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小说《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又名快穿:哭求亲亲的小奶狗又软又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虞尔,主角是谢泠言傅苍然。书中主要讲述了:“哟,秋姑姑这是又收了新货色?什么时候挂牌啊,本夫人定然来捧场!”一名衣着华丽,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凑到了秋葵身边,眼神露骨的打量着江然,仿佛在看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江然便过脸,抿唇微皱着眉,眼中闪过明……

小说《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 免费试读

“哟,秋姑姑这是又收了新货色?什么时候挂牌啊,本夫人定然来捧场!”

一名衣着华丽,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凑到了秋葵身边,眼神露骨的打量着江然,仿佛在看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江然便过脸,抿唇微皱着眉,眼中闪过明显的厌恶。

秋葵是个人精,立马调笑的挽住那女子,“哎呀呀,有好的,我自然会提前通知姐姐。这位呀,是我们言姑娘看上的。至于挂不挂牌,我可不敢乱说呢。”

一听到秋葵说是谢泠言看上的,那中年女子的表情明显僵了一瞬。

扯着嘴角陪笑:“那是那是,谢掌柜好不容易能有入眼的,自是要好好安排。

对了,我这里还有些姿色上乘又干净的,改日送来给谢掌柜挑挑吧,上次那个没能让她满意,我这心里可真是愧疚得紧呢!”

秋葵两眼笑咪咪的应下,“呵呵,那我便替言姑娘多谢赵夫人了。”

赵夫人满面春风的笑着点头,却不知为何,总觉得脊背莫名升起了一股寒意。

就像是被什么阴狠的凶兽盯上了一般骇人。

她不自觉打了个寒噤,“行!我下午便让人送来,哦对了,店里新到了西洋首饰。配谢掌柜定然会万分惊艳!

还劳烦秋姑姑在谢掌柜面前提上一提,呵呵呵。”

秋葵担心自家主子等急了,忙不迭的敷衍了几句,“好呀,赵夫人放心吧。”

接着,带着江然快步上楼。

楼阶并不算高,但江然此刻心里却乱作一团,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两人的对话。

她上次收了何人?

难道是那日陪她饮酒的男子?

不满意又是什么意思?

他们难道……

她会不会,也不满意他?

不可以。

他要她满意他。

小随看着这短短的几层楼,目标爱意值就从35蹭蹭蹦到了55??!

【主人,这目标爱意值涨得好生奇怪!】

谢泠言自然听到了爱意值提示,并且也听到了两人已经在她门外了。

“言姑娘~”

谢泠言:“……”

秋葵的声音无论听多少次,还是一如既往的觉得很老鸨。

“门没锁,进来吧。”

秋葵微笑着对江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退到一旁继续站守着。

江然看着紧闭的雕花房门,推门的手抬起来顿了几秒,又紧了紧拳头。

“还不进来?”一声娇嗔传来。

男人见她没耐心的催促了,快速推门而入。

女子背对他趴坐在茶桌前,浓郁酒香萦绕着整个房间。

——她又饮酒了。

江然清秀的剑眉微蹙,抿着唇走过去。

他缓步站到茶桌旁,女子面色酡红的抬眸望向他。

媚眼如丝,琥珀色眼眸如水波般荡漾,红唇弯着惑人的弧度。

一侧肩头微露,白得晃眼,似羽毛般挠得人心尖酥痒。

江然心腔涌上一阵燥意,耳尖发烫。

他迅速背过身闭上双眼,嗓音微哑,“……姑娘先将衣裳穿好。”

谢泠言弯了弯狡黠的双眸,“小郎君会脱吗?穿上会否不太方便呢?”

声若无骨一般娇软,酥得人身躯一震。

江然墨色的眸子闪过一瞬的幽深,妖女!

还不等他回话,腰间便被柔软的细肢攀上,缠绕。

腹部骤紧。

江然暗自咬牙,心中又羞又怒。

她是不是将他当作那些侍人的男子了?!

否则怎会如此娴熟自然的轻薄?

那双灵巧的小手,如游蛇般轻松探近他的衣衫。

他本该立即制止的,但心中却因那碰触带来的异样酥麻而不舍。

“小郎君今日为何不理我呢?转过身看看人家呀~”

江然哪敢回头看她,那定会要了他的命!

谢泠言确是有几分醉意,晃晃悠悠的起身,脚尖不小心磕到了男人的鞋。

“唔~,好疼。怎么这么硬?”

江然听到她的话,下意识去看她的脚。

一双不染千尘的纯玉双足,圆润的小脚趾,此刻因为疼痛轻蜷着。

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的,江然蹲下身,将女子的脚捧起,轻柔的吹了吹。

手中的滑腻触感,让他脸红得滴血。

她真的好软。

谢泠言任由男人给自己揉按着脚尖,肆无忌惮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片刻,靠座在身后的茶桌上,坏心眼的抬起另一足,搁到他怀里轻挠。

“……姑娘莫要乱动。”

我会忍不住的。

江然不禁又开始想,她是不是对所有男子都这般戏弄过?

想着,手中的力道一重。

“疼~,小郎君轻一点。”

娇媚软语。

江然脑子被热意灼烧得混乱一片,喉头滚了滚,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黑眸又深又邪,语气低沉:“姑娘昨日为何……吻我之后愤然离去?”

他想了一整夜。

完全想不通。

他能给出的解释就是,她在玩他。

谢泠言盯着不肯抬头看她的男人的后脑勺,神色幽幽。

“谁让你不回应呢?那小女子定然以为你并无此意呀。被拒绝了,自然会有些气恼的离开。”

江然听她说“回应”,心尖又是一颤。

是这样吗?

那他……他不会啊。

但他分明十分配合她了啊?

她还撩他的……

忽然,女子低头倾身靠近,两指勾起男人的下颌,迫使他与自己对视,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的黑眸。

媚语如珠,“可是人家太喜欢你了,便只好回去寻你了。小郎君不妨探探我的心,此刻见到你,可是蹦得很欢快呢。”

她拉过男人的手,覆在心口。

明显感觉到男人的手抖了几下。

手心手背都是滚烫的,江然咬牙深吸一口气。

!!

她怎敢?!

男人要将手抽回来,却被女子诡异的力道握紧,动弹不得。

谢泠言眸光潋滟的盯着眼前肤白貌美的人儿。

嘴馋了。

她舔了舔唇,“小郎君抱我去歇一会儿好不好?我头晕。”

江然扫了一眼桌上的酒,心沉了沉。

“你醉了,醒来会记得今日发生的事吗?”

谢泠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她根本就没醉,怎么可能不记得?

“自然是记得的。”

“……好。”

男人应了一声,拦腰将娇媚女子抱入怀中,大步朝着床榻走去。

馨香在怀,江然手心都紧张的出汗了。

偏偏这人还不安分的在他怀中动来动去。

小说《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