。

“处理了。”

他说着,弯腰,用纸巾把蜘蛛的尸体包裹住捡起。

乔夕辰心有余悸,仍不敢动。

傅燊行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女人趴在他脖颈间,温热急促的呼吸每一下都喷在他脖子上,衣领里。

酥麻又烫人。

每一下都像过电,简直是折磨。

傅燊行第二次喝道:“下去!”

他的声音已经结冰,不顾手所在的位置尴尬,直接推人。

他推,乔夕辰就收拢圈住他脖子的手。

推拉间,两人差点一起摔落到轮椅下。

崔贤看得心惊,连忙道:“乔小姐,蜘蛛已经处理了。”

乔夕辰面色惨白,思绪有片刻断裂,木纳纳地回头。

蜘蛛躺要崔贤手中的纸巾里。

乔夕辰吓得再度哆嗦,身体贴傅燊行贴得更紧。

傅燊行:“……”

身体里升腾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躁动。

“崔贤,把蜘蛛弄走!”他低声警告。

“是!”

崔贤忙把蜘蛛尸体带走。

崔贤的脚步声走远,直到消失,乔夕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松手!”傅燊行额头上青筋直跳。

松懈下心神的乔夕辰慢慢冷静下来,这才发出不妥之处。

她此刻正坐在傅燊行的……大腿上。

而且双手还紧紧圈在他脖子上,死不松手。

而且……

乔夕辰微微松手,垂头,死亡凝视的目光落在那只修长好看的手上!

乔夕辰:“……”

乔夕辰:“!!!”

又羞又恼又可耻!

像是被烫了般,她倏地松手弹跳,连滚带爬,从傅燊行身上滚了下去。

想骂人的话在舌尖转了又转,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为免尴尬,她决定忽略掉那手的问题,局促地把面颊边的头发往耳后捋:“那什么……对不起哈,我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刚才真的是被蜘蛛吓得失了理智……”

“呵!”

傅燊行黑着脸,从鼻腔里发出个嗤笑的音节。

乔夕辰小脸更红,囧得真恨不能钻个地洞。

她不敢再说,也不想再看傅燊行那臭得好像他吃了亏一样的脸色,连忙端起托盘连滚带爬地逃了。

没了乔夕辰的凉亭一下子空寂了下来。

那股能令傅燊行安心也能令他燥热的味道也在渐渐消散。

他非但没有满意,反倒更加暴躁。

傅燊行放到膝盖上的双手无意识攥了攥。

指尖掌心似乎还留着……。

他耳尖蓦然发红,身体里刚刚才有平缓趋势的燥热再度升腾!

“该死!”

傅燊行深吸口气,咬牙低咒。

崔贤见状,原本想进亭的脚步蓦然一顿,转身悄无声息地远离。

这个时候,还是保命最为重要。

乔夕辰脑子很乱。

回到厨房,借着收拾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可做着做着,脑海里情不自禁就想起了刚才抱住傅燊行的感觉。

人受惊过度,慌乱中是会本能寻找保护的。

可傅燊行一个残障人士啊……

自己当时也真是被吓昏了脑子,居然就那么……跳到了他身上,还坐到了他腿上。

这就算了,关键当时那姿势,再配合傅燊行那犯罪的手……

乔夕辰光想想就面红耳赤!

她赶紧在掬了捧冷水扑脸上:“乔夕辰,冷静,快点冷静!”

冷水冰凉,冻得她一个激灵,脑子果然清明不少。

她撑着水池喃喃:“你怎么可以对个病人犯花痴呢?”

虽然他真的长得很高冷矜贵又帅气。

但是……

乔夕辰抿了抿唇,可也否认不了刚才那一瞬的悸动。

这是她以前身为陆思哲未婚妻时都从没有过的冲动……

乔夕辰叹气,手搭在已经有点变化的小腹上。

难道是怀孕后,孕激素导致的?!

怀孕使人饥渴?!

想想就一阵哆嗦。

乔夕辰忙把这可怕的想法甩出脑海,低头看自己的小腹:“宝宝你要乖一点,不要太调皮,那又不是你爹地,怎么可以随便让你妈咪我胡乱地心跳加速呢……”

正嘀咕着,电话响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