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鱼文学
高质量好文笔小说推荐

小说《清穿贵妃荣宠记》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予之微的新书《清穿贵妃荣宠记》 ,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钮祜禄宝珠。书中主要讲述了:康熙十九年,紫禁城三月,明媚的春光照耀着永寿宫的花团锦簇,及屋顶的黄色琉璃瓦。这儿原是孝昭皇后钮祜禄氏生前住的宫殿,此刻成了她钮祜禄宝珠的。钮祜禄宝珠不禁哀婉地叹了口气。谁想到呢?刚穿来不久,就面临进……

小说《清穿贵妃荣宠记》全文免费阅读

《清穿贵妃荣宠记》 免费试读

康熙十九年,紫禁城

三月,明媚的春光照耀着永寿宫的花团锦簇,及屋顶的黄色琉璃瓦。

这儿原是孝昭皇后钮祜禄氏生前住的宫殿,此刻成了她钮祜禄宝珠的。

钮祜禄宝珠不禁哀婉地叹了口气。

谁想到呢?刚穿来不久,就面临进宫的命运,前面的她的姐姐孝昭皇后崩逝,一年过后,为了家族,钮祜禄氏又送了个她进宫。

好不容易家里出了个皇后,眼瞅着就要起死回生,仅仅半年,皇后就没了,谁能甘心?

也是太皇太后的恩典,特许钮祜禄一族再送个女儿进宫,这不,就选了她。

但据说太皇太后是为了牵制如今正得宠的佟贵妃。

佟贵妃的母族是当今皇上的外家,皇上的生母乃已逝的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如今的佟贵妃是皇上的表妹,能不得宠吗?

相比,先皇后钮祜禄氏就可怜了,与皇帝关系不亲近,甚至当皇后仅半年人就没了。

钮祜禄宝珠的使命就是保住钮祜禄氏的尊荣,不让钮祜禄一族彻底败落。

但她自问没这个信心,只因历史上的她也不是个长寿的,唯一留下的只有一个十阿哥。

于她而言,好好活着才是她唯一的念头,什么恩宠,什么家族,皆与她无关。

若她命该如此,那她做什么都无用。

若有隐情,还可搏一搏,在此之前,她还需拢住皇帝的心。

想想就心塞。

隔壁宫殿的荣嫔马佳氏匆匆来了,进了殿,屈了屈膝,“臣妾马佳氏参见娘娘。”

虽尚未行册封礼,但旨意已下,钮祜禄宝珠已是名正言顺的妃位,比荣嫔高一级,何况出身亦高上许多。

当前后位空悬,上有贵妃佟氏,下有诸嫔位,贵人等,钮祜禄宝珠是唯一的妃位。

当然,后面还有位赫舍里氏将要进宫。

“免礼,坐吧。”钮祜禄宝珠笑着伸手,令宫女素娥上糕点茶水。

进宫前她就大概了解了宫里的情况。

荣嫔是早年入宫的,为康熙生了许多子女,虽然活下来的只有三阿哥胤祉与二公主,但也劳苦功高了。

只是如今年老色衰,恩宠大不如前。

荣嫔谢了恩,坐下,笑道:“娘娘刚进宫,臣妾便来迟了,实在抱歉。”

永寿宫只有两个不得宠的贵人,她刚进宫就在正殿外见着了,所以这会儿来给她请安的只有隔壁的荣嫔。

但据说启祥宫还有位戴佳氏,似乎有孕了,宝珠没多问。

北边最近的翊坤宫住着贵妃佟氏,自然不会来人。

“娘娘与当初的皇后主子真是像极了,不过这通身的气派就不一样了。”荣嫔感叹道。

“哦?何处不一样?”宝珠很好奇。

荣嫔抿了抿嘴,道:“皇后主子自是有中宫的气势,娘娘……臣妾瞧着娘娘更和气些。”

宝珠莞尔。

原来的钮祜禄宝珠是个傲气又盛气凌人的,大概是出身钮祜禄氏骨子里的骄傲,与她自是不同。

荣嫔走后,宝珠想去御花园走走,又不好刚进宫就四处晃荡。

她也累了,还是歇会儿得好。

皇帝没说何时来,今儿来不来也不知。

素娥提醒她,“主子可要去翊坤宫请安?”

她是妃位,刚进宫自然要给高一级的贵妃请安。

但一来累了,二来佟氏与钮祜禄氏不对付,她不该在此时就贴上去。

先维持她该有的人设好了。

“先睡一会儿再说。”管她谁,没有她休息重要。

何况她还要留着精神面对大boss康熙。

睡完一觉,已是酉时,正是晚膳时分。

永寿宫有小膳房,太监宫女们摆了膳,宝珠就忍不住开吃了。

皇宫的膳食果然不同凡响,家中的菜也不错,但还是不如这儿的精致漂亮。

吃饱了,宫女撤了残羹冷炙,宝珠到殿外消食。

一刻钟后,有小太监匆匆跑进来,气喘吁吁禀道:“御前传了信来,皇上要来。”

宝珠一下子绷起了身子,第一次见皇帝,还是康熙,很难不紧张。

宫女嬷嬷太监们全忙活了起来。

跟着她进宫的是她的乳母吉嬷嬷,扶她进殿,提醒她该注意的,宝珠只知傻傻应着,由着人伺候梳妆打扮。

再次站在殿外,身后呼啦啦跪着一群宫女太监,连偏殿住着的布贵人和马贵人也在其内。

不一会儿,明黄色的身影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宝珠想抬头,吉嬷嬷的叮嘱跑到了脑子里,强行低垂下眼睑,屈了屈膝,“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声音有点僵,但不失这个年纪特有的柔媚温软。

其余宫女太监们紧跟着请安,“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康熙顿了下,似乎看了她一眼,然后大步进了殿中。

宝珠只得紧跟进去。

吉嬷嬷领着其余宫女太监们留在外面,只进来两个宫女贴身伺候,素娥与素梅。

宝珠手脚都僵了,手心里都有了汗,强自镇定。

康熙坐着,抬眸看她一眼,那一眼沉静威严,“坐。”

宝珠谢了恩,坐下。

“朕上次见你,还不曾这般拘谨。”似乎看出她的不自在,康熙不知是调侃,还是陈述,因为语气是平静的。

啊?

他们见过?

哦,不对,应该是原来的钮祜禄宝珠与康熙见过,毕竟是孝昭皇后的亲妹妹,肯定来过宫里,见到皇帝就不足为奇了。

“你姐姐初次进宫,可没你这样,她比你大方。”

宝珠静静听着,此刻回道:“臣妾自是不如姐姐的。”

能当皇后的,又岂是一般女子?她听说过不少孝昭皇后的事迹。

一句话,跟男人一样的性子。

钮祜禄家的女儿皆是当男子养的。

康熙的右手食指与中指轻敲桌面,定定看着她,“是吗?”

宝珠不知该如何答,只好沉默。

“抬头看朕。”听了对方充满威严的话,宝珠慢慢抬眼,看向他。

那一瞬间,宝珠的心狠狠一跳。

不愧是康熙,一双眼睛就让人轻易沉溺,随之而来的便是惶恐与不安。

这是一代帝王的气势。

此刻的康熙还是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男子,不能说帅气,但气质独特,深沉又威严,令人忽略了外貌。

小说《清穿贵妃荣宠记》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