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小说《快穿:反派的白月光又在洗白了》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快穿:反派的白月光又在洗白了 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雪花酥脆脆是个网文大神,主角是筱萌。书中主要讲述了:他顿时懵了,第一次抱着小姑娘的他有些不知所措,一双手不知道往哪放。直到听见怀里隐约传来的啜泣声,他心里叹了一口气,动作迟缓地轻拍筱萌娇小的背脊。“萌萌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宋闫柔声安慰道。【反派好感度……

小说《快穿:反派的白月光又在洗白了》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反派的白月光又在洗白了》 免费试读

他顿时懵了,第一次抱着小姑娘的他有些不知所措,一双手不知道往哪放。

直到听见怀里隐约传来的啜泣声,他心里叹了一口气,动作迟缓地轻拍筱萌娇小的背脊。

“萌萌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宋闫柔声安慰道。

【反派好感度+5】久久的提示声突然出现,显得格格不入。

筱萌立刻将它的提示声关闭了。

少年原本想用温柔的声音,但话一说出口,便带着一阵沙哑,如同两片磨砂纸相互摩擦,听得人非常难受。

筱萌在他怀里点头,泪水都抹在他的胸口,润湿一片。

末世降临的时候,他们还在上学,现在两人都穿着夏天的校服,短袖薄裤,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

在这危险的末世,一个父母下落不明,一个父母成了丧尸,他们已然成了对方最亲密的人。

【萌萌,别忘了刷好感呀,不然反派重生了,你就要凉凉了。】

久久在脑海里说道,打破了这温馨的场面。

“知道了,关你两天小黑屋,叫你乱来。”筱萌抹了把泪,从宋闫怀里起来,回应久久的声音里带着咬牙切齿的怒意。

【萌萌!呜呜呜,你不能这样子,你已经屏蔽我十分钟了,怎么还舍得把全宇宙最可爱的小久久关进小黑屋?】久久不干了,在筱萌脑海里哭嚎起来。

筱萌被它吵得脑瓜疼,不顾久久的抗议,残忍地把它关进了小黑屋。

久久的声音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消失得无影无踪。

终于清净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前世的宋闫重生前,让他对自己有所改观。

这样到他重生的时候,才能发现她和原主的不同。

“阿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外面全都是怪物,我们会不会被困在这里?”

筱萌一脸担忧,站起身后将宋闫拉了起来。

身体有些僵硬,宋闫用起来很不习惯,好像他的身体已经不是他的似的。

所以站起来后,宋闫在筱萌的帮助下,踉踉跄跄来到鹅毛散落的沙发上。

这房子是筱萌的家,沙发上放着鹅毛枕头,但是这枕头被变成丧尸的筱父筱母撕成了碎片,鹅毛落得到处都是。

“萌萌,你的手机还在吗?”宋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们已经是高三学生了,都有自己的手机,但是平时上学不会带着。

从学校离开,宋闫就没回过自己家。

宋闫父母常年在外,很少回来,平常都是通过手机交流。

所以宋闫偶尔也会在原主家里吃饭,筱父筱母对他都很和善。

也正因如此,宋闫父母经常叮嘱宋闫,要好好跟原主相处,保护好人家小姑娘。

后来宋闫一直帮助原主,也有这么个原因在里边。

筱萌点头,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在的,就是电量不多了……”

手机的电量只剩下20%。

昨晚原主一个人,身边躺着为了保护她昏迷不醒的宋闫,害怕至极,只能一直玩单机小游戏消除心里的恐惧。

如果不是有一个充电宝,现在手机早就关机了。

她将手机递给宋闫。

宋闫接过手机,下意识输入自己的锁屏密码,居然解开了。

屏幕上出现可爱兔兔壁纸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突然想起这不是自己手机。

“萌萌,这……?”宋闫灰色的瞳孔微微放大一个没忍住问出声。

萌萌的手机,密码居然是自己的生日?

筱萌神色紧张,明明很害怕,却紧咬下唇,没有大哭大闹。

听到宋闫叫她,她有些疑惑,“阿闫,怎么了吗?”

见筱萌这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宋闫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现在更重要的是了解情况,变成怪物的同学,路人和伯父伯母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不是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筱萌坐在一旁,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思”已经暴露,紧张地看着宋闫操作自己的手机。

“没网了……”注意到右上角一格都没有的信号,宋闫蹙眉。

果然,点开微博,还有其他各种浏览器,全都卡在点开界面,显示网络已断开。

末世来临已经一天了,他们居住的城市叫临市,是一个小县城,人口却很多。

所以,变成丧尸的人类有十几万。

加上丧尸一天的肆虐,数量已经翻倍。

整座城市都已经陷入了恐慌。

公共设施被他们破坏得差不多,网络也已经瘫痪,这种时候,根本没有工人能出去维修。

出去了,也是给丧尸送菜。

“阿闫,你看通知栏!”筱萌伸手,将通知栏拉了下来。

上面有通网时弹出来的微博热搜,还有两条新闻。

#惊现末世小说场景,丧尸来袭#

“世界末日,人类何去何从……”

“科学家们预言,这是一种新型病毒,不必恐慌,会有解决办法的!”

除了这些,这部手机再也不能得到任何消息。

电话也打不出去。

“阿闫……”筱萌瘫坐在沙发上,露出悲怆崩溃的神情,仿佛所有强撑着的情绪都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现在是世界末日了吗?我们会死在这里吗?爸爸妈妈已经……”

似乎是想到了回来路上,变成了怪物的筱父筱母,泪水从她的眼眶一涌而出,打湿了筱萌的脸颊,她不忍自己这狼狈的模样被青梅竹马的男孩看见,抬手捂住自己的脸,泣不成声。

宋闫从未见过这样的筱萌,哪怕刚刚被门外传来的嘶吼声吓哭,她也没有放声大哭,只是压抑地抽噎。

这样子的筱萌让他心疼,毕竟她是他青梅竹马长大的玩伴。

想到抓伤他的筱伯父,和跟筱伯父变得一样恐怖的筱伯母,宋闫沉默。

萌萌现在身边只有他了。

他张开臂膀,将筱萌搂在怀里,节骨分明的大掌轻抚她的后脑勺。

“萌萌,别怕,我在这里,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宋闫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筱萌,只能一遍遍告诉她,自己会陪着她,保护她。

拥着自己的少年刚刚成年,十八岁的肩膀不算宽广,此刻却已经打算将怀里这个少女护在羽翼之下。

前世他也确实做到了。

只不过后来的原主离开得义无反顾,甚至在最后,将他推进了深渊里。

筱萌心里为宋闫惋惜,面上的表演却还在继续。

这可是她亲近宋闫的好机会。

她虽然很少来到这种危险的世界做任务,但也不是没有来过。

经历的世界多了,她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末世什么的,根本吓不到她。

不过,当一朵末世的小娇花,应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小说《快穿:反派的白月光又在洗白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