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谢泠言傅苍然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经典热门小说《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又名快穿:哭求亲亲的小奶狗又软又茶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虞尔的代表作,主角是谢泠言傅苍然。书中主要讲述了:“希望阁下说的生意,能对得起我今晚宝贵的睡眠时间。”温昊听到传来的竟是女子的娇媚嗓音,不由有些意外。从前倒是听说过月楼主是位女子,但无人见过。这还是月楼主第一次见客。说起来,倒是他的荣幸了。温昊语调儒……

谢泠言傅苍然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 免费试读

“希望阁下说的生意,能对得起我今晚宝贵的睡眠时间。”

温昊听到传来的竟是女子的娇媚嗓音,不由有些意外。

从前倒是听说过月楼主是位女子,但无人见过。

这还是月楼主第一次见客。

说起来,倒是他的荣幸了。

温昊语调儒雅又自信,“在下会让楼主满意的。”

说着,他看了身侧的黑衣属下一眼。

黑衣属下会意,立即将一整箱死沉死沉的重物,抬到谢泠言面前。

“这是一半酬劳,另一半,待事成之后奉上。”

谢泠言两指轻敲桌面,一旁的手下上前查看箱内的东西。

箱盖被打开。

一片金灿灿。

着实闪了谢泠言的琥珀玲珑狐狸眼!

她压了压‘哇塞’的心情,语气明显比刚才好了许多,“嗯,说要求吧。”

虽然这样问了,但温昊知道她这是有兴趣接下任务的意思。

只要月楼主出手,从无败绩,他心中不由得燃起希望的火苗。

温昊紧了紧拳,说道:“多谢楼主。在下听闻月楼除了可以买卖情报,还可以帮人寻物。

在下想要寻一味药,名作天竺散,生长在千元国西面与东启国交界处的崖底。不知楼主,可听说过?”

……什么玩意儿?

她当然没听说过了。

确定真实有?不是瞎掰的?

【小随,查。】

小松鼠快速在水镜上查询,【主人,真的有这个东西哦,就在他说的那个位置。不过那一片都是蛮荒之地,十分凶险,咱们确定要接这活儿吗?】

谢泠言一双纤细白皙的手,一手扶住额头,一手搭在椅子扶手上,有节奏的轻扣。

“找可以,价要再谈。”

温昊早就听说这楼主最近十分缺钱的样子,也已经做好了加价的准备。

只要能找到天竺散,能救治他妹妹,花多少金银都值得。

“好,楼主出个价吧。”

谢泠言想了想,这一单的酬劳,并不全是归她,大部分都要分给随行 的手下。

对面这面具人应该挺有钱的,那她就……不客气了!

温昊见对面的女子朝他伸出两指,他有些不确定的问,“加两倍?可以!”

如今是五千两黄金,两倍就是一万五千两。

还好,和命比起来,也不是很贵。

赶紧同意,以免月楼主反悔!

咳咳咳!

听到男人的发言,谢泠言撑额的手差点一个没扶稳。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那恶魔面具。

这人是个什么来头,竟这么这么有钱?

她原本打算说加价两千两,现在……好吧,两倍她也可以接受。

——开玩笑,是相当可以好嘛!!

……

生意谈妥了,谢泠言看着外面的天色,大概还有两个时辰不到便要天亮了。

她换了一身蓝色衣裙,拿起黑色披风出了门。

门口守夜的秋葵听到屋里的窗户被打开,就知道里面的人又离开了。

她发现自家掌柜最近总是爱跳窗是个什么毛病?

谢泠言到江然的小宅院时,故意将气息收敛以免惊动护卫,然后直接进到了他房内。

看着安安静静盖着被子,双手搁在身侧,睡得格外安稳的男人。

谢泠言决定再尝尝他的灵魂。

……咳,她可不是偷亲啊,她就是验证一下猜想而已。

女子俯下身,还不忘时不时瞄一眼睡着的男人。

然后尽量轻柔的撬开他的唇齿,吞噬他的灵魂。

做完这一切,谢泠言起身退开,眼神复杂的看了看睡颜依旧的男人。

面容平静的离开。

她确定,这个灵魂有问题。

至于有什么问题,她早晚会搞清楚。

千万不要让她发现,又是仙界那群狗东西搞得鬼!

否则,她非要上去捣了那天宫不可!

女子的气息消失,江然松开被子上紧攥着的手,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

——她大半夜的来,竟只是为了吻他?

一抹甜丝丝的暖流,划过心尖,让人雀跃又欣喜。

不如,明日便去找她,表明心意如何?

第二日,谢泠言依旧是睡到了日上三竿自然醒。

睁眼时,怀里还搂着一只睡懵了说胡话的松鼠。

“啊,大美人,别跑……别跑。让我主人亲一下。”

谢泠言:“……”

‘啪!’

松鼠的小屁屁被无情的拍了一巴掌。

“啊!!怎么了?谁跑了?!”

小随瞬间惊醒,撅起脑袋就在四处探查。

谢泠言好笑的看着东张西望的小家伙,没好气的说道,“我要跑了。”

小随这才发现自己在主人被子里,顿时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嘿嘿,主人,你身上好香香呀~,小随一时睡入迷了。咱们现在要去哪?”

“赚积分。江然爱意值多少了?”

小随窜回了空间,看着水镜上的数据:【目标爱意值35。】

但是,黑化值50。

不过这个小随没说,因为与任务无关。

谢泠言听到这个数据,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淡声道,“要不我还是生扑吧。”

这样温水煮,太慢了。

那冰坨子万一没等到魂灯,真死了怎么办?

谢泠言发现自己竟然还会担心他的安危,不由暗自让自己清醒:

那狗男人有什么好的,还是听话的小郎君比较可爱!

想着,谢泠言从榻上下来,白皙玉足踩在一层黑色绒毯上。

反差巨大的两种颜色相互印衬,让女子的双足看起来好似白得在发光。

谢泠言慵懒的扯过衣架上的白狐披肩搭在身上,微微滑落,修长白嫩的脖颈连带着隐隐约约的酥肩,就这么明晃晃的露出。

她走到茶桌旁坐下,倒了一杯酒。

‘叩叩!’

秋葵一直在门外,练武之人听力比常人要敏锐。

她听到了屋里有响动才在门外询问,“言姑娘,上次那位江公子来了,您要见吗?”

她可还记得,之前那江公子是从自家主子的寝屋出去的!

主子的寝屋还从未留宿过男子呢!

只是后来便没再见主子带这位公子回来,她还以为主子是已经厌了呢。

今日那江公子,一大早就等在了她们风月楼的大门口。

那一副俊俏清冷的禁欲模样,可是让楼里的不少姑娘春心萌动了!

谢泠言闻言手中的酒杯轻顿,“带上来吧。”

“是。”

秋葵下楼去叫江然。

小说《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